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八章 我是中医
    第七百四十八章我是中医

    乌鸦和苏图之间的事,夏小天并不知道。

    他就算知道,恐怕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去理睬,因为,他还在忙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

    “咝!”

    夏小天倒抽一口冷气,从后面抱住了林秋水,这是林秋水罕见的和他一起用了新鲜的姿势,他在身后,林秋水趴在他的身下。

    “累了吧?”

    林秋水翻过身依在了夏小天的怀里。

    “不累。”夏小天一摇头,斗志昂扬的道:“我觉得我还能大战三百回合!”

    “没个正经。”

    林秋水伸手在他的怀里掐了一把:“这次去终南山要去多久?”

    几天前,夏小天收到三大门派的通知,一个礼拜后在终南山举行中医界的斗医大会,自从三十年前秦天下退隐江湖之后,就再也没有召开过。

    可谁想得到,三十年后,斗医大会又一次在终南山如期举行。

    “至少要一个礼拜。”

    夏小天揉了揉太阳穴,他也想不明白,封停了三十年的斗医大会,怎么突然召开了?

    并且三大门派还联名邀请他赴约,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等你。”

    林秋水的身子在夏小天的怀里缩了缩,她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只会说这么一句简单的三个字“我等你。”

    但对夏小天来说,这三个字胜过千言万语。

    “今天怎么突然不让我用安全套?”夏小天好奇的道。

    以往的时候,他不管说什么,林秋水都不肯答应,怎么今天竟然主动让他不用安全套?

    真是让他有点摸不着后续。

    “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林秋水伸手环抱住夏小天的脖子,展颜一笑:“他不用太像我,像你就可以了。”

    “不行。”

    夏小天摇头道:“像你才好看,要是个女孩子的话呢,就像你,眼睛大大的,最好胖胖的,脸上还有点肉,时不时的还能捏她一下。要是个男孩子的话呢,就一半像你,一半像我,眼睛像你,鼻子像我。”

    “生一个不够,要生两个,一个男孩子,一个女孩子。”

    话音落下,林秋水鼻子在夏小天的胸口一蹭,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

    ……

    ……

    一天后,早上八点,夏小天准时出现在机场。

    他的身边还有江别林,这一次,他是特意和夏小天一起去终南山见一见世面的。

    “别林,到了终南山不要给小天惹麻烦。”江养心一板一眼的教训道:“这一次的斗医大会,中医界有名有望的人都会在,你的性子收敛一点,千万不要随意逞能。”

    “我知道了,爷爷。”

    江别林无奈的道:“我长大了,又不是小孩子。”

    “你能真的长大才好。”江养心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向夏小天道:“小天,这一次把别林交给你,给你添麻烦了。”

    “别林可不是麻烦。”

    夏小天笑了笑道:“说不准,他这次的斗医大会,还能一鸣惊人呢。”

    “他啊,他要是能有你的一半,我就死而无憾了。”江养心摇头道。

    “爷爷,不说了,要上飞机了。”江别林拿起行李,恨不得早点离开,从小到大,他就一直守在江养心的身边,好不容易有机会走出江海了,他一脸的迫不及待。

    “唉,这孩子,到底是长不大。”

    江养心长长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小天,封停了三十年的斗医大会突然召开,我怀疑很有可能是针对你的,到了终南山,你可要小心一点。”

    “我会的。”

    夏小天眯了一下眼睛,迈步走向了机场。

    半个小时后,飞机起飞,江别林像个孩子一样,左看右看一脸的好奇。

    “小天哥,这飞机上不能开窗户么?”江别林好奇道:“那飞那么久,会不会有人喘不过气来啊?”

    “我也不知道。”

    夏小天尴尬的道:“我也没怎么坐过飞机,只坐过一次。”

    “小天哥,你的脸怎么这么白?”江别林猛地发现夏小天的脸上一片惨白,就像是失血过多一样:“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我没事。”

    夏小天摇了摇头,咽了口唾沫道:“我只是恐高。”

    “那怎么办?”

    江别林急声道,他也没有坐过飞机,不知道恐高该怎么办。

    “我睡一会儿就好。”

    夏小天手紧紧的握在扶手上,闭起了眼睛,但飞机不断的轰鸣声,还是让他睡不着。

    ……

    ……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夏小天半睡半醒之间,突然间一阵嘈杂声把他吵醒了。

    “老先生,您怎么了?”

    空姐的惊呼声在夏小天的耳边响起,他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药,我的药。”

    老人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您的药在哪里?”空姐急忙的在老人的身上翻找,但始终没有找到,眼看着老人上气不接下气,夏小天一解安全带,急忙的冲了过去。

    “他这是心脏病犯了。”

    夏小天顾不得自己的恐高,伸手就去把老人的脉,但在这个时候,却有人一把推开了他:“让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添乱。”

    “你干什么?”

    这一推,江别林顿时不乐意了。

    “我是医生。”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头也不抬的道:“老人这是心脏病犯了,大家麻烦让一下,我看一下怎么回事。”

    夏小天没有理他,而是皱眉道:“情况很不乐观,如果找不到老人的药,不如让我试一下吧。”

    “试?”

    听见这句话,中年人顿时火了:“病人都什么情况了,还能让你试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这是草菅人命,你是医生吗?”

    “我是医生。”

    夏小天抬头道。

    “你是医生不知道他这个时候需要的是特效救心丸吗?你把什么脉,你不会是中医吧?”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中年人的脸上闪过一丝蔑视。

    “我是中医。”

    夏小天眯了下眼睛道。

    “中医就给我让到一边去。”听见夏小天中医的身份,中年人的脸上顿时浮出一丝恼怒:“都什么时候了,还来招摇撞骗,难道这个时候还能让你针灸熬中药不成?”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