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被强吻了
    第七百五十九章又被强吻了

    “夏小天!”

    陆诗雅急喊一声,向前一步,“扑通”一下栽倒在地上。

    “小姐!”

    身后的几个人急忙跑了过来,但还没有来得及扶起陆诗雅,自己也跟着栽倒在地,这个温度根本就不是他们的身体可以承受的。

    水池里,一律寒气漂浮,却唯独不见夏小天的身影。

    白色的千年雪莲依然孤独的绽放着,夏小天跳进水池却像消失了一样。

    一秒。

    两秒。

    一分钟。

    两分钟过去了,夏小天却似乎沉入了池底一样,连个气泡都不曾冒出过,渐渐地,那些等待着夏小天出现的人眼睛里闪过一丝绝望,一丝不忍。

    “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杨洛书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夏兄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却不料,为了一个女人差点连命都丢了。”

    “什么狗屁胸怀大志,我看是为了女人连命都不要了!”一旁的郭家人撇嘴道:“这样的人能成什么大事?为了个女人,把命都丢了,窝囊!”

    “你给我闭嘴!”

    陆诗雅身后的人忍不住的吼道:“你再给我多嘴一句,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终南山?”

    “我……”

    郭家人立刻噤若寒蝉,这里是什么地方?是终南山,神医门的地盘,惹急了夏小天他们或许还能逃跑,但惹怒了神医门,他们今天就别想活着走出终南山了。

    “救他!”

    陆诗雅“噗”的吐出一口血,从嘴里挤出两个字:“三长老,救他!”

    “大小姐,不是我不想救。”三长老摇了摇头道:“实在是我无能为力,这里的寒气太重,别说是救他,若是上前,怕是我也回不来了。”

    “我要救他。”

    陆诗雅咬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但刚刚迈出一步,她的身子立刻一阵摇摆,她身上的九阴之脉在这一刻突然爆发。

    她的体质根本接近不了寒气,本身她就是极阴之体,若是遇见寒气,片刻间便可夺走她的性命。

    “大小姐,万万不可上前一步!”身后的三长老立刻拉住了陆诗雅,千年雪莲可以不要,但陆诗雅的性命他可不能不管!

    “三长老,他是为了我才……”

    后面的话陆诗雅没有说出来,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认为夏小天还活着了。

    那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孕育了千年雪莲的水池啊,他们连水池一米的距离都无法接近,夏小天直接跳进了水池里,这根本就是有去无回啊!

    “咕嘟咕嘟!”

    几分钟后。

    突然间,水池里冒出一阵气泡,然后“扑通”一声,一个男人从水池里冒了出来。

    “妈的,差点憋死我!”

    夏小天抹了把脸上的水,大口大口的喘气。

    “夏兄弟,你还活着!”杨洛书第一个喊了出来,随着他这一声喊,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夏小天的身上。

    所有人的脸上都写着同一个表情!

    不可思议!

    夏小天竟然还活着?

    他竟然还活着!

    “还活着。”夏小天苦笑一声道:“刚才跳的太猛了,水又太冰,腿抽筋了!”

    “……”

    一群人一阵无语,当所有人都以为夏小天这一次有去无回的时候,他又活了。

    但谁也没有想到,他在水里憋了五六分钟的原因,竟然是因为……

    腿抽筋了!

    “夏小天!”

    陆诗雅的眼睛一红,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还好。

    他还活着,他总算还活着!

    “不要急,我这就把千年雪莲摘了送给你!”夏小天眯眼一笑,右手顺势往水里一抓,“咔嚓”一声,千年雪莲从根部折断,一朵雪白的千年雪莲落在了他的手里。

    “我不急,我等你回来。”

    陆诗雅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像是洛神出水一般,一股脱凡的气质油然而生。

    “扑通”一下,夏小天浑身湿透了的从水里爬了出来。

    但在他刚出水面的一刹那,原本冒着寒气的水池立刻像是漏水了一样。

    “咕嘟咕嘟”的声音不断响起,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原本比人还要高的水池立刻迅速退去,只留下一个干枯的大坑。

    “这是怎么回事?”

    夏小天一回头吓了一跳。

    千年雪莲折断了,怎么连着水池里的水都不见了。

    但这还不算最神奇的,更神奇的是水池里的水一空,整个山洞里的寒气立刻消失不见,刚刚还让人寸步难行的山洞眨眼回暖。

    “我好像能走了!”

    “我也能走了!”

    山洞里的声音不断响起,而夏小天却丝毫不顾身后干枯的水池,而是拿着手里的千年雪莲笑着走向了陆诗雅:“诺,答应送给你的。”

    想象中的感动并没有发生,想象中的泪流满面也没有发生,就连哭着扑进他怀里的场面更没有发生。

    陆诗雅只是看着他,说出了几个字:“以后这种事我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了。”

    “怎么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夏小天一脸的尴尬。

    “你想象中是什么样的?”陆诗雅道。

    “你不是应该哭着扑到我怀里,然后狠狠的亲我一口么?”夏小天挠头道:“你看我这衣服都全湿了,还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

    “唔!”

    夏小天话音刚落,陆诗雅脚尖轻点,抬脚亲在了他的嘴唇上。

    有点冰。

    还有点凉。

    还有点软。

    夏小天慢慢的感受着这柔唇的触感,但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品尝,那柔唇便离开了他。

    “妈的,又被强吻了!”

    夏小天反应过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句。

    “现在和你想象中的一样了么?”陆诗雅看着他道。

    “不太一样。”

    夏小天摇了摇头,舔了舔嘴唇道:“有点甜,但你不是应该多亲一会儿么?”

    “想得美。”

    陆诗雅瞪了他一眼:“赶紧回去,不要感冒了,待会儿的斗医大会还等着你呢。”

    话音落下,陆诗雅扭头就走,看着陆诗雅头也不回的身影,夏小天挠了挠头道:“怕我感冒也不给我一件衣服,没看到我全身都湿了么?”

    一句话说完,身后一件绿色的军大衣恰好的披在了他的身上,但他一回头看见的却是杨洛书一脸关心的道:“夏兄弟,不要着凉了。”

    “……”

    夏小天一阵无语,我他妈要的是陆诗雅的怀抱,谁他妈要你的军大衣啊!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