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 情花毒
    第六百六十二章情花毒

    “怎么了?”

    听见这一声惨叫,就连夏小天也被吓了一跳。ggaawwx

    “疼!”

    叶良辰疼的浑身直抖,头上冒出一层层的冷汗。

    “一个男人,这点疼都忍不了?”陆诗雅直皱眉头:“如果你不是个男人的话,我就给你用麻沸散。”

    “不,不需要!”

    叶良辰强咬着牙逞能道。

    “这是梨花针法?”江别林好奇道。

    “对。”

    陆诗雅点点头。

    “梨花针法?”台上似乎有人听说过这种针法,当听到这四个字的一刹那,顿时猛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失传了上百年的梨花针法?”

    “不是吧?梨花针法不是失传了吗?”

    “清朝女名医曾懿的梨花针法?”

    似乎真的有人知道这梨花针法的来龙去脉,似乎还非同小可,只不过,听着一群人讨论的梨花针法,夏小天倒是一脸茫然。

    他从未听说过还有梨花针法这么一个名字。

    “梨花针法是什么针法?”夏小天好奇的看着江别林道。

    “孤陋寡闻,连梨花针法都不知道。”旁边李长老冷嘲热讽道:“你是不是连曾懿是谁也不知道?亏你还是秦天下的弟子,真给他丢人!”

    “就是,秦天下的弟子连梨花针法都没听过?”

    “我还真不知道曾懿是谁。”夏小天倒是很诚实的点头道:“况且,知不知道和我的医术有什么必然的关联么?你们听说过,不一样输给我了?”

    “你……”

    一句话呛的几个人哑口无言,是啊,他们就算听说过又怎么样?

    还不是输给夏小天了?

    “小天哥,曾懿是清朝一个很有名的女中医。”江别林笑着道:“历史上有名的中医很多,但是有名的女中医却很少,曾懿算是女中豪杰,医术精湛,她写的《古欢室丛书》尤为出名,而且曾懿也是华夏古代十大女名医其中之一。在我国古代既通达医理,又有行医救国思惟的女中医不多,而其中当以曾懿为最超卓。”

    “是么?”

    夏小天惊讶道:“还真是女中豪杰。”

    “只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她最出名的是针法。”江别林接着道。

    “就是梨花针法?”

    “对。”

    江别林点头道:“没想到,失传了上百年的梨花针法,竟然没有失传,而是传了下来。”

    “你们以为的失传,只是你们不知道传给了谁而已,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名扬天下,或许他们只想简简单单的救人。”夏小天笑着道:“如果不是我,你们谁会想得到扁鹊神针也没有失传?”

    “也对。”

    江别林深以为然的点头,如果当初不是有人认出了夏小天的扁鹊神针,谁会想得到,失传了几百年的扁鹊神针会再现人间?

    “啊!”

    他们谈话的时候,叶良辰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不过从头到尾,夏小天都只是静静的看着,没有多说一句话。

    行医救人跟开车是一样的,谁也不喜欢有人在自己身边指手画脚的。

    “十分钟到了!”

    苏叶突然开口道,提醒陆诗雅时间到了。

    “还差一点。”陆诗雅深吸一口气,这一次,她单手夹针,猛地一下夹起八根银针,迅速的在苏叶的脖子和胸前,后背的八个穴位上刺了下去。

    这一次,叶良辰的惨叫声更大了。

    “不用喊了,不会疼了。”

    陆诗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掰开他的嘴巴,往他嘴里塞了一颗黑色的药丸。

    “呼!”

    这一颗药丸吃下去,叶良辰长出了一口气。

    “妈的,疼死我了。”叶良辰大呼小叫的,但他身上的红色疹子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就连之前破掉的脓疱,也慢慢的破了一层皮,只留下一个红色的小点。

    “十分钟多了十五秒。”苏叶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怀表,看向陆诗雅道:“比我想象中快了十五秒,不愧是神医门门主的女儿,名不虚传。”

    “比我想象中慢了一分钟。”

    陆诗雅淡淡的道,然后一脸嫌弃的看了叶良辰一眼道:“我身上的毒不会像他这样恶心吧?”

    “不会。”

    苏叶笑道。

    “恶心?哪儿恶心了?还不是因为这个王八蛋?”叶良辰气呼呼的喊了起来:“***,我怀疑这孙子就是恶意报复,故意给我这么恶心的毒。”

    “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报复。”苏叶笑眯眯的道:“你要是嘴巴再臭,我就送你一包更恶心的毒,就算治好了也得留下点证据。”

    “你***……”

    叶良辰那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卷起袖子就要过来跟叶良辰打架!

    “行了,冷静点!”

    夏小天从地上站了起来,瞪了叶良辰一眼,休息了十来分钟,他也总算缓了过来,至少不像之前那样脑袋晕乎乎的了。

    “天哥,我想能死他!”叶良辰红着眼睛道。

    “我也想。”

    夏小天眯眼道:“以后给你这个机会。”

    “你还有九分钟的时间。”苏叶低头看表道。

    “你不用给我计算时间。”夏小天看都不看他一眼道:“这一局从头到尾和你都没有什么关系,输也好,赢也罢,我只想解了陆诗雅身上的毒。”

    “赢了她,你才能征服她。”苏叶笑眯眯的道:“不然陆小姐可不想糟蹋了自己的九阴之脉,和一个输给她的人同枕共眠!”

    “我没想过征服她,如果我想,我的九阳之脉的身份,就不会今天才让你们知道。”夏小天撇了他一眼道:“何况,我征服女人,从不靠别的,只靠脸。”

    “……”

    苏叶被夏小天这句话堵的一阵无语!

    “这是什么毒?”

    几秒钟后,陆诗雅一阵头晕目眩,脸上潮红,耳根和脖子,更是红了一片,就连身子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喘息。

    “情花毒。”

    苏叶的脸上一阵坏笑:“如果他今天解不了你的毒,后果只有一个。”

    “什么后果?”陆诗雅喘气道。

    “和他**。”

    苏叶笑的更开心了。

    “苏叶,你真无耻!”陆诗雅咬牙切齿的道。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