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二章 你就是欠收拾
    第七百七十二章你就是欠收拾

    “这一局,全明胜!”

    主持人举起全明的手,宣布了比试的结果。

    但从江别林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垂头丧气,反而斗志满满,在听到夏小天那一番话之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江养心一定要他来见识一下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了。

    输赢不是目的,炼心才是目的。

    “夏小天,不要急,下一个就是你。”

    全明冲着夏小天伸了一根手指,点了点他,然后对着他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你要自杀啊?”夏小天眯眼笑道:“麻烦死远点,别溅我一身血。”

    “你……”

    论斗嘴,几个全明也不是夏小天的对手,只好咬了咬牙道:“夏小天,你别嘴硬,耍嘴皮子证明不了什么,我们明天见!”

    话音落下,全明扭头就走。

    “这傻子,真是不知道死活。”江别林一脸鄙视的道:“让他师傅来跟你交手都不一定有他这么狂,真不知道哪来的迷之自信。”

    “你啊。”

    夏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少搭理他,趁着结束,多去看看别人是怎么交手的,提升医术只有两个方法,多看,多练,没有任何的捷径,知道吗?”

    “知道了,小天哥。”江别林狠狠点头,一脸的虚心。

    他对夏小天已经从一种欣赏变成了盲目的崇拜。

    “这一局,苏叶胜!”

    突然间,身后传来了主持人宣布的另一个结果,当听到这个结果的一刹那,一群人几乎停下了手中所有的动作,放眼朝着苏叶和陆诗雅看去。

    苏叶,巫医门副门主。

    陆诗雅,神医门门主的女儿。

    这两个人之间的交手本来就有一种特殊的含义,更何况,输的人还是陆诗雅?

    “陆小姐,可不要哭,我怕夏小天找我打架。”苏叶依然是嬉皮笑脸的,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怜香惜玉,也看不到一丝得意忘形。

    对他来说,这种结果似乎早就料到了一样。

    “我既然敢和你交手,自然做好了输的准备。”陆诗雅一点也不难过,似乎她也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其实不止是她,当她被抽到和苏叶一起交手的一刹那,几乎结局已经注定。

    苏叶是谁?

    十六岁扬名中医界,几年来从未一败,甚至有人猜测他的医术早已经超过了巫医门的门主苏纵横。

    输在这样的一个妖孽手里,一点也不意外。

    “不要紧吧?”

    夏小天走到陆诗雅的身边问道,他没打算安慰,也不想安慰什么,以陆诗雅的性格,在这种时候,一点也不需要别人的安慰。

    “不要紧。”

    陆诗雅摇了摇头:“和我预料的没什么差别,我以为至少能和他过几个回合,但事实证明,他比我想象中要厉害的多。”

    陆诗雅没有找任何借口,也没有贬低苏叶,而是说出了事实。

    “喂,你是要替你小相好出头么?”苏叶贱了吧唧的凑到了夏小天的身边。

    “实话说,苏叶,如果你不是嘴太贱的话,我一定考虑让你加入我的中医公会。”夏小天翻了个白眼道,他以为自己的嘴巴够毒了,但苏叶的嘴比他更毒。

    还贱!

    “切,谁要去你那破中医公会?”苏叶翻了翻白眼:“我去了你当会长还是我当会长?让我在你手下干活,我也不干。”

    “你来当会长。”

    夏小天倒是一点也不计较:“只要你肯加入中医公会,我把会长的位子让给你。”

    对他来说,什么中医公会的会长,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在意的是中医公会,而不是一个什么狗屁会长的位子,只要中医公会能够蓬勃发展,别说是副会长,就算让他当一个小打杂他也乐意。

    “算了吧,我也不喜欢领导别人。”苏叶伸了个懒腰道:“无拘无束惯了,不喜欢被别人约束着,也不喜欢约束别人。”

    “你这种人啊,就是欠收拾。”夏小天哼了一声道:“改天收拾你一顿,你就不无拘无束了。”

    “要不你明白收拾我一顿?”苏叶立刻又贱了吧唧起来:“我跟你讲,你要是能收拾我一顿,说不准我就转性,非要去你们中医公会不可了。”

    “你看,你就是欠收拾。”

    夏小天翻了个白眼,拉起陆诗雅的手扭头就走,跟苏叶这种败类,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这人太贱了!

    “手。”

    被夏小天拉着,陆诗雅的脸上悄然浮现一抹嫣红,忍不住的提醒道。

    “手?”

    夏小天疑惑道:“我的手怎么了?”

    “你的手,拉着我的手。”陆诗雅瞪了他一眼道。

    “啊?”

    夏小天恍然大悟:“我就说呢,谁的手这么冰,你看这天气这么冷,要不我给你暖暖?”

    说着话,夏小天拉着她的手直接踹兜里了:“这样是不是会暖一点?”

    “……”

    看着夏小天耍无赖的样子,陆诗雅干脆翻了个白眼,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色的袋子:“我觉得暖暖包比你的手暖。”

    “什么是暖暖包?”

    夏小天一愣,这玩意儿是什么,里面装的跟沙子似的,怎么还暖呼呼的?

    “是外地的一个女孩子送我的。”陆诗雅又拿出一个,递给了夏小天:“上次她来终南山的时候,带了不少,给了她男朋友几个,给了我几个,我送你一个。”

    “外地的女孩子?”

    夏小天摸了摸鼻子:“长得好看么?有没有男朋友?”

    “长的好不好看都跟你没什么关系。”陆诗雅翻白眼道:“人家有男朋友了,她男朋友比你帅多了,还比你有才华。”

    “我不信。”

    夏小天顺手把暖宝宝揣进兜里,但拉着陆诗雅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比我帅还比我有才华的人,华夏有么?”

    “不要脸。”

    陆诗雅连翻了好几个白眼:“人家会写书,是作家诶。”

    “靠脸吃饭的作家。”夏小天一脸鄙视:“一看就没有什么才华。我跟你讲啊,那些写书的作家身体一般都不怎么好,有才华有个屁用啊,还不是经常生病?”

    “你怎么知道的?”

    陆诗雅就这么被夏小天拉着手揣在兜里,一边忽悠着一边走下了山,夏小天的身影还在山林里不停的响着:“我当然知道了,前段时间还有个写书的老生病,可惨了,抱着我的腿求我给他看病,我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毁容,要么继续病着……”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