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手术(2)
    第七百二十七章手术(2)

    “我没有手术刀……”

    夏小天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奈。

    一句话说出口,全场哄堂大笑,而吴天心的脸上,更是多了一丝轻蔑。

    唯有江养心和冯志远一脸的铁青。

    笑声在人群里显得格外的刺耳,冯志远拿起了自己的手术箱,递给夏小天道:“不如用我的将就一下吧,里面有手术刀,止血钳,还有止血棉,消毒液……”

    “谢谢。”

    夏小天道了声谢谢,从冯志远的手里接过了手术箱,但在场的人们眼睛里却是充满了鄙视,连个手术刀也没有,还敢跟吴天心比动刀子?

    “医生,我能不能申请换一个医生?”突然间,轮椅上的病人开口道:“这个医生看起来也太不靠谱了,他到底会不会动手术啊?”

    “这个医生可不简单啊。”刘庆东急忙火上浇油道:“人家以前可是给动物动刀子的,这是人家第一次给人动手术,你可别害怕。”

    “什么?”

    听见刘庆东的这句话,病人吓了一跳,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不行,我坚决不同意让他给我动手术,万一出什么岔子可怎么办?”

    “刘庆东,你闭嘴!”

    江养心忍不住的吼道:“你这个卑鄙小人,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有意义么?”

    “我可没有落井下石,我只是实话实说。”刘庆东冷笑道:“都要给人家动刀子了,病人总不能没有知情权吧?”

    “你……”一句话呛的江养心无话可说。

    的确,病人是拥有知情权的。

    “我不同意,如果不给我换医生,这手术我就不做了。”病人更加反抗了,甚至还想要推着轮椅逃跑,看见他的动作,江养心顿时急了:“这位病人,你不要急,给你动手术的医生,是我们江海市最优秀的中医,他连瘫痪都医得好,一个小小的手术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中医?”

    听见这句话,病人反抗的更剧烈了:“中医懂什么手术啊?他是骗子吧?哪有这么年轻的中医,不知道毕没毕业,我可不愿意当你们的小白鼠。”

    “中医不懂手术?”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小天,突然在这个时候上前一步,看向那病人道:“三国时期,关羽攻打樊城,身中毒箭,华佗刮骨疗伤,你不会没有听说过吧?”

    “这……”

    病人顿时语塞,关长云刮骨疗伤的事,几乎大半个华夏的人都听说过,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更何况,在我看来,年龄只能证明一个人活的时间长了一点,除此之外,再没有半点作用。”夏小天淡淡的拿起手术刀,用酒精消了一下毒,抬了抬眼皮道:“看你的气色,应该不止是腿上受伤吧?应该还中了毒,腿上的伤好治,毒可不好解。”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句话顿时让病人瞪大了眼睛,要知道刚才只是宣布了他腿上受伤而已,可没有人说过他受的伤里有毒。

    “这就是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夏小天拿起刀,走到了病人的面前,撩起他的裤腿道:“西医判定一个人身上的伤,大多数是通过各种检查,而中医只需要望闻问切就可以了,比如我看你的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一眼就可以看出不是腿上受伤失血过多造成的,而是因为中毒。”

    “你,你真的是医生?”这几句话说出口,顿时让病人打消了所有的疑虑。

    “你的时间不多了,本来在医院如果尽快祛除你腿上的异物,及时解毒,你的病还可以痊愈,但如果继续耽搁下午,怕是要留下后遗症。”

    夏小天的话依然风轻云淡,但却吓了病人一跳:“什么后遗症?”

    “轻则风湿骨痛,重则下半身瘫痪。”

    “啊?”

    病人脸色一变,刚想要说些什么,夏小天却头也不抬的道:“是要麻醉,还是清醒?”

    “麻醉吧。”病人咽了口唾沫道:“我可不是关云长,做不到谈笑风生,刮骨疗伤。”

    “好。”

    夏小天看了他一眼,随手拿起几根银针,迅速的在病人的腿上,后背以及胸前刺下几针。

    “我腿上受伤,为什么在我身上刺针?”病人好奇的道。

    夏小天没有理他,而是拿起手术刀就在病人的腿上切下了伤口,看见夏小天的动作,病人吓的一下子喊了起来:“住手,你干什么?我还没有打麻醉针呢。”

    “闭嘴。”

    夏小天头也不抬的道:“我手术刀都切下去了,你感觉到疼了么?”

    “好像没有……”

    病人一脸的吃惊,他的腿竟然一点感觉没有。

    “这只是暂时性的止痛,麻醉针会有副作用。”夏小天轻声的解释道,但手里的刀子却没有半点的凝滞,虽说人和动物是有区别的,但在血管以及神经上,却很少有较大的区别,尤其是在腿这样的一个部位上,更是几乎没有区别。

    “伤口化脓,还有淤血。”

    夏小天皱眉道,伤口明显发黑,化脓,显然不是一天两天了,切开病人的伤口,顿时血流不止,而夏小天却轻巧的避开腿上的神经,在那一片血肉模糊总迅速的找到了伤口里的异物。

    “子弹?”

    夏小天眉毛一挑,拿起一个镊子夹住了伤口里的子弹壳。

    “怎么会有子弹?”

    周围的人们顿时大吃一惊,不过还是有人说道:“应该不是子弹,子弹怎么会有毒呢?”

    “啪嗒!”

    夏小天猛地一下夹出血肉里的子弹壳,将那子弹壳扔到了地上,而金黄色的子弹壳,此时却有些发黑。

    “子弹上抹了毒药,还好避开了神经,药效不大,不然的话,你的腿可能真的要废了。”夏小天轻描淡写的道,但这一句话却在人群里犹如石破天惊!

    真的是子弹!

    还是抹了毒的子弹!

    “医生,救我,我不想瘫痪!”病人这个时候终于害怕了,而夏小天听见这句话,却罔若未闻,不经意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瓶子,对着病人的伤口就倒进去一些白色粉末。

    “啊!”

    “疼!”

    那些粉末接触到血肉的一刹那,顿时引起了病人“啊”的一声惨叫!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