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三章 虽远必诛!
    第七百四十三章虽远必诛!

    “哦?”

    听见这个声音,黑袍人冷笑着回头道:“你还想拦着我?”

    “我若是想拦你,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夏东海淡淡的站在车前,点着了一根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却多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这种气势夏小天从未见过,和他晕倒之前的那副气质,简直是天壤之别。

    “像,太像了!”

    看见夏东海突如其来的转变,黑袍人浑身一震:“你现在的气质简直和他一模一样。”

    “重要么?”

    夏东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打伤了我的儿子,不留下点东西就想走?”

    “我没有杀他,已经是手下留情了。”黑袍人冷声道,虽然夏东海的气势猛地一变,但他依然没有当成一回事。

    他有他的骄傲,他没有杀了夏小天,已经很给面子了。

    “是么?”

    夏东海笑了笑道:“你给了他三招机会对吧?我只给你一招,一招之内,你能躲得过,我就放你走,超过一招,你就留下点代价吧。”

    “一招?”

    黑袍人哈哈大笑:“放眼华夏,敢对我说这句话的人,你还是第一个,这样吧,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三招之内,如果你能活着,就算你赢。”

    “聒噪!”

    夏东海随手一扔烟头,身影猛地一下不见,当他再一次出现在黑袍人面前的时候,已经一拳砸在了黑袍人的胸口!

    “砰!”

    一拳下去,黑袍人的身子猛地一下飞起,“扑通”一下重重的砸在地上!

    一招!

    哪怕是一拳都没有多用,甚至黑袍人连这一拳如果打出的都没有看见,他已经被夏东海一只脚踩在地上,动也动弹不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袍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眼睛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天榜第一!

    无人能敌,几十年前,他一把长剑横扫暗榜,几十年来,从未有人能躲过他十招,十招之内,必胜无疑!

    但今天,竟然被人一招打破!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

    夏东海淡淡的道,脚下用力一踩,黑袍人痛呼一声,肋骨差一点被踩断。

    “重要的是,你输了。”夏东海淡淡的看了地上的黑袍人一眼道:“我说过,一招之内,你躲不过,就留下点代价吧。”

    “我输了。”

    黑袍人面如死灰,他不可一世的骄傲,就这么被夏东海狠狠的踩在了地上:“你要什么代价,尽管取走,就算是我的命,也随时给你。”

    “想要你的命,还用你给?”

    夏东海冷笑一声:“打败你,一招我连兵器都不用,杀了你,你觉得你能躲得过吗?”

    “躲不过。”

    黑袍人不可否认的承认了这个事实,夏东海想要杀他,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但有一件事,他还是想不通:“你到底是谁?”

    一个可以一招之内赤手空拳打败他的人,怎么可能无名之辈?

    “断你一只手当成代价。”夏东海右脚一抬,“哐当”一脚踩在黑袍人的手臂上,这一脚下去,黑袍人痛喊一声,左手再也太不起来。

    “啊!”

    黑袍人痛喊出声,但夏东海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断你左手,是因为你的右手还要拿剑,知道我为什么要断你的手么?”

    “输的代价。”

    黑袍人咬牙道。

    “错。”夏东海摇了摇头:“是因为你伤了我的儿子,我知道是他技不如人,但这不重要,他是我夏东海的儿子,伤了他,就要付出代价!”

    “我懂了。”

    黑袍人咬牙道。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夏东海点着一根烟道:“还有一个原因,是你根本没有一点长进,一个区区的天榜第一,就让你迷失了自己,竟然连我都认不出来,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么?我告诉你,很多年前,我告诉你,我没有名字,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名字叫夏东海!”

    “真的是你!”

    黑袍人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见到夏东海的一刹那,他就认出了夏小天,但两个人的气质实在是天壤之别,根本不敢让他相信这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哪怕后来夏东海气势陡变,但他还是被夏东海的伪装蒙骗了!

    “师傅!”

    黑袍人猛地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跪在地上,冲着夏东海喊出了三个字。

    “起来吧。”

    夏东海淡淡的一摆手,黑袍人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师傅,真的是你,我已经三十年不曾见过你了,这些年,你都到哪里去了?”

    “一个人,想静一静。”夏东海淡淡的道。

    “夏小天是你的儿子?”黑袍人似乎有些不能接受:“他的功夫一定不是你亲手教的,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连内力都没有?”

    “我没有教过他功夫。”夏东海看了地上昏迷的夏小天一眼道:“我不打算让他踏进这个弱肉强食的江湖,但没想到,他还是卷进来了。”

    “师傅,对不起!”

    黑袍人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狠狠的磕了一个头:“我不知道他是你的儿子,如果知道,我绝不敢伤他一根头发。”

    “起来。”

    夏东海淡淡的道:“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不想让他知道。”

    “是!”

    黑袍人点头应下。

    “断了你的左手,恨我吗?”夏东海看了黑袍人一眼,随手掀开了他的袍子。

    袍子下,是一张四十多岁的脸,很难想象,一把剑横扫天榜的无名,竟然也有一天,乖乖的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不敢。”

    黑袍人急忙摇头:“我的命,我的一切都是师傅你给的,就算你要我的命,我也绝不敢多说一句。”

    “暗榜那些人似乎有些膨胀了。”夏东海淡淡的道:“或许是他们过得太安宁了,竟然连染指华夏了,知道我什么意思么?”

    “知道。”

    黑袍人急忙点头:“一个月之内,我一定让暗榜重掀血雨腥风,让他们再也不敢踏足华夏一步。”

    “记得很多年前我给你讲的那一句话么?”

    夏东海眼睛猛地一冷,气势陡发,竟然逼的黑袍人急急后退几步。

    “当然记得。”

    黑袍人心中一热,不由自主的念出了那一句话:“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