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错再错
    第七百六十六章一错再错

    “没有办法。”

    夏小天顺手拿起纸笔,唰唰唰的又写了一副药方:“如果你听我的,一天三顿,一顿不少,三年之内或许还能好转,如果你还是不听的话,可能你这一辈子都要受这个煎熬了。”

    “医生,我求求你!”

    那病人一下子着急了,但夏小天却一点也不可怜他:“在这之前我问过你,是要除根还是要立刻站起来,你选的是立刻站起来。”

    “医生,我知道错了,我求求你,帮帮我……”那病人明显是鱼与熊掌兼得,当然,这也是他真正的见识到了夏小天的实力之后。

    “送你一句话。”

    夏小天淡淡的看他一眼道:“自己选的路,跪着也得走下去。”

    这几句话里,有五分真,五分是吓唬他的,一辈子的病根倒不至于,但三五年怕是跑不了,有时候,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既然选了,就不要后悔。

    “胜负已分!”

    陆长远叹了口气,不过区区二十分钟的时间,胜负已经分出来了。

    他本以为至少要超过三回合,但谁想得到,连第三个回合都没有开始,夏小天的病人就已经站起来了,反看那姓佟的,还在皱着眉头给病人一根一根的扎针。

    “我输了。”徐一仙笑了笑,看向苏叶道:“我欠你一枚补气丹。”

    “还有你。”苏叶指着陆长远道:“别赖账,你们一人一枚补气丹。”

    “好。”

    陆长远点头应下。

    “不可能,怎么可能?”

    佟老看着夏小天的病人从轮椅上站起来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一片茫然之中。

    他怎么可能那么快!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陆长远走上前一步道:“你老了,这个世界是我们的,但终究还是他们年轻人的,你输了!”

    “不可能,一定是他作弊!”佟老一下子脸色发青,他纵横中医界几十年,从未输的如此一败涂地。

    尤其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输给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

    “输也要输的有尊严一点。”陆长远看了他一眼道:“这一局,夏小天胜!”

    一句话说出口,佟老整个人面如死灰。

    一口气没上来,“噗”的吐出一口血来!

    “老师!”

    “佟老!”

    一群人立刻冲上前来。

    “我输了。”佟老咬着牙,抬头看向夏小天道:“夏小天,是我小看了你,这一次的斗医大会,我退出。”

    话音落下,佟老一擦嘴角的血,扭头就走。

    而他身后,一群弟子咬牙切齿的指着夏小天道:“夏小天,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来找你的!”

    “我等你。”

    夏小天眯着眼,目送他们离开。

    ……

    ……

    “这一局,陆诗雅胜!”

    “江别林胜!”

    不知不觉间,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去,而陆诗雅和江别林分别胜出,至于苏叶,他还没有上场,他的对手就主动认输了。

    开什么玩笑。

    苏叶可是和陆长远徐一仙平起平坐的,他一个神医门的弟子也想和苏叶一分高低?

    “小天哥,我赢了!”

    江别林显得格外激动,他本以为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他连第二天的资格都没有,谁想得到,才第一局一个上午过去就赢了?

    “我知道。”

    夏小天笑了笑,刚才那一局结束之后,他就一直站在江别林的身后,看他的比试,对手是仙医门的一个弟子,这一局江别林赢的并不轻松。

    但好歹也是赢了。

    “不知道明天我们会不会遇上。”江别林一脸的担心。

    要是明天遇上夏小天,他可就彻底没希望了。

    “遇不遇的上他我不知道,反正你别遇上我就行。”苏叶走过来,眯眼一笑道:“小家伙,遇见我你就主动认输吧。”

    “不认输!”

    江别林一咬牙道:“输给你也坚决不认输!”

    “有骨气。”

    苏叶笑了笑,刚想说些什么,却看见陆诗雅走了过来,当下勾住江别林的肩膀道:“小家伙,走,我教你明天怎么杀出来。”

    “谁用你教?”

    江别林一翻白眼,刚要挣脱,看见陆诗雅走过来了,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苏叶走了。

    “恭喜你。”

    陆诗雅缓缓走来。

    “恭喜我赢了这一局?”夏小天笑了笑道:“这没什么悬念。”

    “恭喜你把别人气吐血。”陆诗雅白了他一眼道:“有没有时间一起走一走?”

    “有时间。”

    夏小天点了点头,和陆诗雅并肩走下山。

    而山顶上,陆长远和徐一仙看着两人的背影,却是皱起了眉头。

    “陆门主,你的女儿似乎对这小子有好感。”徐一仙道。

    “我看出来了。”

    陆长远脸色有些难看的道:“他们两个不能在一起。”

    “你是怕三十年前的事情泄露还是怕这小子威胁到你的门主之位?还是说,你是怕这小子是来替秦天下复仇的?”徐一仙阴阳怪气的道。

    但话里话间却带着一丝阴谋的味道。

    “都不怕。”

    陆长远摇了摇头:“三十年过去了,我对这个门主之位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一早一晚我都是要给雅雅的,至于三十年前的事,既然是我做错了,如果他要替秦天下讨回一个公道,我给他一个公道便是,但是,他和雅雅还是不能在一起。”

    “你真的不怕三十年前的事泄露出来?”徐一仙眯眼道。

    “不怕。”

    陆长远摇了摇头:“三十年前的事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不能再让他错上加错了,我不同意他们在一起,是因为雅雅的体质,必须要找一个九阳之脉的人结婚,不然的话,她活不长。”

    “那如果这小子就是九阳之脉呢?”徐一仙冷笑道。

    “如果真的是他……”陆长远握了握拳头道:“为了雅雅可以活下来,我宁愿一命换一命!”

    “伟大!”

    徐一仙皮笑肉不笑的道:“还真是伟大,为了自己的女儿,宁愿自己一命换一命,我告诉你,陆长远,三十年前的事绝不能泄露,这小子,也绝对不能活着离开终南山,三十年前我已经放了秦天下一马了,三十年后,我绝不能再放虎归山!”

    “你明知道是错的,为什么还要错下去?”陆长远皱眉道。

    “既然错了,那就一错再错!”

    徐一仙面色不变的道。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