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中医界,不需要天才
    第七百七十六章中医界,不需要天才

    “苏叶,我告诉你,你可别跟夏小天一伙儿来蒙人!”看见苏叶上前,全明警告道:“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别给我演双簧。”

    “笑话!”

    听见全明的话,苏叶忍不住的冷笑道:“你觉得就凭你,有资格让我来演双簧?

    苏叶这句话倒是没有一点自负,放眼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以苏叶的地位,能让他放在眼里的,只有两大门派的门主。

    至于一个区区的神医门大弟子,他还没有放在眼里。

    “哼,那可说不准。”全明死咬着牙道。

    “只有废物才会担心别人质疑自己的医术。”苏叶冷声道:“真正相信自己医术的人,从不会担心别人质疑自己。”

    话音落下,苏叶搭起病人的手腕,捏住把了一分钟的脉,一抬眼皮道:“你是否经常头痛,时而阵痛,像是针扎一样?”

    “对。”

    病人捂着额头道。

    “痛处有时在前额,有时在后脑勺。”苏叶继续道。

    “对,对!”

    病人急忙点头:“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没说呢。”

    “不用你说。”苏叶淡淡的道:“他刚才是不是说你气血两亏,用银针刺了你的穴位,顺带给你开了一副补气补血的药方?”

    “对!”

    病人狠狠的点了点头:“真是神了,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庸医!”

    苏叶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堂堂神医门,连基本的把脉和望闻问切都做不到,还凭什么来做神医门的大弟子?神医门真是无人可用!”

    “闭嘴,你说什么?”全明顿时怒声道。

    台下一片哗然!

    苏叶的话已经不仅仅是在质疑全明了,而是在质疑神医门。

    “发生什么事了?”就连陆长远和徐一仙两个人都被吸引了过来。

    “师傅!”

    全明急忙冲着陆长远喊道。

    “还不是你的好徒弟?”苏叶冷笑道:“连病人什么病人都没有查出来,就敢认定是气血两亏,得亏是在这里,如果换个地方,你徒弟可能要染上人命了。”

    “不可能!”

    全明握拳道:“苏叶,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巫医门的副门主,你今天如此诋毁我,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我可不饶你!”

    “不饶我?”

    苏叶冷哼道:“你还别不服气,傻波一,我告诉你,什么叫邪热入血,五志过极化火。他本就是身体蕴热偏盛,心火内生,伤及脾胃,血热内盛,血热属阳盛则热之实,苔薄黄,脉弦滑,哪里是什么气血两亏,明明是火气攻心,心主神明,所导致偏头痛!”

    “胡说八道!”

    全明立刻反驳道:“他明明是气血两亏,所有症状以及脉象都指向他是气血两亏,你凭什么说他是邪热入血?”

    “不服是吧?”

    苏叶冷笑道:“好,今天我就替你师傅好好教教你这个徒弟!”

    话音落下,苏叶右手一挑,几根银针从袖中抖落,恰好夹在手中,不多不少,恰好是五根银针。

    银针在手,苏叶几乎是刹那间分别刺入病人的五个穴位,快的让人眼花缭乱,但这还不止,左右又是一挑,同样的五根银针在手,分别又刺在病人的五个穴位上。

    几乎是眨眼间,快不过五秒,这其中对穴位的准确度,以及对力度的控制,都远远的超出了在场的不少人。

    “快,太快了!”

    “苏叶十六岁能扬名中医界,果然不止靠的是用毒啊!”

    “输给他不冤!”

    台下一片轰动,单单是这一手针法,便让大多数的人自愧不如,但这并不是苏叶的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十根银针刺下,苏叶轻捻银针,又迅速的从袖口抖落出十根粗毫针和三棱针,分别双手夹针,一手点刺,一手挑刺。

    左手浅,右手深。

    “天哪,这是?”

    “左右手同时针灸,一深一浅,一手点刺,一手挑刺?”

    “想不到几年不见,苏叶的针法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放眼华夏,能做到这一步的能有几人啊?”

    台下一片震惊!

    苏叶的这一手针法简直吓到了他们,哪怕是全明这个时候也是呆呆的看着苏叶的针法,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针法早已经出神入化,却不料,苏叶这一出手,便让他无地自容!

    跟苏叶一比,他那些花哨的针法又算得了什么?

    “你觉得他的针法怎样?”陆长远看向身边的徐一仙道。

    “不弱于你我!”

    徐一仙摇了摇头:“这三十年,中医界风起云涌,想不到走了一个秦天下,又来了一个苏叶!”

    “我看非也。”

    陆长远摇头道:“你只看见苏叶的针法,却还没有看到夏小天的针法。”

    “哦?他的针法还快过苏叶?”徐一仙似乎有些不信道。

    “倒不是快。”

    陆长远眯眼道:“刚才他和明儿比试期间,我有在看,看起来,他的针法似乎是平淡无奇,论速度,论针法,似乎都没有一点独特之处,甚至还输给了明儿,但仔细看,你会发现他的针法并不是平平无奇,而是到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境界!”

    “返璞归真?”

    徐一仙眼睛一瞪:“当年可是连秦天下都没有达到这种境界!”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道理,你没有听过?”陆长远长长的叹了口气:“三十年前,我们三个人不是秦天下的对手,却不料,三十年后,我们的弟子连苏纵横那个老家伙的弟子都比不过,有时候,真的是命,你费尽心思培养一个徒弟,不如别人偶然捡到一个天才!”

    “中医界,不需要天才!”徐一仙脸色一变,猛地射出一道杀机!

    “针落!”

    苏叶一声怒吼,手中银针尽回手中,几乎是一刹那,他一只手夺走了二十根银针!

    “你站起来。”

    收回银针,苏叶低头看向那病人,听见苏叶的话,病人站起身来,使劲的晃了晃脑袋,然后大惊道:“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不疼走两步。”

    苏叶不慌不忙的道:“顺带再跳几下,让这个傻波一看一看,十分钟后,你的头还会不会疼!”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