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五章 一秒三针
    第七百零五章一秒三针

    “小天,你说的可是三十年前的杨擎苍?”

    江养心神色一动,似乎想到了三十年前的某一个人。ggaawwx

    “对,就是他。”夏小天点头道。

    “你是杨擎苍的徒弟?”江养心脸色猛地一变。

    “你认识我师傅?”银发少年好奇的看了过来:“三十年前我师傅的确来过华夏,和秦天下交过手,可惜惨败,看样子他也和你交过手?”

    “没有。”

    江养心苦笑一声,摇了摇头道:“想当年你师傅名震华夏,一手天门十八针挑战天下名医,只可惜败在秦天下手中,便从此渺无音讯,却不料去了国外,还教出你这样一个徒弟,输给他的徒弟,不丢人。想必你师傅在国外也声名鹊起吧?”

    “哼,我师傅乃是国手!”

    银发少年冷哼一声,一脸的骄傲。

    “国手杨擎苍?”有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喊了出来。

    “杨擎苍不是华夏人么?怎么会是h国的国手?”有人好奇的问道:“我听我师傅提起过,三十年前杨擎苍名震华夏,怎么成了h国的国手了?”

    “杨擎苍是什么人?”夏小天好奇的问道。

    他只知道天门十八针,以及天门十八针的创始人杨济时,但从未听过杨擎苍的名字。

    “秦天下没有告诉过你当年和他一战的杨擎苍么?”银发少年咬了咬嘴唇道,这对他以及他师傅来说,都是一辈子的耻辱。

    “没有。”

    夏小天摇了摇头:“输给他的人太多了,如果每一个输给他的人,他都告诉我的话,恐怕讲这二十多年也讲不完。”

    “夏小天!”

    这一句话让银发少年的脸色猛地一变,像是受到了天大的耻辱一样!

    “杨擎苍的确是华夏人。”江养心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道:“当年他三十多岁名震华夏,乃是明代名医杨济时的传人,凭借一手天门十八针挑战天下名医,只可惜,惨败在秦天下的手中,从此一蹶不振,渺无音讯,我还以为他归隐山林,从此不再露面,却不料,去了国外,依然名震h国,还成了国手。”

    “哼,我师傅早已和华夏没有关系,这一次我带着天门十八针,就是要一雪前耻,赢了秦天下的亲传弟子,夏小天!”

    银发少年一开口就是浓浓的一股深仇大恨,但夏小天却丝毫没有在意:“莫说是你,就算是你师傅带着天门十八针卷土重来,我也照样让他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三十年前,你师傅败在我师傅手里,三十年后,你也一样会输在我手里。”

    自信!

    浓浓的自信,但却没有一个人认为夏小天是大放厥词。

    当银发少年带着天门十八针横扫江海的时候,无人能敌,但夏小天两个回合,一胜一平,尤其是第二回合之后,还有谁敢轻视夏小天?

    但银发少年的天门十八针,还是让一群人倒吸一口冷气。

    无论是行针还是认穴,饶是和夏小天比也不遑多让。

    “大言不惭,用你手里的银针说话!”银发少年话音刚落,手中银针再一次极快的刺在病人的后背,或刺,或挑,或捻,每一下都似乎带着一股磅礴之力!

    “如果不是遇见我,你的天门十八针,这一次恐怕是无人能敌。”夏小天丝毫没有贬低银发少年的天门十八针,甚至,他还认为天门十八针的技巧非常之独特,莫说是在江海,哪怕是放眼华夏,也会有天门十八针的一席之地。

    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夏小天。

    “针来!”

    夏小天右手一扬,黑色盒子无风自开,挑出一根银针,将其消毒,夏小天脱下病人的上衣,猛地一下刺入他的穴位。

    这一针,平淡无奇,甚至没有一点的出色。

    看见夏小天的行针,在场的人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不止是他们,就连江养心和江别林也愣在了当场。

    “小天,你这是?”江养心忍不住的开口道。

    别人能看得出这一针的平淡无奇,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完全不是夏小天的风格,甚至不如扁鹊神针的万分之一!

    “唉,这一局怕是夏小天要输!”

    看见夏小天的行针,有人忍不住的叹气道。

    “别急,第一针可能是夏小天故意放水。”有人自我安慰道。

    在人们的讨论中,夏小天不慌不忙的扎出了第二针,依然是平淡无奇,找不出一丝的特别之处,别说是夏小天,就连台下的他们也可以做到。

    “什么狗屁扁鹊神针,这就是扁鹊神针?”有人忍不住的冷嘲热讽道。

    “该不会是被天门十八针吓到了吧?这上面破针法啊,还不如我的针法好!”

    “这不是扁鹊神针。”江养心虽然不知道夏小天想做什么,但还是开口解释道:“可能小天用的是另一种针法。”

    “屁的针法!”

    有人冷笑道:“如果这也算针法,那天门十八针岂不是天下无敌了?亏我还把所有希望放在他的身上,这一局,夏小天必输无疑!”

    “看样子是要输了!”

    有人摇头道:“这针法毫无踪迹可寻,平平无奇,就连我医馆内刚刚学医三个月的学徒都可以刺的出来,针王,你当初真的是在针法上输给了他?”

    “没错,他的确是在针法上赢了我,只不过,当初他用的是扁鹊神针。”江养心解释道:“尤其是那一招以气灌针,恐怕连天门十八针都要避其锋芒!”

    “那他为什么不用扁鹊神针?”有人问道。

    “哼,还不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有人冷哼道:“真以为随随便便用个针法就能赢了别人的天门十八针,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

    “梁静茹呗,还能是谁,你们没听过梁静茹的那首《勇气》么?”有人开始冷嘲热讽。

    “闭嘴!”

    听见最后一句话,江养心终于忍不住的脸色一变!

    但夏小天却始终不受他们的影响,手里的银针依然一根一根的刺在病人的穴位上,但手法却从一开始的极其缓慢,变得慢慢快了起来,到了后来,甚至快的让人看不清他手里的银针,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病人的后背密密麻麻扎满了一背的银针。

    “一秒三针?”

    江养心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