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七十一章 胜负之心
    第七百七十一章胜负之心

    “傻子,你看什么呢?”

    江北林从口袋里拿出一层白布,掀开里面密密麻麻的一层银针,他的针法虽不如夏小天,但也不差,毕竟他也是出自针王世家。

    “待会儿你求饶的时候,最好还能这么嘴硬。”全明冷哼一声,袖口一抖,一层白布捏在手中,里面也是一层密密麻麻的银针。

    “二十年来,我还是头一次跟三大门派的人交手。”江别林显得跃跃欲试的,很快,从山下推来两个病人,只不过,这一次两个病人不再是轮椅,而是病床。

    “我选他。”

    江别林随手一指,选了个病人。

    “面灰肢冷,呼吸困难,壮热筹稽留。”江别林看了一眼,捏了捏病人的嘴巴:“啊一下。”

    “啊。”

    病人张开嘴巴,江别林继续道:“舌质淡,苔少而干。”

    说着话,他用手捏住了病人的脉搏,几秒种后道:“脉细数无力,怕是正气衰竭,普涎壅盛。”

    很快,江别林就查出了病症,在西医里,这叫支气管肺炎,看着夏小天昏昏欲睡的样子,江别林点着一盏酒精灯,捻起一根银针在上面熏了几下,迅速的在病人的穴位上刺了下去。

    这一针,快,准,狠,几乎用尽了江别林二十年来的功力,一根银针刺下,又是一根银针迅速刺入,几乎是毫不停歇。

    “我来给你打下手。”

    看着江别林不停的刺下银针,又要在酒精灯上浪费时间,夏小天主动提出要给他打下手。

    “啊,不用。”

    江别林吓了一跳,让夏小天给他打下手,他哪敢啊?

    “不要浪费时间。”夏小天没有废话,拿起江别林手中的银针袋,迅速的单手夹起五根银针,在酒精灯上晃了几下,飞快的递给江别林。

    “谢谢你,小天哥。”

    江别林心头一暖,以夏小天如今的身份和地位,放烟华夏,有资格让他打下手的又有几个?

    “跟我不用客气。”

    夏小天笑了笑,在他心里早就把江别林当成了弟弟看待,又怎么会在意这些?

    “病人呼吸不畅,喉咙里怕是有淤痰堵塞。”夏小天一边烤着银针,一边不经意的提醒道,今天的比试他不会刻意去帮江别林,但一些被忽略的细节,他还是会适当提醒一下。

    “好,我知道了。”

    江别林急忙拿起银针在病人的胸部以及脖子的穴位上刺了几根银针,银针刺下去的一刹那,病人猛地一阵咳嗽,“噗”的一下咳出好大一滩黑色的淤痰。

    “呼!”

    “呼呼!”

    病人用力的呼吸了几口,感觉一下子呼吸顺畅了许多,就连之前灰白的面色也一瞬间恢复了一丝血色。

    “抽烟太多导致的支气管肺炎。”

    江别林看了一眼,双手在病人的胸口拍打了几下,银针接二连三的刺出。

    而全明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比起江别林的针法,全明的针法明显熟稔了许多,甚至比钱之前的少年医圣朴望天也不遑多让。

    一根根的银针在他的手中不断的刺出,而病人的脸色也一点一点的红润。

    “小天哥,他的针法好像比我快。”江别林顿时感觉到一阵压力,全明虽然狂妄,但针法却是比江别林要强上不少。

    “不要在意这些。”

    夏小天淡淡道:“你这一次不止是为了斗医大会,更多的是提升你自己的医术,输赢不重要,治好病人才最重要。”

    “我懂了。”

    江别林一点头,手中刺针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小子,认输吧。”全明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他的手法极其飘逸,和陆诗雅如出一辙,但无论是速度还是针法的角度,都极其的刁钻。

    很明显是剑走偏锋。

    但无疑见效最快。

    江别林完全没有理他,而是埋头刺针,看见江别林不说话,全明冷笑一声道:“一个不行,请了个救兵还是不行,今天遇见我,你们真是自取其辱!”

    话音落下,全明双手在病人的胸口一拍,悉数取下病人身上的银针:“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这就好了?”

    那病人一脸的不可思议,猛地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真的好了!”

    病人用力的在地上跳了起来:“这个肺炎折磨我五六年了,没想到,在你的手中彻底好了,神医,你真是神医啊!”

    “过奖。”

    全明一副高人的模样。

    “神医,我的病还会复发么?”病人担心的道。

    “无妨,我给你开一副药,你只要一天三顿按时吃药,不出一个月,你的病就可以彻底除根,对我来说,这只是小病。”

    全明一抬手,拿起一只毛笔挥手在纸张上写下一副药方,而江别林似乎满头大汗,还是没有将病人治好。

    “不要急。”

    夏小天轻声道,他看得出来自从全明治好病人之后,江别林就越来越急了:“越急你就输的越多,不想输就把心态摆正。”

    “我会的,小天哥。”

    江别林咬了咬牙,心里有一股不甘。

    “放下针。”

    看着江别林的心态越来越慌,夏小天直接命令道。

    “啊?”

    江别林一愣,举着银针的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放还是该刺。

    “我说放下针。”

    夏小天眯着眼睛道:“深呼吸。”

    “好。”

    江别林一咬牙,放下了手里的银针。

    “呼气,吸气。”夏小天淡淡的道:“别林,你要记住,没有谁的医术是一蹴而就的,在救人的时候,尤其不能慌,谁都能慌,但唯独医生不能慌,你慌了,就输了,你可知道,你一阵刺错会造成什么后果么?行医救人,不可有胜负之心。”

    “呼!”

    江别林深吸了几口气,猛地一下睁开眼睛,但这一次,他的脸上再不见丝毫的紧张,反而是一脸的轻松。

    “谢谢你,小天哥,我知道了。”

    江别林眨眼一笑,看向全明道:“傻子,这一局我认输。”

    “你认输了?”全明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跟我扛到底呢。”

    “我输得只是医术而已。”江别林笑了笑,手中银针再一次刺在了病人的身上:“但我的医德还在,没有输!”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