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三章 上酒
    第七百五十三章上酒

    同样的话,夏小天又送给了他们。

    这句话就像是一巴掌一样,狠狠的扇在他们的脸上。

    “竖子休得狂妄!”

    白发老人一拍桌子,伸手指着夏小天道:“小小年纪,不知天高地厚,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你是说我撒野,还是说他?”夏小天随手一指苏叶道。

    “你们两个!”

    白发老人被气的眼睛都红了。

    “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想见我师傅,怕你们真是没有资格。”苏叶不咸不淡的道:“怕是神医门和仙医门的掌门亲自在场,想见我师傅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哼,你师傅是何方人物,我倒要看看!”白发老人冷哼一声,只当苏叶在吹牛。

    “他师傅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他是谁。”夏小天眯眼笑道:“不过我怕你听到他的名字,就不敢见他师傅了。”

    “哦?尽管说来看看!”白发老人冷哼道。

    “巫医门副门主,苏叶!”

    夏小天不声不响的报出了苏叶的名字,但听见这个名字的一刹那,整张桌子一下子寂静一片,仿佛落针可闻!

    “你是说,他是苏叶?”

    白发老人一愣,伸手指向苏叶,手指还有些颤抖的道。

    “没错,怎么样,还要见我师傅么?”苏叶一挑眉道:“如果今天不是看在这一次的斗医大会是三大门派一起召开的,从你说话的那一刻起,你就中毒了。”

    “你……”

    白发老人气的咬牙切齿,但偏偏无言以对,放眼中医界,有谁不知道年少成名的苏叶最擅长的就是用毒?

    年少轻狂,但偏偏他还有猖狂的资格!

    “现在,我有资格坐在这里了么?”苏叶挑眉道。

    “有!”

    白发老人咬牙道,这一次三大门派召开的斗医大会,唯有巫医门的门主,那个老不死的怪物没有出面,但谁都知道,他已经多年不曾出世。

    名义上苏叶是副门主,但所有人都知道,苏叶早晚是巫医门的掌门人。

    “哼,就算你苏叶有资格坐在这里,那他呢?”说着话,另外一个老人一脸不爽的指着夏小天道:“他又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又有什么资格赶我们走?”

    “哼,狐假虎威!”

    有人冷哼道,显然他们把夏小天借着苏叶的名义来装威风了。

    “如果我有资格坐在这里的话,他一定比你们更有资格。”苏叶冷笑道:“他不止有资格坐在这里,还有资格让你们滚蛋!”

    “你说什么?”

    饶是苏叶的名气再大,这句话也把这群老家伙给气到了:“好,我倒要看看他又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让我们滚蛋!”

    中医界,二十岁左右,能名扬天下的,唯有苏叶一人。

    除此之外,还有谁有资格和他们平起平坐?还有资格让他们滚蛋?

    “你们不是要见他师傅么?”苏叶皮笑肉不笑的道:“如果他师傅真的来了,我怕你们不敢参加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了。”

    “哦?他师傅是谁?”几个老人不屑的道。

    “就算是你师傅亲自来了,也不可能让我们不敢参加这一次的斗医大会!”

    在中医界能有他们的地位,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让他们不敢参加这一次的斗医大会?莫说是苏叶的师傅,就算是三大门派任何一个掌门人来了,也不可能吓到他们。

    “他师傅是,秦天下!”

    秦天下,三个字!

    说出口的一刹那,只听见一群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对于这群亲眼见证过三十年前那一场终南山巅峰对决的人来说,秦天下就是一个不可超越的传奇。

    也是一个不可磨灭的神话!

    “你是说,他是秦天下的徒弟?”几个老人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不可能!秦天下三十年前消失不见,哪里来的徒弟?”

    “如果有,他徒弟怎么可能默默无闻?”

    显然,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夏小天就是秦天下的徒弟。

    “默默无闻?”听见这句话,苏叶哈哈大笑:“你们说他默默无闻?你们知不知道他的名字?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就敢说他默默无闻?”

    “哦?他叫什么名字,又做了什么?”一群人冷笑道。

    “他叫夏小天。”

    苏叶道:“他也没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只是成立了一个贯穿江北省的中医公会,让h国的少年医圣朴望天滚出了华夏,对了,还解了我的毒,赢了神医门和仙医门几大长老的挑战,并且做到了,只要有他在的一天,三大门派永不踏足江海市!”

    “什么?”

    听见这几句话,一群老家伙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可能!”一个老人慌张道:“不可能有人做的到,三大门派几百年的底蕴,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家伙!”

    “不可能,绝不可能!”另一个老人也摇头道:“就算是他赢了神医门和仙医门几大长老的挑战,依照两大门派的习性,怎么可能会放过他,还发誓永不踏足江海市?”

    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愿意相信。

    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夏小天一个人,打破了几百年来,三大门派的权威!

    “有什么不可能的?”夏小天撇了他们一眼,风轻云淡的道:“哪还有什么几百年的底蕴?三十年前,我师傅不照样踏破三大门派?”

    一句话顿时逼的一群老家伙哑口无言。

    三十年前一人挑战三大门派掌门人的事,谁敢否认?

    但谁又想得到,三十年后,秦天下的徒弟又杀了回来?

    “你们做不到的事,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夏小天淡淡的道:“以年龄去判断一个人,只能证明你们的无知,我是年轻,但你们在场哪一个不是五六十岁?这五六十年,你们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活的越久,越证明你们的无能!”

    “你……”

    “竖子休得猖狂!”

    几个老家伙气的咬牙切齿的,但夏小天却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冲着服务员一摆手道:“上酒!”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