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天门十八针
    第七百零四章天门十八针

    两个字,格外的刺眼。ggaawwx

    任谁都没有想到,银发少年的药方上会只写两个字。

    没病!

    这两个字就像是一巴掌一样,狠狠的扇在了一群人的脸上!

    “朴望天,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有人忍不住的反驳道:“他明明脸色那么差,怎么可能会没有病?”

    “就是,不可能!”

    哪怕是真的,他们也绝不承认!

    “聒噪!”银发少年脸上一冷道:“难道你们觉得我会和夏小天串通好来骗你们么?更何况,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骗?”

    短短的一句话,打的一群人的脸都快肿了!

    “万一是你们两个人都错了呢?”有人小声道。

    但这一句话说出来,一群人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夏小天一个人错有可能,朴望天一个人错也有可能,但两个人同时出错,怎么可能?

    “你们永远只会盼着别人出错,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你们永远赢不了我和夏小天的原因。”银发少年冷声道:“你们和我之间的差距,远远不是你们可以想象的。”

    银发少年的一句话,顿时让全场鸦雀无声。

    一直没有说话的夏小天也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口道:“人最怕的不是错,而是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

    “他真的没有病?”有人小声问道,一脸的不相信。

    “是的。”

    银发少年点头道:“就像夏小天说的一样,这只是病症中的一种假象,会迷惑人的眼睛,但迷惑不了他的脉搏。不然为什么会有望闻问切四诊,而不是只有望?”

    一群人恍然大悟,面有愧色。

    “这一局,我们平手。”夏小天看了银发少年一眼道:“第三个回合,我们比什么?”

    “我听说你最擅长的是针灸。”银发少年挑衅的看了夏小天一眼:“第三局,我就挑你最擅长的针灸来比,这是最后一局了,前两局,一胜一平,如果这一局你赢了,我今晚就会离开江海,但如果这一局我赢了,我们择日继续,直到分出胜负。”

    “让你的手下给你买好今晚的飞机票,晚上天气冷,回去的时候记得多穿几件衣服。”夏小天淡淡的回了他一句话。

    “哼,不一定!”

    银发少年毫不退让的冷哼一声,拿出了自己的银针盒子。

    “来之前,我已经特意请了两位患者,我们依次给他们针灸。”银发少年一拍手,立刻就有两个人推着轮椅从船尾走了出来。

    轮椅上的两个人看起来面黄肌瘦,脸色紧张,或苍白,或蜡黄,每一个都似乎病情已久,瘫痪了很久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年龄相仿,病情相似,就连生病的时间也相差无几。”银发少年看了看夏小天道:“你选一个,我选一个。”

    “好。”

    夏小天随手一指,选了一个病人:“就他了。”

    “好,剩下的归我。”银发少年迈步朝着病人走去,打开针盒,拿出了自己所用的长针。

    三寸六分毫针,针身较细,针尖如蚊虻的口器一样尖锐。

    “九针里面的毫针?”有人立刻喊了出来。

    “什么是九针?”有人问道。

    “你连九针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中医啊?”那人一脸鄙视的道:“《黄帝内经》中《灵枢·九针十二原》记载九针之名,各不同形。一曰镵针,长一寸六分。二曰员针,长一寸六分。三曰缇针,长三寸半。四曰锋针,长一寸六分。五曰铍针,长四寸,广二寸半。六曰员利针,长一寸六分。七曰毫针,长三寸六分。八曰长针,长七寸。九曰大针,长四寸。”

    “那毫针呢?”

    “《灵枢·九针论》云:七曰毫针,取法于毫毛,长一寸六分,主寒热痛痹在络也。又形容其治针之形令尖如蚊虻喙。”

    那人信手拈来,像是熟读《黄帝内经》一样,只不过,听到他们的对话,银发少年却是冷笑道:“九针早已经被新九针代替了。”

    “新九针?”

    “孤陋寡闻。”银发少年冷哼一声道:“磁性圆梅针、毫针、梅花针、三棱针、铍针、锋勾针、鍉针、鑱针、圆利针、火针,是为新九针。”

    银发少年的一席话,说的一群人老脸一红,作为一个中医,竟然还不如一个国外的少年懂得多。

    当真是让不少人脸红的不敢抬头。

    银发少年掀起病人的后背,右手三根手指夹针,其余两根手指微微翘起,出手极快的在患者的后背处连续扎针,只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迅速的刺在患者后背七八根银针。只不过,他和夏小天见识过的中医完全不一样,其他人是单手持针,一针扎进,再刺一针,但他偏偏不同,是用两只手同时出针,认穴之准,扎针之快,饶是和夏小天比也丝毫不见逊色。

    “天门十八针?”

    见到银发少年的手法,夏小天不禁惊呼道。

    “你也认识天门十八针?”银发少年略显惊讶,眼睛里还带着一丝骄傲。

    “小天哥,什么是天门十八针?”江别林好奇的问道。

    他只看得出银发少年的出针之快,手法之奇特,但什么针法他却是看不出来。

    “天门十八针失传已久。”夏小天眯了眯眼睛道:“是明代太医院御医杨济时所创,只不过,早已失传,却不料,传到了国外人的手中。”

    “杨济时?是写出下针八法的那个杨济时么?”有人惊呼道。

    “对。”

    夏小天点头道:“这个针法我也不曾见过,只不过,听我师傅曾经提起过,三十年前,有人从国外漂洋过海前来挑战他,用的就是天门十八针。”

    “那个人,就是我师傅!”银发少年猛地出声,却是吓了所有人一跳:“夏小天,我这一次前来,就是为了用天门十八针一雪前耻!三十年前,秦天下赢了我师傅的天门十八针,今天,我就要用这天门十八针赢了你,踏平华夏!”

    “果然是你。”

    夏小天眼睛一眯:“天门十八针,你果然是他的徒弟!”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