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他没有病
    第七百零三章他没有病

    “第二局比什么?”

    夏小天淡淡的看他一眼。ggaawwx

    “比开方。”银发少年一脸挑衅:“如果这一局还是你赢,第三局我们就不用比了,从此以后我朴望天永不踏足江海市。”

    “哦,你叫朴望天啊!”

    夏小天似乎这个时候才听见银发少年的名字,听见这句话,银发少年的脸色猛地一变。

    十几年来他纵横国内,踏平江海,却头一次如此的被人轻视!

    “我会让朴望天三个字永远成为你忘不掉的名字。”朴望天脸色冰冷的看了夏小天一眼,迈步走到桌前,提笔写下了他的药方。

    “我也会让夏小天三个字成为你的噩梦!”

    夏小天丝毫不让,这个时候不是弘扬谦让美德的时候,他代表的不止是夏小天,更代表着江海,以及华夏的中医界!

    有些时候可以谦让,但有些时候,一步也不能让!

    “你们说这一局谁会赢?”

    看着夏小天和银发少年两人提笔写着药方,在场的一群人忍不住的猜测道。

    “还用问么?当然是夏小天了!”有人理所当然的道:“朴望天半个月内踏平江海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回合就败给夏小天?”

    “不一定。”

    有人摇头道:“第一局是朴望天主动认输,如果他不肯认输的话,两个人顶多算是平局,第二局我看未必,能半个月踏平江海的人,岂能是善茬儿?”

    “什么主动认输,他用金丝线,夏小天用绳子,谁胜谁负,一眼就能分辨,他不认输又能怎么样,还不是死撑着?”

    “我觉得这一局朴望天会赢。”有人撇了撇嘴巴道:“你们没见过朴望天当初是怎么两回合大败针王江养心的,无论是针灸,还是开方,都让针王江养心输的一塌糊涂,夏小天虽然也赢过江养心,但他哪有朴望天赢的那么干脆?”

    台上的两个人在写着药方,台下的一群人却为谁胜谁负争论个喋喋不休!

    江养心的脸色却一变再变!

    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他,才清楚这个银发少年的恐怖之处!

    “好了!”

    朴望天右手一顿,收起了手里的笔,

    “我也好了。”

    夏小天笔尖一顿,将手里的药方抬了起来,只不过,两个人这一次开的药方是开给同一个病人,也就是之前银发少年随手选的那个人。

    只有同一个病人,两人开的药方才能分出高低。

    “我来念吧,小天哥。”江别林主动上前,从夏小天的手里接过了药方,只不过,当他信心满满准备要念的时候,却突然脸色猛地一变!

    “小天哥,这……”江别林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怎么了,快念啊!”台下有人催促道。

    “该不会夏小天什么也没有写吧?”又有人笑道,显然他自己也不相信。

    但是江别林却迟迟不肯念,反而瞻前顾后,似乎在害怕什么,又似乎在犹豫什么。

    “念吧。”

    夏小天大手一挥,一点也不见犹豫。

    “快念!”

    台下有人不停的催促道,江别林的举动成功的勾起了他们的好奇心。

    “好!”

    江别林深吸一口气,像是豁出去了一样,张口念出了四个字:“他没有病!”

    “什么?”

    这一句话说出口,台下举座皆惊!

    “江别林,你没有看错吧?”台下有人忍不住的喊道,夏小天写了那么大会儿,就写了四个字?

    “夏小天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台下又有人喊道,显然没有人相信夏小天会在这种时候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夏小天淡淡的道:“我可以为我写出的药方负责。”

    胡闹!

    简直是胡闹!

    在台下一群人看来,夏小天根本就是胡闹,就算没有病,你也要找出一些别的小毛病啊,人家朴望天万一写出书面小毛病,你说没有病,这不是打你自己的脸么?

    再说了,人活一辈子,谁的身上还或多或少没有点儿小毛病?

    “你确定他没有病?”一直没有说话的朴望天突然笑着道:“夏小天,你难道没有看出来他是阳火旺盛,肝脉不通,体内有疾么?”

    “看出来了。”

    夏小天淡淡的道:“他脸色发红,眼有血丝,嘴角干裂,下巴长痘,红色主热,按照常理推断,他的确是阳火旺盛,肝脉不通。正常来说,阴虚阳火,脾胃不调,应该服用银耳、百合、金针菜、莲子心、黄鱼等生津养阴、清心降火的食物方可治。”

    “那你又为什么说他没有病?”朴望天眉梢一挑,似乎在挑衅。

    听见朴望天的这句话,台下一群人唉声叹气,这一局怕是夏小天要输了,很明显,扑望天这是主动来找茬儿了。

    别说是朴望天了,就连他们也看出病人的脸色发热,属阳火旺盛了,更别提还是把过脉的夏小天了,他们都看得出来,为什么夏小天看不出来呢?

    “我说他没有病,自然是没有病。”夏小天丝毫不慌的道:“你们看到的只是他的表象,在医学上有一种病症叫做假象,有了病情的症状,却不一定得了这样的病,他只是肝脉一时不通,根本无需用药,只要过些时日自然会好,何须开方?”

    “胡说八道!”

    台下有人忍不住的呵斥道。

    “什么假象不假象的,片面之词,根本就是无理取闹!”又有人咬牙切齿的道,夏小天这不是代表他一个人,而是代表江海,这种时候,哪里轮的到他来胡闹?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有人叹气道:“在这种时候耍小聪明,只会毁了自己。”

    “唉,他还是太年轻,我们根本不应该把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哗众取**!”

    台下几乎是一面倒的在反驳夏小天,听着台下那群人的话,江别林气的满脸通红,刚想要跟他们争论一番,却被夏小天挥手打断。

    “不要跟他们吵。”夏小天摆手道:“和他们吵只会拉低你的智商,然后他们还会用他们低智商丰富的经验来打败你。”

    “夏小天,你说什么?”

    “你说谁低智商呢?”

    眼看着夏小天要输,立刻就有人出来冲着夏小天吼了起来,但夏小天丝毫没有在意他们,而是看向银发少年道:“亮出你的药方!”

    “真要看?”

    银发少年挤眼一笑,亮起了自己的药方,上面却赫然只写了两个大字。

    没病!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