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五章 斗医
    第七百六十五章斗医

    徐一仙脸色一变,死死的盯住了夏小天手中的银针。

    “真的是扁鹊神针!”

    几分钟后,徐一仙咬着牙道:“看来他还真的是秦天下的徒弟,这失传了三十多年的扁鹊神针,没想到三十年后我又看到了。”

    “扁鹊神针很厉害?”苏叶眯眼道。

    “当年我和你师傅,陆门主三个人敌不过秦天下一个人,你以为他靠的什么?”徐一仙挑眉道:“你以为这扁鹊神针谁都能学?光有一本针法一点屁用没有,风吹日晒,雨打风吹,数十年如一日,蹲梅花桩,针刺寒铁,直至刺穿为止,恐怕他手上的皮早已经磨掉一层又一层了,光这些还不够,至少还要在铁砂中,寒冰中,烈火中,一针十刺才可以过关。”

    徐一仙侃侃而谈,就好像亲眼所见一样,但说到一半之后,徐一仙接着说道:“但这些还远远不够,如果在这之中他的手游任何的灼伤,冻伤,都不可能继续练习扁鹊神针,也就是说他的手破了还要温养,好了继续磨破,十年如一日之后,还要保持手的灵敏,敏感,以及迅捷!”

    “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苏叶好奇道。

    “当年我败在秦天下手下之后,就遍寻扁鹊神针的针法,但至今为止,三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不知道扁鹊针法长什么样!”徐一仙一脸的遗憾,但话锋一转,他的脸上立刻闪现出一抹浓浓的自信:“但还好我打听到了不少和扁鹊神针有关的方法,用到了我那些弟子们的身上,虽不如夏小天,但这一次的斗医大会,我们仙医门绝不会怕任何人!”

    “是么?”

    陆长远冷笑一声道:“你以为这三十年只有你们仙医门在进步,我们神医门难道在退步么?”

    “哼,是退步还是进步,我们一试便知!”徐一仙一脸的高傲,陆长远冷哼一声没有说话,但苏叶却是笑眯眯的道:“那么多方法有个屁用?还不如捡到一个天才,你们训练三十年的弟子,别说和夏小天比了,和我比恐怕也差出一截,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骄傲的?”

    苏叶的话像一根刺一样,一下子扎到了陆长远和徐一仙的心里。

    苏叶的话的确没有说错,他们培养了三十年的弟子又怎么样?不还是照样不如秦天下和苏纵横一人捡到一个天才?

    ……

    ……

    “呼!”

    夏小天长出一口气,收回了扎在病人身上的银针。

    陆长远和徐一仙苏叶他们三个人的对话,夏小天根本没有听到,他也没有心思去听,在行针之时,切不可有丝毫的分心。

    “这就好了?”

    那病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夏小天,只是在他的身上扎了不少的银针,还没过十来分钟就给收回去了?

    人家扎针不都是至少半个小时么?

    “好了。”夏小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如果今天不是为了减少时间,他绝不会轻易去用扁鹊神针,这个针法每用一次就会自损一次。

    几乎耗尽了他体内所有的真气。

    不过还好他没有听到徐一仙对扁鹊神针的评价,不然他一定会忍不住的想笑,徐一仙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没有错,但唯独错过了最重要的一点。

    扁鹊神针靠的不只是针法和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最重要的是,修炼者一定要体内有真气,也就是说,一定要懂吐纳之法。

    “我怎么还是站不起来?”那病人用手撑着轮椅想站起来,但一点作用没有。

    “你不是个骗子吧?”

    “不要心急。”夏小天淡淡的道:“你的病至少有十年以上了,十几分钟怎么可能立刻让你站起来?你站得起来我就不站在这里,就去领诺贝尔医学奖了。”

    “那还要怎么办?”

    病人一点也不相信夏小天,别的病人都是一群德高望重的老中医来治病,只有他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屁孩选中了。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我还要给你开一副中药。”夏小天随手拿起纸笔,迅速的开了一个药方:“这服药你回去一天三顿,温火慢炖,不出一个月必然除根。”

    “一个月后,谁知道管不管用?”病人立刻不干了:“要是一个月后你不见了,我的病还没有好怎么办?”

    “你想立刻站起来还是想要除根?”夏小天问道。

    “当然是立刻站起来。”病人想都不想的道。

    “确定?”夏小天眯了眯眼睛,他的确有办法让这个病人立刻站起来,但这之后,一个月的药至少要喝上三年五年了。

    对中医来说,大多数的时候更喜欢对根用药,而不是治标不治本。

    “确定。”病人冷哼道:“少演戏了,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给我换医生!”

    “好!”

    听见这句话,夏小天二话不说,上前一步,拿起几根铜针刺在病人的腰部以及双腿的穴位上,这几根针刺下去的一刹那,那病人立刻双腿一麻,一股波涛汹涌的尿意袭来:“不行了,我要上厕所!”

    “急什么?”

    夏小天一把按住那病人,源源不断的将体内的真气灌输到铜针里。

    一秒。

    两秒。

    一分钟。

    夏小天猛地一下拔出病人腰间和双腿上的铜针,然后用力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起来!”

    话音落下,病人猛地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我站起来了,我真的站起来了!”一刹那,病人欣喜若狂,但夏小天却是顺手把之前开出的药方随手撕了个稀巴烂。

    “医生,你怎么把药方撕了?”

    病人一脸的惊讶。

    “你的病已经不是这个药方可以医治的了。”夏小天摆了摆手:“你既然选择站起来,那就代表着你把一个月的服药期变成了三年五年。”

    “什么?”

    病人一愣:“我还要吃三年五年的药?”

    “三年五年也除不了根。”夏小天摆了摆手道:“从今以后,你每到下雨天,阴天,冷天,你的腿都会酸痛难忍,这一辈子都无法除根。”

    “医生,这……”病人一下子慌了:“医生,救救我,我该怎么办啊?”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