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一章 阴谋
    第七百八十一章阴谋

    半个小时后,本次斗医大会的前五终于选出。

    除却夏小天和苏叶还有沈浪之外,只剩下两个来自江西和燕京的中年人。

    他们的年纪不大,三四十岁的样子,比起遍地都是一些五六十的老中医,他们显得格外年轻。

    “本次斗医大会的前五已经诞生,接下来,就要竞逐前三了,这一次的斗医大会,到底谁会是前三呢?”主持人拿起话筒,大声的喊道,试图营造出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但似乎结果让他失望了,不止没有一个人热血沸腾,甚至连个呼声都没有。

    这一次斗医大会的前三还有悬念么?

    他们更想知道第一会是谁,是夏小天,还是苏叶?

    “呃……”主持人一阵尴尬,咳嗽一声岔开了话题:“但是,我们这一次有五个人,也就是说,我们只有两场比试,那么,被免试直接晋级前三的人,又会是谁呢?”

    哗!

    这一句话说出来,顿时引起一片哗然!

    有一个名额可以直接免试,晋级到前三?五个人里面,其余三个人没有一点可能,唯独夏小天和苏叶之间会有一个人直接免试。

    会是谁呢?

    “应该会是苏叶吧。”

    “我也觉得,苏叶可不是夏小天能比的。”

    “说的对,苏叶可是一路披荆斩棘,没有一点悬念晋级的啊!”

    “那可不一定,万一是夏小天呢?”

    “夏小天也不差啊,他不也是一路杀上来,没有败过一局么?”

    “别扯淡,今天的前五有谁败过一局?输了早他妈淘汰了,还能杀到前五?”

    主持人还没有说话,底下一群人争论了起来,也难怪他们会争论,夏小天和苏叶之间,实在是分不出谁高谁低。

    “这一次,我们的免试名额是……”主持人故意卖了个关子,吊足了大家的胃口,一直到大家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宣布道:“是夏小天!”

    “什么?”

    “不会吧?”

    一群人顿时喊了起来,他们认为怎么也不可能是夏小天。

    在目前来看,呼声最高,最有可能夺冠的人,就是苏叶!

    “是我?”

    夏小天一愣,他也以为会是苏叶,毕竟在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上,苏叶可比他惹眼多了。

    为什么会是他?

    “对,是你。”陆长远走上前道:“我跟徐门主一致决定,这一次的免试名额是你。”

    “为什么?”夏小天好奇道。

    “在你和苏叶之间,选谁都一样。”陆长远淡淡的道:“赢的人一定是你们其中一个,但我觉得,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向你认输了。”

    “……”

    听见这句话,夏小天一阵无语,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上,他已经连续遇见两次有人主动找他认输了。

    再来一次,别说别人了,他自己都有点呛不住了。

    “苏叶,你同意么?”看见夏小天不说话,陆长远看向苏叶道。

    “我没意见。”

    苏叶一耸肩:“结果早已经注定,我和他,早晚要一分高低的。”

    “苏叶对王全。”

    “沈浪对李胜。”

    很快,主持人就宣布了这一次的对决人选,而夏小天干脆点着一根烟,站在那里看了起来。

    “雅雅,我怎么觉得你爸有什么阴谋?”夏小天抽着烟回头看向身后的陆诗雅道,他怎么想这一次的免试名额也不可能是他。

    “他能有什么阴谋?”陆诗雅翻白眼道。

    “我也不知道。”

    夏小天摇了摇头:“我总觉得不太对。”

    “不会的。”陆诗雅拉住了他的手道:“相信我,也请相信我爸。”

    “嗯。”

    夏小天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

    ……

    十分钟后。

    在终南山半山腰的酒店里,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手里扶着一根拐杖坐在那里。

    而在她的面前,陆长远和徐一仙两个人眉头紧皱。

    “花姑。”

    陆长远开口道:“这一次的斗医大会,怕是要出意外了。”

    “是秦天下的小徒弟惹出来的么?”花姑不经意的抬了一下眼皮道,她的头发虽然花白,但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

    很难想象,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却长着一张三十岁女人的脸蛋。

    “对。”

    陆长远点头道:“如果不出意外,今天他会和苏叶一争高低,分出谁才是这一次斗医大会的第一。”

    “你认为这是意外?”花姑抬了抬眼皮道:“三十年前,秦天下能让你们三大门派无人能敌,三十年后,你认为他的徒弟能弱到哪去?如若不是当初你们动了手脚,你以为秦天下会退隐江湖三十年?”

    “当年的事……”陆长远欲言又止。

    “当年的事已经发生了。”花姑叹了口气道:“如果是忏悔,就不要说了,天下唯独后悔药没的卖。”

    “花姑。”

    徐一仙突然开口道:“我觉得,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一定不能让夏小天夺得第一。”

    “为什么?”花姑问道。

    “我怀疑他可能是来报复三十年前那件事的。”徐一仙脸色难看的道:“三十年前那件事一定不可以传出来,我们三大门派的名声,也绝不可能毁在一个毛头小子手里,不管他知不知道三十年前那件事,三十年前的事,都不可以再重演。”

    “哦?你是在害怕?”花姑挑眉道:“堂堂仙医门的门主,竟然害怕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传出去也不怕被别人笑掉大牙。”

    “我不是怕。”徐一仙摇了摇头道:“我是怕三十年前的事,被他查出真相,我们三大门派已经经不住这样的诋毁了。”

    “哦?那你想怎么样?”花姑问道。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徐一仙脸上闪过一丝杀意:“如果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他夺得第一,就让我和陆长远轮流上阵。”

    “以大欺小?”陆长远脸色有些难看。

    “你觉得是以大欺小难听,还是三十年前那件事传出来难听?”徐一仙冷哼道:“一旦传出去,你陆长远从今以后就别再想在中医界抬起头来做人了,还有,我警告你,让你的乖乖女儿离他远一点,不然的话,早晚要出事!”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