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隔空诊脉
    第七百零一章隔空诊脉

    霸气十足,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反驳。ggaawwx

    夏小天以一己之力,独战三大门派挑战,陆诗雅宣布三大门派从今以后永不踏足江海的事迹,有几个人不知道?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银发少年淡淡的看他一眼:“不过,你还记得这一次的赌注么?”

    “当然记得。”

    夏小天颔首道:“如果我输,从今以后,中医界再无夏小天,如果你输,永世不得踏足江海。”

    “好!”

    银发少年伸手示意:“请!”

    “不急。”夏小天摆了摆手道:“既然是一决胜负,不如当着所有人的面,不然我怕我赢的胜之不武!”

    “可以。”

    银发少年点了点头,冲着身后的光头一摆手道:“靠岸。”

    “是,少爷!”

    光头退后几步,缓缓将船靠岸:“应夏小天要求,这一次的比试,你们都可以观看,但绝对不可以影响他们,违反者,一律赶下船。”

    “好!”

    一群人立刻答应,这半个月以来,银发少年算是出尽了风头,三招败江养心,一招败中医院院长,两招败江别林,但那只是传说,除了那些输给银发少年的人之外,根本没有人见过他出手,这一次,夏小天主动让他们上船观看,他们哪有拒绝的道理?

    “小天,不可轻敌。”上船之后,江养心一脸凝重的告诫道。

    “我会的,江老前辈。”

    夏小天点头道:“医无前后,达者为先,我从不轻视任何人。”

    “小天哥,我给你当助手。”江别林主动上前,要给夏小天当助手,不过这一幕,却是让在场的人们一阵惊讶。

    针王江养心的长孙,江别林,竟然主动给夏小天当助手?

    不知不觉间,夏小天的地位再一次水涨船高。

    “夏小天,可以开始了么?”银发少年拿出一个黑色箱子,摆在了桌上,里面有银针,白布,酒精,白纸,还有毛笔。

    “可以。”

    夏小天点了点头,伸手打开了黑色箱子,几乎没有一丝的区别。

    针灸,白布,酒精,唯一有一点区别的是,夏小天的是三寸铜针,而不是银针。

    “我们韩医讲究望闻问切,还有开方,行针,想必你们中医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区别吧?”银发少年不声不响的道。

    “自然没有区别。”

    夏小天看了他一眼:“端午节我们放假纪念屈原,你们不也纪念么?”

    银发少年脸色一变,最近h国恰好和华夏在争论屈原和端午节的归属,夏小天的这一句话,无疑是在告诉他,不止屈原和端午节是华夏的,就连韩医也是。

    “阿西吧!”

    银发少年还没说话,他身后的光头就忍不住的喊了起来。

    “夏小天,如果你只会占嘴上的便宜,那就太让我失望了。”银发少年冷冷的看了夏小天一眼,随手拿起一根金色丝线道:“你认识这是什么吗?”

    夏小天没有理他。

    “今天我们第一回合比把脉。”看见夏小天不说话,银发少年随手指了一个人道:“你来,我给你把脉。”

    “好。”

    那人毫不犹豫的上前,把手递给了银发少年,但他却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把脉不需要用手,只要它就可以了。”

    说着话,银发少年将金丝线系在了那人的手腕上,看见他的动作,立刻有人惊呼:“隔空诊脉?”

    “没错!”

    银发少年一脸骄傲的道:“就是隔空诊脉,我要让你们看一看,什么才是伟大的韩医!”

    隔空诊脉!

    在场的人们一片惊叹,银发少年的脸上越发的得意,他之所以今天一出手就是隔空诊脉,就是为了给夏小天一个下马威。

    也故意的想让这群华夏人知道一下什么叫伟大的韩医!

    “扑哧!”

    江别林忍不住的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银发少年眉头一皱:“你觉得隔空诊脉很可笑吗?你们江海无人做的到,可不代表别人做不到。”

    他把江别林的笑声当成了挑衅。

    “你误会了。”江别林忍着笑摇头道:“我不是觉得隔空诊脉可笑,我是在笑你那句江海无人做的到。”

    “哦?哪里好笑?”银发少年冷笑道:“半个月内,我踏遍你们江海中医界,可从未见过有一人敢用隔空诊脉。”

    “你真的是太无知了。”

    江别林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难道不知道小天哥当年就是靠一招隔空诊脉一战成名的么?在他面前和他比隔空诊脉,真实班门弄斧!”

    “哈哈哈!”

    在场的人一片哄堂大笑,不少人当初可是见过夏小天在江家用隔空诊脉一战成名的。

    “当真?”

    银发少年半信半疑的道:“夏小天,你也会隔空诊脉?”

    “会一点。”

    夏小天点了点头:“十岁那年,我师傅就教会我隔空诊脉了,不过,金丝线太简单了,不如就随便找一根绳子把!”

    “什么?”

    银发少年脸色一变:“随便找一根绳子?”

    隔空诊脉有多大的难度,他不会不知道,别说是绳子了,就连金丝线和银丝线以及铜丝线之间,都有天壤之别。

    人的脉搏千变万化,就是亲手把脉也很难分清什么是虚脉,实脉,滑脉以及浮脉,一丁点的区别,结果便是差之千里。

    更何况,还是用一根绳子隔空诊脉?

    “对。”

    夏小天毫不在意的道:“你的话,送给你,区区弹丸之地,也敢扬言踏平我江海,今天我就让知道一下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好!”

    一群人不禁拍手鼓掌!

    “哼,我就看你是装腔作势,还是真有本事!”银发少年冷哼一声,将金丝线拉开,人退到船后:“夏小天,到你了。”

    “就你吧。”

    夏小天随手一指,指向了银发少年身后的光头。

    “阿西吧,你要选我?”光头一脸惊讶,不光是他,就连在场的一群人都不禁吓了一跳。

    夏小天选谁不好,非要选银发少年的手下?

    “不用废话,就是你。”夏小天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绳子,扔到了光头的手里:“自己系到手腕上。”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