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四章 开盘
    第七百七十四章开盘

    “扁鹊铜针?”

    有眼尖的人一眼认出了夏小天手里的铜针,不过也不奇怪,在这个普遍用银针的时代,很少有人用这么粗的铜针了。

    更何况,上面还磕着一只扁体喜鹊?

    “之前他一直没有用过扁鹊铜针,这还是头一次!”

    “看来沈浪的确给了他不小的压力!”

    “人家可是神医门的大弟子,就算是夏小天也不一定赢得了吧?”

    “切,我觉得夏小天会输,什么扁鹊神针,还以为是几百年前呢?”

    台下的一群人来回的争论起来,而全明听到这些话之后,冷笑一声看向夏小天道:“怎么了,总算知道怕了?”

    “你可能误会了。”

    夏小天头也不抬的摆出了酒精,纱布,将铜针一根根的放在了一个铜盆里:“我之所以这么把你当回事,不是怕了你,只是不想在你身上多浪费一秒钟。”

    “嘴硬!”全明冷哼一声,看着夏小天的眼睛里依然是一片蔑视。

    “开盘,开盘了!”

    有人在台下悄悄的喊了起来:“赌夏小天胜的,一赔十,赌全明胜的一赔五!”

    “夏小天一赔十?”

    “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疯了,明明夏小天的胜率更大吧?”

    一群人顿时吵了起来,目前来看,夏小天的胜率明显是高于全明的,这种时候还有人敢跳出来开盘赌夏小天一赔十?

    “你们懂个屁!”

    那人冷笑一声道:“别忘了这一次的斗医大会是谁召开的,全明又是什么身份,你以为斗医大会就没有黑幕啊?多大个人了,怎么智商跟个傻子一样?想当年,三十年前,秦天下不比夏小天风头旺盛?不照样输给了三大门派?”

    “对啊!”

    顿时有人明白过来:“我买全明!一千块!”

    “我也买全明,五千块!”

    “我买全明胜,一万块!”

    台下一群人跟疯了一样,买全明胜,也就是几乎摆明了输的人会是夏小天,只不过,在这种时候,突然间,却有一个不合群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买夏小天胜!”

    “陆诗雅?”

    “陆小姐!”

    当一群人看见陆诗雅的一刹那,眼睛都要瞪掉了,神医门门主的女儿,买夏小天胜?

    “我这根手镯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应该能值不少钱。”陆诗雅从手上取下了一个晶莹剔透的手镯,递给了开盘那人:“我抵十万块,没问题吧?”

    “没问题是没问题。”开盘那人咽了口唾沫道:“但陆小姐你确定要买夏小天胜?”

    “确定。”

    陆诗雅毫不犹豫的道。

    “好!”

    那人一咬牙拿过玉镯道:“如果夏小天赢了,我把玉镯还给你,再给你一百万!”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开盘那人却丝毫没有打算赔钱的想法。

    夏小天胜?

    怎么可能!

    “我们要不要改一下,买夏小天胜?”旁边有人拉了拉同伴的衣服道:“你看神医门的大小姐都买夏小天胜了,会不会没有什么黑幕?”

    “我也觉得,要不咱们改一下吧。”那人点头道。

    “改什么改?”开盘那人冷笑道:“先不说买定离手,不准更改,就算我让你改,改了之后你可别后悔,陆诗雅虽然是神医门的大小姐,但别忘了,神医门当家做主的人可不是她,你们觉得神医门会听她的?也就她傻,非要送一个玉镯子给我。”

    说着话,那人还特意摸了摸那玉镯子道:“这玉镯子可不便宜,依我看,起码价值一百多万,她只抵十万块,这一次看来我是赚咯。”

    “对啊,还是别换了。”

    “不换了!”

    三言两语下来,几个人顿时决定不换了,其实他们的对话,陆诗雅听得一清二楚,但她还是没有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

    她觉得,夏小天一定会赢。

    她也相信,绝对不会有什么黑幕。

    ……

    ……

    夏小天和全明分别送上一个病人,两个人的病情一样,只是头痛,没有任何的症状,很奇怪,前两场都是病重之人。

    反而到了第三场的时候,病人仿佛没什么毛病了。

    但夏小天和全明两个人却是心里有数,越是看起来症状不明显,没什么病的人反而病越难治,病的越深,症状也就越明显,越容易医治。

    “头痛。”

    全明皱了皱眉,走到病人前道:“可以引起头痛的原因有很多,但是不知道你除了头痛之外,还有什么症状?”

    “没有了。”

    病人摇了摇头。

    “是经常痛,还是偶尔阵痛?”

    “偶尔阵痛。”

    “是钝痛,还是闷痛,是前额痛,还是后脑勺痛?”

    “前额,闷痛。”

    说着话,全明拿起病人的手把起了脉,而夏小天也在这个时候走向那病人,伸出手搭上了病人的脉,看着夏小天一言不发就把脉,那病人顿时不爽道:“喂,人家都问一下病人的症状,你怎么什么也不问?”

    “还没到问的时候。”

    夏小天淡淡的道:“舌头伸出来。”

    “啊!”

    那病人伸出了舌头,但还是对夏小天一脸的不爽:“我说你到底懂不懂啊?你连我什么症状都不知道,你看个舌头能看出个屁啊?”

    “我只要知道你是头痛就行了。”夏小天一点也不生气的道:“肤色发黄,口唇色淡,舌淡红,苔薄白,脉细无力毛发无光泽,脉弱无力,寸关尺三部脉皆无力,寸关尺三部脉皆无力,是气血两虚,你的头痛多是头痛绵绵,时发时止,劳累加重,倦怠乏力,气短神疲,纳差,颜面恍白,不知道我说的症状可对?”

    “对!”

    病人急急的点了点头:“我的头痛的确是偶尔会疼,偶尔不疼,只要累了就会加重,有时候身上还会一点力气没有。”

    “有些症状可能会是假的,但脉象和舌象不会骗人。”夏小天淡淡的道:“待会儿我给你针灸一下,回去开一副补中益气汤给你,不出一个礼拜便可痊愈!”

    “不能立刻就好?”那病人惊讶道:“我这病都拖了半年多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