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四章 大人物
    第七百四十四章大人物

    “咝!”

    夏小天倒抽一口冷气,只觉得胸口快要炸开一样。

    “你醒了?”

    耳边响起夏东海的声音,一眼望去,夏东海坐在地上抽着烟,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死不了。”

    夏小天翻了个白眼:“你儿子都快死了,你就没一点心痛?”

    “又死不了。”夏东海无所谓的撇了他一眼道:“怎么样,能不能起来,能起来赶紧起来开车,荒郊野外的,这么大风,都快冷死我了。”

    “你不是会开车么?你就不能把我送到医院?”夏小天气的都快吐血了,他被人打了个半死,夏东海竟然无动于衷的坐在那里看了他几个小时。

    这是亲爹吗?

    “你自己就是医生,还去个屁的医院。”夏东海烟头一扔:“看你这样子也死不了,少给我装死,赶紧爬起来开车。”

    “夏东海!”

    夏小天气的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这要不是他亲爹,他保准打他一顿!

    十来分钟后。

    夏小天嘴角挂着血丝,浑身是土的开着车,夏东海躺在后面干脆闭目养神,哼起了音乐。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越听这歌夏小天越火大,他都被人打了个半死,还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夏东海,你说我是你亲儿子么?”夏小天咬着牙道。

    “是啊。”

    夏东海眼镜也不睁的道:“要不咱俩去验个dna?”

    “我怎么看我都不像是你亲儿子。”夏小天气呼呼的道:“我被人打,你躲起来,我受伤了,你就看着我,他们都说你以前是什么大人物,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呢?”

    “你懂个屁!”

    夏东海哼了一声道:“什么是大人物?大人物就是轻易不出手,一出手地动山摇,你这点屁事,我能轻易出手么?再说了,这点伤算个屁啊,想当年……”

    一句话说到一半,夏东海突然戛然而止。

    “想当年什么?”夏小天好奇问道。

    “想当年我看见的大人物,人家一把剑,搅得燕京天翻地覆,无人敢在他面前出一口大气,哪像你,才被打了几下,就唧唧歪歪的,一点不像我儿子。”

    夏东海一脸嫌弃道。

    “你说的那个大人物,就是别人说的你。”夏小天翻了个白眼道:“我算是明白他们为什么说你是大人物了,合着你吹牛的本事跟那个大人物的本事不分上下啊!你说我师傅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被你给忽悠到?”

    夏小天怎么也从夏东海的身上看不出半点大人物的气势,要说夏东海就是那个三十年前一把剑搅得燕京天翻地覆的大人物,说什么他也不信。

    “你懂个屁,我这叫轻易不动手。不然你以为刚才那个什么狗屁天榜第一怎么走的?还不是被我一招给收拾掉了?”夏东海哼了一声,一脸的玩世不恭。

    “是谁躲在车里,门儿都不敢出,还一招收拾掉天榜第一,我连他三招都挡不住,你能一招收拾掉他?”夏小天一脸的不信,黑袍人绝对是他活了二十多年,见到过最厉害的人,仅凭三招,便打的他毫无还手之力,放眼华夏,能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这样的一个人,会让夏东海一招收拾掉?

    做梦呢吧!

    “我就知道你不信。”夏东海一撇嘴,爱答不理的道:“少给我废话,下次被人打成这样,就别让我看见了,丢人!”

    “……”

    夏小天被气的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

    ……

    半个小时后,车子总算到了林家别墅。

    只不过,停车之后,夏小天并没有急着进门,反而整理了一下头发,擦了擦嘴上的血,拍了拍身上的土,照着镜子身上看不出一丝跟别人动过手的痕迹之后,才大步的走进了门。

    身后,看着夏小天的动作,夏东海忍不住的笑了。

    一个男人,不管在外面有多么的狼狈,回到家,至少要让自己的女人看到他光鲜的一面。

    有泪,自己擦。

    有伤,自己舔。

    有苦,咽下去。

    “秋水。”

    夏小天一进门,立刻笑眯眯的,而听到这个声音,厨房里立刻传来一阵脚步声。

    林秋水手忙脚乱的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紧张。

    “小天,夏伯父。”

    看见夏东海,林秋水的脸上立刻一红,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夏东海一眼。

    “小丫头,怎么不敢抬头看我了?”夏东海笑眯眯的走到跟前,看着林秋水道:“以后可不能叫我伯父了,要改口咯。”

    林秋水的脸更红了,都快滴出血来了。

    “对,以后要改口了。”夏小天上去一只手抱住林秋水的腰,笑眯眯的道:“以后要跟我一起叫爸了。”

    林秋水伸手在夏小天的腰上掐了一下,然后一脸紧张的道:“伯父,小天,你们先坐一会儿,聊一下,饭马上就好。”

    “我来吧。”

    夏小天作势要去厨房,却被林秋水给拦住:“你好好陪伯父聊一下,他也很久没有见你了。”

    “好。”

    林秋水坚持,夏小天倒也没有强求,而是给夏东海倒了杯水,坐在他的对面道:“这次怎么舍得出山了,你不几十年没有走下山一步了么?”

    想当年他去另一座大山里,跟着秦天下学医的时候,夏东海都没有离开大山一步,送到山脚下,还是秦天下亲自来领的人。

    “有点事要处理一下。”

    夏东海笑了笑道:“几十年不曾出山,恐怕不少人都已经忘了我了。”

    “怎么,还想用你那把剑,去把燕京搅个天翻地覆?”夏小天一脸调侃的道,他压根就不相信那个人是夏东海。

    “也说不准。”

    夏东海喝了口水:“我这一次的确是打算去一趟燕京,不过去之前,想来看一看你,这二十多年,一共也没有见过你几面,作为一个父亲,我的确是很不尽责。”

    “少给我煽情。”

    夏小天直接打断:“你不是很不尽责,你是极其的不尽责,五岁就把我扔到我师傅那里,二十多年看都不看我一眼,你还知道你有个儿子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