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 再也不见
    第六百六十六章再也不见

    “喂?”

    “喂,天哥,听得到吗?”对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似乎还有嘈杂,不过光是听声音,夏小天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了:“听得到。ggaawwx”

    “是我啊,天哥,我是扬子!”

    对面的声音显得格外激动,听见这个声音,夏小天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知道是你,总算知道给我打个电话了?”

    “这不是一直没有信号么。”扬子笑的很是尴尬:“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公用电话,***,这边电话可贵了,一分钟要我十块钱。”

    “这点钱不算什么,回来我给你报销。”夏小天忍不住的笑了:“你们最近怎么样,还在亚马逊还是换了个地方?”

    “换了,早换地方了。”扬子道:“那里太凶了,天哥,你是不知道我们这几个月是怎么熬下来的,天天提心吊胆,大半夜还有森蚺偷袭我们,要不是霜儿姐反应快,我们恐怕就被森蚺给吃了。”

    “森蚺是什么?”夏小天疑惑道。

    “亚马逊森蚺,世界上最大的蛇,六米长,二百多公斤啊,天哥,你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平时吃什么,它平时连两米多长的凯门鳄都吃!”

    哪怕只是听扬子的声音,夏小天也听出一股子后怕的语气。

    “有人伤亡吗?”夏小天沉默了几秒钟后道。

    “有。”

    扬子的语气也一下子低落了:“死了十几个同伴,我们当初来的八十多个人,现在只有六十多个了。”

    “还要训练多久?”

    夏小天语气有些萧索道。

    他虽然早就知道这一次的训练,必然会有人伤亡,但却没有想到,会在短短几个月就死了十几个同伴。

    “结束了。”

    扬子道:“霜儿姐说亚马逊的训练已经不再适合我们了,后来我们去了非洲,在撒哈拉沙漠又训练了一个月。”

    “撒哈拉沙漠?”

    听见这几个字,夏小天的眉头一下子拧成了一个疙瘩,他就算地理知识再差,也知道撒哈拉沙漠是一个怎样恶劣的环境。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那些职业探险的人去了也是十死九生,更何况是临时转移的他们?

    “对。”扬子道:“这地方简直不是人待的,就连霜儿姐也晕倒了好几次,要不是及时找到了水源,恐怕我们一个都活不下来。”

    扬子的话听起来轻描淡写,但夏小天知道,真正的危险绝不是他这几句话轻描淡写就能说出来的。

    “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们接风洗尘。”夏小天沉默了很久,才说出这么一句话,他想说的话有很多,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说再多也弥补他们这些日子里吃过的苦。

    “今晚的飞机,明天我们就回国。”提到回国的时候,扬子的情绪似乎才一下子高昂起来了:“天哥,回去的时候,你一定得请我们大吃一顿,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我都快几个月没吃过一块熟肉了,都是生的,他***,还有血丝,难吃死了。”

    “回来想吃什么都有。”夏小天眯眼一笑。

    “不说了,天哥,话费可贵了,霜儿姐让我挂电话呢,对了,悄悄跟你说,天哥,我好几次看见霜儿姐半夜里看着你送她的保温杯和小瓷瓶发呆呢!”

    电话那头传来扬子的偷笑声,但他话音刚落,就听见一阵呵斥声:“就你话多!”

    “你让霜儿接电话。”听着霜儿那冰冷的声音,夏小天忍不住的一笑。

    “说。”

    霜儿的话依然简单明了,一个字不愿意多说。

    “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

    “我接你。”

    “不用。”

    “想我了没有?”

    “没有。”

    两个人的对话非常快,像是对好了剧本一样,听见霜儿的话,夏小天翻着白眼道:“说一句想我了你会死啊?说,你想我了。”

    “事实上,并没有。”

    霜儿依然十分倔强,拒绝的干脆果断。

    “等你回来,非得打你屁股三百下!”夏小天气的直咬牙,没想我还半夜悄悄对着我送你的保温杯和小瓷瓶发呆?

    骗谁呢?

    “你打不过我!”

    “啪嗒”一下,不等夏小天说话,霜儿十分干脆的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夏小天一脸的郁闷。

    这丫头,脾气越来越大了。

    “天哥,是扬子要回来了?”叶良辰眼巴巴的看着夏小天道。

    “对。”夏小天点了点头。

    “霜儿姐也要回来了?”叶良辰眨巴着眼睛道。

    “对。”

    夏小天奇怪的看着叶良辰,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那个,霜儿姐回来,你能不能跟他商量一件事?”叶良辰咳嗽一声,十分尴尬的道。

    “什么事?”

    “下次打我的时候,能不能下手轻点?”叶良辰一脸阴影的道:“我现在听见霜儿姐的名字,浑身都是疼的!”

    “不能。”

    夏小天憋着笑摇头,可见霜儿给叶良辰留下了多深的心理阴影。

    “我走了。”

    夏小天和叶良辰你一句我一句的,陆诗雅突然从**上站了起来道。

    “要走了么?”

    忽然间,夏小天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陆诗雅呢。

    “恩。”

    陆诗雅点了点头。

    “我送你。”说着话,夏小天从**上就要起来,

    “不用。”

    陆诗雅摇头拒绝:“我自己走,以后我们也不会再见了,何必要送?”

    “万一以后还有再见的机会呢?”夏小天笑着道。

    “不会了。”

    陆诗雅一脸绝对的道:“从今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就像从来没有见过一样。”

    突如其来的一段话,让夏小天一脸的莫名其妙,昨天她还抱着他,又是亲他又是摸他的,怎么一眨眼就要像从来没有见过一样了?

    女人啊,为什么总是那么善变?

    “呃……”夏小天一阵无语的道:“那你的九阴之脉……”

    “不用你操心。”

    陆诗雅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我是死是活,和你夏小天没有关系,我也不需要你的九阳之脉,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见!”

    话音落下,陆诗雅的身影消失不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头雾水的叶良辰忍不住的看向了一头雾水的夏小天道:“天哥,这是怎么回事?她,她是不是吃霜儿姐的醋了?”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