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五章 欺人太甚
    第七百一十五章欺人太甚

    三天后。

    江北市国际酒店。

    夏小天和江养心,冯志远三个人来到了酒店门口,只不过,这一次的西医代表本来是李院长,却意外的换成了江养心的老对头,江别林的外公,冯志远。

    “你们是?”

    门口负责接待的服务员道。

    “江海市医学代表。”冯志远道。

    “哦。”

    服务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给他们登记了入住信息。

    “冯志远,江养心!”

    突然间,不远处,几个穿着西服的人笑眯眯的走过来,冲着冯志远和江养心两个人的肩膀拍了一巴掌:“你们两个又来了,我就知道,这一次代表江海市的医学代表肯定又是你们两个。”

    “刘庆东。”

    冯志远和江养心抬了抬眼皮,脸色一变。

    “怎么,看到我不开心?”被叫做刘庆东的人哈哈大笑,冲着身后的几个人道:“他们两个就是我给你们说的江海市的医学代表,每一年都来,每一年都输,没有一年赢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江海这么多年没有出过一个人才,每年都是他们两个,就算是输也从来没有换过人,真是孜孜不倦!”

    “刘庆东,你怎么说话的?”冯志远的脸色当即就变了,他和江养心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被别人当着几个年轻人的面数落,怎么也拉不下这个脸。

    “怎么,敢输还不敢认?”刘庆东皮笑肉不笑的道。

    “刘庆东,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说话不要太过分了。”哪怕是江养心这个时候也忍不住的出口道,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啊,哪里过分了?”刘庆东冷笑一声,冲着身后的几个人一摆手道:“你们几个人记住他们俩,江海的医学代表,年年来,年年输,江海真是无人可用啊!”

    “老师你放心,今年我一定不会让白来的!”一个年轻人冷嘲热讽道。

    “哼,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还有脸来参加医学大会的,也不嫌丢人!”另一个年轻人一脸不屑的道。

    几个人一唱一和的,完全不把江养心和冯志远放在眼里,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今年可能会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刘庆东冷笑道。

    “以前我们年年来,年年输,但今年来,是为了看你们输!”

    “恩?”

    听见这句话,刘庆东下意识的看了过去,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像是个大学没毕业的毛头小子,顿时有些不快的道:“小家伙,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们前辈之间的交流,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

    “当我的前辈,怕你还不够资格。”夏小天眯眼一笑,刚才那个突兀的声音就是他。

    哪怕他的脾气再好,看着一群人对江养心和冯志远冷嘲热讽,他也有些忍不下去。

    “口气不小!”刘庆东顿时皱眉道:“江养心,冯志远,这就是你们带来的人?我看你们江海的医术没什么长进,吹牛的本事倒是不小,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我们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小跟班的插嘴了?江养心,冯志远,管管你们的人!”

    “就是,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我们老师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

    “你们江海不会输不起,要靠这种耍嘴皮的本事来逞能吧?”

    刘庆东的几个徒弟顿时跟着一阵冷嘲热讽,气的冯志远和江养心直哆嗦,最后,冯志远气的伸手一指道:“刘庆东,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刘庆东嘴角一撇道:“他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当他的前辈,我还不够资格?如果连我都不够资格,试问江北省,还有谁有资格?”

    “当他的前辈,你还真的不够资格。”江养心摇头一笑道:“刘庆东,你以为他是什么身份?我的学生,我的小跟班?”

    “不是么?”刘庆东撇嘴道,一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能有什么身份?

    “他是这一次我们江海市的医学代表。”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听见这句话,刘庆东做出一个扩耳的动作:“江养心,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你们江海就算真的没人可用,也不至于让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屁孩来当医学代表吧?我说江养心,撒谎也撒的像一点,别拿你的小跟班来糊弄人。”

    在刘庆东的眼里,夏小天顶多不过是个小跟班,小助手,至于什么医学代表,根本就是撒谎骗人的。

    “我没有撒谎。”江养心笑着道:“他的的确确是我们江海市的中医代表,也是我们江海中医公会的会长,夏小天。”

    “谁?夏小天?没听过。”刘庆东嘴角一撇,根本没当回事。

    “那你听没听过前段时间,江海有一个人独战三大门派,把三大门派赶出了江海?”说到这里的时候,江养心的腰杆猛地一下挺直了许多:“要是你没听过,那你有没有听过前段时间百名中医联名求他出山,把天门十八针的传人朴望天三回合大败赶回h国的事?”

    “没听……”一句话说出口,刘庆东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一样,不可思议的指着夏小天道:“你是说,他就是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那个少年中医?”

    “不错,就是他!”江养心眼神一厉,像是扬眉吐气的道:“试问,他做的哪一件事,是你刘庆东能做得到的?”

    “哼,那又怎样?”刘庆东依然不服气的道:“那只能说明你们江海无人可用,才让一个小屁孩大出风头,如果遇见我,哪里还有他的事?”

    “刘庆东,吹牛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江养心冷哼一声道:“你觉得这些还不够是吧?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让你知道你凭什么不够资格做他的前辈!”

    “还有什么?”刘庆东冷笑一声,一脸的不屑。

    “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的秦天下?”江养心语气一冷的道。

    “当然记得。”

    刘庆东冷笑道:“三十年前,秦天下名震天下,我怎么会不知道?”

    “秦天下,是他的师傅!”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