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五十章 感觉还不错
    第七百五十章感觉还不错

    “你说谁瞎猫碰上死耗子?”

    江别林到底是少年心性,听见这几句冷嘲热讽顿时忍不住了:“自己没本事救人,别人救了还冷嘲热讽,我看你连死耗子都碰不上。”

    “我跟他说话,你多什么嘴?”中年人冷哼道:“人又不是你救的,喊什么?”

    “你……”

    江别林顿时被呛的无话可说。

    “行了,不用吵了。”夏小天摆了摆手道:“我有没有师傅,和你有什么关系么?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

    “哼,招摇撞骗!”

    中年人冷哼一声,不知道怎么接茬儿。

    “这位小兄弟,受此大恩,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老人上前看着夏小天道。

    “举手之劳。”

    夏小天摆了摆手,明显没有说出去的意思。

    他这会儿恐高症犯了,手心不停的冒汗,哪有心思在意这些?

    “我看是不敢说吧?”中年人又冷嘲热讽道。

    夏小天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他。

    “小兄弟,我只是想知道一下你的名字,你救我一命,总不能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吧?”老人依然依依不舍的追问夏小天的名字。

    “夏小天。”

    无奈之下,夏小天吐出了三个字。

    但听见这三个字的一刹那,中年人猛地浑身一震,伸手指着夏小天道:“你是夏小天?”

    “你认识我?”

    看见中年人那惊讶的样子,夏小天好奇道。

    “你就是那个三招打败h国少年医圣扑望天,中医公会的会长,夏小天?”中年人一脸的惊讶,眼睛直直的盯着夏小天。

    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在他的印象里,能名扬江北,成为中医公会会长的中医,怎么着也得是个五六十岁,胡子拉碴,头发雪白的老头子。

    怎么会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中医公会的会长的确是我。”夏小天没有在朴望天的事情上多说什么,而是简单的承认了自己中医公会会长的身份。

    对他来说,他不在意打败了谁,也不在意对手是谁,他只有一个身份。

    中医公会会长。

    “真的是你!”

    中年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怎么这么年轻?”

    “学医不分前后,达者为先。”夏小天淡淡的道。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几乎是刹那间,中年人的脸色变了又变,终于不再像刚才那么针对夏小天了。

    他也是江北人,虽然他一直认为中医是招摇撞骗,但夏小天的事迹他可是听了无数遍。

    从针王江养心的手中夺走针王牌匾,三招打败朴望天,就连江北省西医泰斗吴天心都败在他的手里,何况是他?

    “哼!”

    江别林冷哼一声,显然对中年人的态度很是不满。

    但很明显,夏小天三个字也终于到了放眼江北,无人不知的地步了!

    “你是说,他是江北省中医公会的会长,夏小天?”老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本以为夏小天只是个有点医术的小中医,没料到,是名扬江北的夏小天?

    “你也知道他?”中年人惊讶道。

    “听说过,但不知他的事迹。”老人好奇的道:“不如你跟我讲一讲?”

    话音落下,两个人坐在一起,讲起了夏小天在江北省的事迹,不光是他,就连机舱里的一群人也在这个时候侧耳聆听。

    ……

    ……

    两个小时后。

    飞机在长安机场降落,但飞机刚刚降落的一刹那,空姐带着一群警察却拦在了出机口。

    “大家先不要急。”

    空姐摆了摆手道:“我们怀疑飞机上有不法分子意图对乘客不轨,特意请来了警察,请大家稍安勿躁。”

    接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空姐带着一群警察来到了夏小天的面前。

    “你就是夏小天?”

    一个领头的警察走过来道。

    “对,是我。”夏小天点了点头。

    “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怀疑你是不法分子,意图对飞机乘客不轨。”说着话,那警察一挥手,立刻几个警察上前,拿起手铐铐住了夏小天。

    “我是不法分子?”

    夏小天眯眼道:“理由呢?”

    那警察道:“有人指证你在飞机上携带银针,有行凶的可能。”

    “哦,你是说银针啊。”夏小天笑了笑道:“不用指证,机舱里的人都看到了,我是一个中医,携带银针是为了救人,有什么问题么?”

    “先跟我们走一趟,是为了救人,还是为了杀人,到了警察局再说。”说着话,那警察一挥手,身后的几个警察二话不说就按住了夏小天。

    “住手!”

    那老人顿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你们干什么?我可以为他作证,他救的人就是我,他明明是为了救人,你们还要抓他?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位老先生,你先不要激动,事情的真相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绝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也绝不放过任何一个坏人。”

    “我也可以作证,他是好人。”

    一开始针对夏小天的中年人也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我亲眼所见他救了人,并且我可以证明他的身份,他是江北省中医公会的会长。”

    “我们也可以作证!”

    “对,我们可以作证!”

    机舱里的乘客凭着一腔热血一下子站了起来,刹那间,整个机舱里的乘客都站了起来:“我们可以为他作证,他是好人!”

    “大家冷静一下!”

    看见一下子惹了众怒,领头的警察一下子脸色有些难看:“事情的真相我们会调查清楚的。”

    说着话,看向身后的空姐道:“你不是说他身上携带金属银针,有行凶的可能么?怎么没有告诉我,他是个医生,还救了人?”

    “我……”

    空姐顿时哑口无言,她只是被夏小天的态度给气到了,一怒之下报了警,可谁知道,一下子捅了马蜂窝,惹了众怒?

    “哼,要想带走夏小天,就把我也带走吧!”老人上前一步,拦在了夏小天的身前。

    “还有我!”

    中年人也上前一步,并列站在那里。

    “还有我们!”

    一刹那,整个机舱的乘客躁动起来,争先恐后的跑了过去:“要想带走夏小天,就把我们逗带走吧!”

    “对,我们决不能让你们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我们不能让好人心寒!”

    一个又一个的声音响起,唯有夏小天被一群人护在身后,看着眼前的场景,夏小天咧嘴一笑,回头看向江别林道:“你看,当好人,感觉还不错吧?”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