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六十四章 赌局
    第七百六十四章赌局

    十个组,分别每个组十个人。

    这一次,不止是被邀请的人有资格参与斗医大会,就连他们带来的徒弟也都可以。

    “小天哥,第一天不会咱俩遇见吧?”江别林心惊胆颤的道,别说是他了,就连他爷爷江养心都输在了夏小天的手里,何况是他?

    “不会。”

    夏小天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巧?”

    “夏小天,真巧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冷笑着走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在会客厅里被苏叶狠狠调侃了一番,又被陆长远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的佟老。

    “是挺巧。”夏小天看了他一眼道:“你也是一组?”

    “是啊。”

    佟老冷声道:“既然我们遇到了一个组,不如就让我见识一下,江北省的天才少年是怎么样的水准?”

    “随意。”

    夏小天压根没有太当回事,他这一次来斗医大会只有三个目的。

    第一是见识一下三大门派的实力,顺带见识一下当年和他师傅在终南山山顶巅峰对决的陆长远,徐一仙是怎样的水准。

    第二是见识一下斗医大会,三十年前他没有遇到,三十年后,有机会遇到,他自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第三很简单,他想借这一次的斗医大会,让所有人都知道中医公会这四个字。

    至于他夏小天能不能扬名天下,名扬中医界,他不是很在意。

    “好,这一局就让我来和你切磋一下吧。”佟老发出了邀请,当他这一句话说出口的一刹那,顿时一群人看了过来。

    “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也不怕以大欺小。”

    “还不是这小子太狂妄了,正好让佟老收拾他一下。”

    “也是时候压一压他的火焰了,区区江北省,能出什么人物?”

    一群人冷嘲热讽的针对着夏小天,但夏小天却好像没听到一样,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这种嘲讽他听过很多次了,如果次次都生气,他哪还有不生气的时候?

    “送病人。”

    佟老似乎参加很有经验,一拍手,立刻有人推着轮椅送过来几个病人。

    “不要小看他,这个人不简单。”苏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夏小天的身后,小声说道:“小看他,你会吃亏的。”

    “我知道。”

    夏小天淡淡的道,在医术之争上,他从不会小瞧任何一个对手。

    “你先选一个病人吧。”佟老随手一指,似乎不屑于和夏小天去抢一样。

    “就他吧。”

    夏小天随手指了一个病人,上前搭了一下脉,皱了皱眉头道:“下半身瘫痪,气血紊乱,似乎是多年淤血沉积导致。”

    佟老也很快选了一个病人,不止是他,终南山的山顶一百多人很快就各自找到了各自的对手,而陆长远,徐一仙,苏叶成为了这一次斗医的裁判。

    “今天我哪也不去了,就看你们这一场了。”苏叶嬉皮笑脸的走过来,站在了夏小天的身后。

    不止是他,就连徐一仙和陆长远也相继走过来,站在了苏叶的旁边。

    他们也想看一看,秦天下的徒弟,力战神医门和仙医门长老的夏小天到底有几把刷子。

    “不要紧张,明天可别少了你。”

    夏小天笑着拍了拍江别林的肩膀,鼓励了他几句。

    “一定不会的。”江别林咬牙道,斗医大会,他从小听了很多次,但亲身体验到的一刹那,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万众瞩目。

    哪怕最后还是会输,但绝不能输在第一天!

    “面黄肌瘦,双眼无神,眼中布满血丝,萎靡不振,待我为你把把脉。”佟老一副大师派头的上前一步,捏住了病人的脉搏。

    “你们猜这一局谁会赢?”

    夏小天和佟老相继为病人把起了脉,陆长远却是看向苏叶和徐一仙道。

    “不好说。”徐一仙摇了摇头:“我还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几斤几两,但姓佟的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在他们省的中医界,他敢说第二,绝没有人敢说第一。”

    “有什么不好说的?”苏叶撇了撇嘴道:“结果显而易见。”

    “哦?”陆长远挑眉道。

    “不出三个回合,姓佟的必败无疑!”苏叶笃定道:“不信咱们赌一枚补气丹?”

    “你这么肯定?”陆长远皱眉道。

    “就问你赌不赌。”苏叶撇嘴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赌待会儿可就涨价变成十枚补气丹了。”

    “怎么赌?”

    陆长远犹豫了一下道。

    “三个回合之内,姓佟的必败无疑,超过三个回合算我输!”苏叶毫不犹豫的道。

    “好,我赌!”

    陆长远一咬牙道:“区区一枚补气丹,我赌了!”

    “你呢?”苏叶看向徐一仙道。

    “我也赌。”

    徐一仙笑了笑道:“我不信他能三回合赢了姓佟的,我怕连你都做不到。”

    “你们啊。”苏叶忍不住的哈哈大笑:“真是白白给我送了两枚补气丹,这玩意儿拿出去可是能卖个十几万的,你们真大方,也不看看我苏叶什么时候干过没把握的事?”

    “哦?你这么有把握?”陆长远笑道。

    “知道夏小天这一次来他的对手是谁么?”苏叶笑了笑道:“你以为他的对手是这些人?错了,他的对手是你们和我,这些人,连我都赢不了,能赢得了夏小天?”

    “赢是一回事,三回合又是一回事。”徐一仙冷笑道:“他可能会赢,但绝不可能会是三回合!”

    “遇见了别的人还好说,遇见姓佟的,怕是三回合不好说。”陆长远似乎也没有太把苏叶的话当回事,三回合什么概念?

    姓佟的可是他们省中医界的一把手!

    不远处,陆诗雅远远的站在那里,不急不躁,也不看向自己的对手,而是站在一块石头上,注视着夏小天的一举一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夏小天已经牵动了她的心。

    苏叶和陆长远徐一仙的对话,夏小天没有听到,陆诗雅在看什么,他也不知道,在这一刻,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脱掉病人的衣服,双手夹针,飞一样的在病人胸口,后背,还有双腿上刺下了银针,或针,或刺,或挑,根本快的让人眼花缭乱!

    “扁鹊神针?”

    陆长远不可思议的喊出了声!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