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九章 关你屁事
    第七百四十九章关你屁事

    “你什么意思啊?”

    听见中年人的这句话,江别林顿时不乐意了:“谁跟你说中医都是招摇撞骗的?多少你们西医治不了的病,还不是我们中医治好的?”

    “哼,那只是巧合。”中年人冷哼一声道。

    “行了,别吵了。”夏小天抬手打断两个人:“病人都快不行了,你们还要把时间浪费在争吵上面么?”

    话音落下,夏小天看向那中年人道:“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尽快动手吧,如果有特效救心丸,就快点拿出来。”

    “我没有。”中年人道。

    “这位先生,麻烦你让一下吧。”就连空姐似乎也不相信夏小天,而是开口让他退后。

    “好。”

    夏小天也不介意,只是退后几步,没有离远。

    “哼。”

    中年人冷哼一声,上前一步,翻了翻老人的眼皮,又在他的胸口上轻按了几下,眉头一皱道:“不行,病人的情况太危急了,你们飞机上有速效救心丸么?马上送来一瓶,还有肾上腺素,注射器,我要马上给他注射肾上腺素。”

    “速效救心丸有,但注射器和肾上腺素没有。”

    空姐摇了摇头,飞机上哪有什么注射器和什么肾上腺素啊。

    “没有就不好办了。”中年人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他的情况已经很危急了,单单是速效救心丸已经救不了他了。”

    “啊?那怎么办?”

    空姐一下子慌了,如果有病人死在飞机上,那造成的影响可不止一点半点。

    “我也没有办法。”中年人摊了摊手,无奈道:“恕我无能为力,如果刚才不是这两个人耽误我的时间,说不准就能抢救过来,现在已经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了。”

    中年人的话音刚落,立刻全机舱的人都用有种责怪的眼神看向夏小天和江别林,尤其是那空姐,更是咬着嘴唇看着夏小天,眼睛里还有一股子幽怨。

    似乎这一切的过错都怪夏小天。

    “自己不行,就不要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江别林咬牙切齿的道:“明明是你耽误了小天哥救人的时间。”

    “哼,到了这个时候还嘴硬!”中年人冷哼道:“有本事你们现在救一个我看看。”

    “让开!”

    夏小天一把推开中年人,迈步走到老人身边。

    “你干什么?”中年人一下子火了:“推什么推?”

    “你要干什么?住手!”

    看见夏小天的动作,空姐急忙喊了起来,夏小天上前一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一根银针,二话不说,“咻”的一下刺在了老人的胸口。

    这个动作顿时吓了所有人一跳!

    “救人!”

    夏小天头也不抬的道:“如果你不想看着他死在你面前的话,就立刻给我闭嘴!”

    “但是……”

    空姐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夏小天毫不犹豫的打断:“没有但是,闭嘴!”

    空姐顿时吓的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哼,装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中年人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连速效救心丸都救不了的人,难不成靠一根针灸能治好?

    “咻!”

    夏小天身上的银针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在中年人说话的空闲,夏小天已经接二连三的在老人的胸口刺了好几针。

    针针快如闪电。

    “别林,快用袋子接着。”

    突然间,夏小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冲着江别林急声喊道。

    “好!”

    江别林急忙拿起一个袋子,伸到了老人的胸口,话音刚落,老人“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堆的呕吐物!

    一刹那,一股难闻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机舱。

    “张嘴!”

    趁着老人刚有一丝清醒,夏小天从口袋里掏出一颗黑色的药丸就塞到了老人的嘴巴里。

    “你给他吃什么?”

    看见夏小天的动作,中年人厉声喊道。

    “关你屁事?”

    夏小天回头撇了他一眼,收回了手。

    老人依然在大口大口的喘气,似乎夏小天刚才的举动没有一丁点的作用,看着老人呼吸的气息越来越弱,中年人冷哼一声道:“如果出了人命,一定是你害的!”

    “如果不出人命呢?”夏小天冷声道:“难道你认为他一定死?”

    “不管他会不会死,但至少他的死和你脱离不了关系。”中年人嘴硬道:“谁知道你刚才给他吃的什么?”

    “这位乘客,你到底给他吃的什么?你要是不肯说,我就报警了!”空姐咬着牙道,本来就够乱了,夏小天还非要来添乱。

    “尽管报警。”

    夏小天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看了座位上的老人一眼道:“行了。”

    他的话像是有魔力一样,“行了”两个字刚刚说完,老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的气一下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稳的呼吸。

    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没事了?”

    一群人像是见鬼了一样,瞪大眼睛看着重新睁开眼睛的老人。

    刚刚还被医生判了死刑的人,就这么被扎了几针,吃了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就好了?

    “小兄弟,谢谢你。”

    几秒钟后,老人总算恢复了精神:“我的救心丸在行李箱里,忘了装在口袋里了,要不是你,恐怕老头子我难活过今天啊!”

    “不用客气,医者父母心,哪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夏小天摆了摆手,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的恐高越来越难受了。

    “刚刚你们几个人的对话我也听到了。”老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今天多亏了小兄弟你,救了我一命,大恩大德,老头子无以为报。”

    “下次记得药丸装在能摸到的地方,你的病是因为呼吸困难引起的。”夏小天淡淡的道。

    “是是是,下一次老头子一定注意。”

    老人急忙点头:“不知道小兄弟你师从何方?家师是谁?小小年纪,医术如此了得,真是少年英雄!”

    “家师退隐江湖几十年,不提也罢。”

    夏小天丝毫没有要说的意思,而中年人的脸色此刻却又黑又紫,一个被他判了死刑的人,却被别人救活了?

    还有什么比这一巴掌更疼的?

    “哼,瞎猫碰上死耗子!”中年人冷哼一声道:“不提家师,怕是你没有师傅吧?”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