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长老的儿子
    第七百六十九章大长老的儿子

    斗医大会的第二天,如期在终南山之巅照常举行。

    比起第一天人山人海的场景,第二天明显少了一半人,一些第一轮就淘汰了的人早早就离开了终南山。

    “老天保佑,今天千万不要抽到小天哥!”

    江别林双手合十,老神在在的念叨着,这一次的抽签是两个相同号码的人相互切磋,不再像是第一轮那样同组的人随机挑选。

    “念叨什么呢?”

    夏小天冲着江别林招了招手:“来抽签了。”

    “好。”

    江别林喊了一声,跑了过去。

    “第二天了,小家伙,可别抽到我。”苏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一脸恐吓的道:“你要是抽到我,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啊。”

    “谁稀罕?”

    江别林翻了个白眼,抽了个“7”号。

    “7号。”江别林看着夏小天道:“小天哥你快抽。”

    江别林一脸的着急,只要不让他遇上夏小天他就没什么好紧张的,至少遇见别人,他心里还有一丝侥幸,遇见夏小天,他可以直接认输了。

    “别急。”

    夏小天无奈的抽了个签,当看见8号的时候,江别林猛地松了口气。

    “总算没遇到你。”

    江北林拿起签就去找7号了,而苏叶也抽了个1号,很快一群人各自都抽完了签,但夏小天左看右看却没看到陆诗雅。

    “你有没有看到陆诗雅?”夏小天看向苏叶问道。

    “你问我啊?”

    苏叶翻了个白眼道:“你都没见到,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怎么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隔你妹!”

    夏小天瞪了他一眼,拿起签去找自己的对手了。

    “诗雅!你等等我。”

    陆诗雅一席白色长裙从山下走了上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颇有些玉树临风的味道。

    “全明,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陆诗雅蹙眉道:“今天的斗医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还不快去抽签?”

    “急什么?”

    全明浑然不在意的道:“反正最后的结果还是注定的,不到最后一天,有谁能有这个本事跟我一战?有这个时间,我还不如多陪陪你。”

    “我不需要你陪。”

    陆诗雅转身就走,身后全明还是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诗雅,你等等我。”

    “陆诗雅?”

    隔着老远,夏小天一眼就看到一席白色长裙的陆诗雅。

    “夏小天,你抽完签了?”

    比起对全明的不耐烦,陆诗雅明显对夏小天的态度好了很多。

    “抽完了,8号。”夏小天亮了亮自己手里的签,而陆诗雅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身后的全明就急不可耐的冲上前的:“诗雅,他是谁?”

    “夏小天。”

    陆诗雅说出了三个字。

    “哦,你就是夏小天啊?”全明撇了他一眼道:“听说你是秦天下的徒弟?还是什么狗屁中医公会的会长?据说还要拯救中医?就凭你?你凭什么拯救中医?”

    全明一过来直接冷嘲热讽的对着夏小天开枪,陆诗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全明,你如果不会好好说话就不要说话。”

    “我哪里说错了?”全明不服气的道:“秦天下的徒弟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秦天下厉害,就代表他的徒弟一定厉害?在一个小小的江北省称雄称霸有什么意思?我告诉你,夏小天,你今天最好不要遇见我,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叫中医!”

    “哦。”

    夏小天随口哦了一声,根本连反驳的意思都没有。

    全明脸色一变,这一拳就好像打在棉花上了一样,可以想象一下,他冷嘲热讽的说那么难听,结果夏小天就回了他一个哦字?

    这是看不起他么?

    “怎么,无言以对了,还是怕了?”全明继续冷嘲热讽道:“跟个缩头乌龟一样,只敢躲在女人的身后,连还嘴都不敢还!”

    “狗咬我,我再咬狗,跟狗有什么区别?”夏小天眯眼道。

    “你……”

    全明一咬牙,眼睛都瞪红了。

    “你什么你?再跟我废话,我直接打断你的腿!”夏小天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武力威胁:“给你三分钟时间,马上给我滚蛋,多一分钟我打断你一条腿,再多一分钟我打断你一条胳膊!长的跟个萝卜似的,还跟我在这吆喝什么?信不信打断你腿,让你在路边吆喝一辈子?”

    “夏小天!”

    全明这一次真的是被气的发抖了,从小到大,还从没有敢这样跟他讲话,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威胁他!

    看夏小天长的仪表堂堂的,怎么一开口跟个流氓似的?

    “你还有两分钟,不走是吧?”夏小天蹲下去,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握在手里,作势就要朝着全明走过去。

    全明是什么人?

    从小娇生惯养,只懂个医术,哪跟人打过架?看见夏小天的架势,顿时吓了一跳,撒起脚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指着夏小天道:“夏小天,你给我等着,今天你要是遇见我,我非得让你输得跪在地上求饶!”

    “还废话?”

    夏小天一抬胳膊,“啪”的一下甩出去手里的石头,“砰”的一下,不偏不倚,恰好砸在全明的左腿上。

    “哎哟!”

    全明痛的立刻捂着腿就跑。

    “你呀,就知道欺负人。”看见夏小天跟个小流氓似的,陆诗雅气的哭笑不得:“堂堂的中医公会,怎么跟个流氓一样?”

    “不流氓他哪知道怕?”夏小天忽然不在意的一耸肩道:“知不知道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是什么?不是忍让,是打到他怕,他怕了才不敢招惹你,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骗小孩子呢,你退一步,他往前一步,不会海阔天空,只会变本加厉!”

    “你呀你!”

    被夏小天的歪理这么一说,陆诗雅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好无奈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谁呀?”

    “大长老的儿子,全明。”

    “哦,他就是大长老的儿子啊。”夏小天恍然大悟:“我说他怎么跟个橡皮糖似的天天粘着你,也难怪你看不上他,你看他傻乎乎的样子,被人一吓唬跑的跟个兔子似的,哪能保护你?”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保护我?”陆诗雅一抬头,看着夏小天一眨眼睛道。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