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四章 你认识我?
    第七百八十四章你认识我?

    五分钟!

    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夏小天夸下的一句海口。

    沈浪是什么人?

    仙医门的首席大弟子,将来要接徐一仙的位子,几乎板上钉钉的仙医门掌门人,如果说他有可能会输在夏小天手里的话,倒是会有几分可能。

    但如果说五分钟之内输在夏小天的手里,那绝无可能!

    “送病人上山。”

    主持人拍了拍手,很快就有人推着两个病人上了山,看起来两个病人都无精打采,脸色蜡黄,一脸的大病未愈的虚弱模样。

    “陆掌门和徐掌门来了。”

    有眼尖的人很远就发现陆长远和徐一仙走了过来,不止是他们,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头发花白,但容貌却保养的和三十多岁一样的女人。

    很难分辨出她的年龄。

    “这是谁?”

    有人好奇问道。

    “怎么从未见过!”

    “她的地位怎么好像比陆掌门和徐掌门还高?”

    一群人惊讶道,很明显这个女人走在最前,而陆长远和徐一仙反而走在她的身后,这一点也不合乎常理。

    陆长远和徐一仙什么地位?

    那是两大门派的掌门人,比他们还高的地位,那得是什么人?

    “花婆婆!”

    陆诗雅一眼认了出来,急忙的跑了过去。

    “小雅雅。”花姑宠溺的摸了摸陆诗雅的头。

    “花婆婆,你怎么来了?”陆诗雅在花姑的面前就像是个小丫头一样。

    “来看看你的小情郎。”花姑笑着道:“哪个是夏小天啊?给我指指看。”

    “什么小情郎啊,花婆婆你又乱说。”陆诗雅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指了指不远处一席黑色长袍的夏小天道:“他就是夏小天。”

    “长的还不错。”

    花姑笑着道:“挺精神的小伙子,长的又清秀,就是太瘦了,风一吹,还不得把他吹飞了啊?”

    “人家哪有那么瘦?”陆诗雅无奈道。

    “以后啊,让他多吃点,别跟你在一起,显得被你虐待了一样。”花姑摸着陆诗雅的头,朝着夏小天的方向走来。

    走进了看,夏小天明显更精神了许多,尤其是一席黑色长袍穿在身上,更是多了一丝书生气,皮肤不算白,但也不是特别黑,一脸认真的模样倒也平添了几分谁与争锋的气势。

    “可惜了,是个单眼皮。”花姑摇了摇头。

    “单眼皮怎么了?”陆诗雅眨着眼睛道。

    “这小伙子要是个双眼皮,肯定好看。”花姑笑着道:“他跟现在的那些年轻人不太一样,身上没有奶油气,你看现在那些个小伙子,一个个长的比女人还好看,你俩要上街了,人家还分不出你们俩谁男谁女呢,你看这小伙子多看,要有个双眼皮,以后你可得看好他,指不定谁家的姑娘就天天黏上他了。”

    “我觉得单眼皮更好看啊。”陆诗雅看着夏小天的侧脸道:“单眼皮有英气,我就喜欢单眼皮。”

    “承认了吧?还说不是你的小情郎?”花姑笑了起来。

    “花婆婆!”

    陆诗雅脸上又是一红。

    “喜欢就承认啊,怕什么?”花姑倒是一点也不反对:“这小伙子长得不错,医术听说也还不差,就是有一点,你以后要注意。”

    “哪一点?”陆诗雅急声道。

    “太优秀的男人,容易招蜂引蝶,尤其是他这种,长的好看,又优秀的男人,太容易吸引女人了。”花姑一脸过来人的姿态道。

    但这句话陆诗雅无法反驳。

    花姑说的一点也不错,单单她知道的林秋水,宁雨昔,又有哪一个不是天资之色?

    哪一个又不是女人中的翘楚?

    “看,这是扁鹊铜针?”

    “以气灌针!”

    就在花姑和陆诗雅聊天的时间,夏小天双手夹针,每只手夹五针,双手刺下便是十针,但这还不算让人惊讶的,最让人惊讶的是,他双手夹针的手法却并未影响到他的针速,每一针都刺的稳,准,狠,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准确的让每一根铜针都准确的刺到病人的穴位上。

    “三分钟了,还剩最后两分钟。”

    有人掐着表道:“看夏小天的针法,这一次,不会真的五分钟赢了沈浪吧?”

    “不可能!”

    有人反驳道:“你看沈浪的针法,也没有差到哪去。”

    一眼看去,沈浪手中的银针也没有比夏小天差到哪去,同样的双手夹针,每只手五根针,每一次下手也恰好十针。

    相比之下,他似乎换针的速度还比夏小天快一些。

    “徐掌门,你认为谁会赢?”陆长远看向身边的徐一仙问道。

    “结果已定。”

    徐一仙脸色阴沉的道:“想不到,夏小天一直在隐藏着自己的实力,这一手以气灌针,恐怕不是沈浪现在的针法可以相比的。”

    “尤其他用的还是扁鹊铜针。”陆长远眯眼道:“看来夏小天这一次是要使出全力了。”

    “连底牌都用出来了,就算赢了沈浪又如何?”徐一仙冷哼道:“待会儿看他对上苏叶的时候,还有什么王牌!”

    “以气灌针,这是秦天下的手法。”

    一直没有说话的花姑突然开口了,只是,在说到秦天下三个字的时候,她的手明显抖了一下。

    “他就是秦天下的徒弟。”陆长远叹气道:“三十年前,秦天下就是用这一手针法赢了我和徐掌门和苏掌门。想不到,三十年后,他徒弟又是用这一手针法一鸣惊人,难不成,就真的没有针法赢得了这扁鹊神针和以气灌针?”

    “谁说没有?”

    苏叶冷哼道:“三十年前吃过的亏,三十年后,我还能再吃一次么?”

    “你有应对之法?”陆长远急声问道。

    “当然有。”苏叶笑了笑道:“我早就知道他是秦天下的徒弟,我敢和他在这终南山山顶对决,自然有对付他的办法。”

    “你就是那苏家的小天才?”花姑突然眼皮一抬,看向苏叶道。

    “你是谁?”苏叶看了她一眼道。

    “花姑。”

    “没听过。”苏叶翻了下眼皮:“听你的意思,似乎认识我?”

    “我不单认识你,还认识你师傅。”花姑淡淡的道:“回去之后,你师傅会告诉你,我是谁!”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