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 丢失的荣誉
    第六百五十六章丢失的荣誉

    砒霜?

    一群人楞了一下,不知道夏小天用砒霜干什么。ggaawwx

    黑色的血块,慢慢的溶解,一点一点的和热水融化在一起,片刻之后,凝固了的黑色血块,再一次变成了鲜血。

    只不过,依然是黑色的。

    “夏小天,你不会让这么多人陪着你看实验吧?”一旁的李长老忍不住的出声冷嘲热讽道,他们仙医门的人这一次输的一塌糊涂,怎么看夏小天怎么不顺眼。

    “你不想看也可以不用看。”

    夏小天抬头看他一眼道:“反正你已经输了,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不如趁早回去看一看,哪一块的地适合种红薯吧。”

    “你……”

    李长老被夏小天气的差点跳起来:“我们还没有输呢!”

    “也对,还有陆小姐。”夏小天眯眼笑道:“你是打算指望陆小姐替你们扳回一局?”

    “哼,你不一定和她比的了。”

    王长老冷嘲热讽的道:“你还是先解了苏叶的毒吧,如果连他的毒你都解不了,你觉得你还有和陆小姐比试的意义么?”

    “也对。”

    夏小天点了点头:“反正输了我都是终生不得行医,中医公会也得解散,对吧?”

    “不对。”

    苏叶摇头道:“输给我,你只是终生不得行医而已,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例外,让你和陆小姐比一次,而且,你的中医公会不用解散。”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听见苏叶的话,夏小天笑道:“不过,我还是喜欢靠自己,而不是别人施舍给我。”

    “那要看你能不能解的了我的毒了。”苏叶一仰头,双手交叉,打了个哈欠道:“要不,我先睡一会儿,你什么时候试验完了告诉我一声?”

    “我看他试验不完了!”

    李长老哈哈大笑道:“夏小天,我要是你,直接认输算了,故弄玄虚有什么意思?最后不还是得输?”

    “不战而败的人是你。”夏小天看他一眼道:“不是我的性格。”

    “你……”

    李长老一句话被夏小天呛的满脸通红!

    ……

    ……

    h国的某一座别墅里,一个四十多岁,穿着白色大褂的中年人,却是拿着一根雪茄,笑呵呵的看着眼前的屏幕。

    屏幕上,恰好是夏小天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瓷瓶,在茶碗里倒进了一些白色粉末。

    “他就是夏小天?”中年人撇了身边的一个老人道。

    “是的,朴先生。”

    老人点了点头,一脸的严肃:“就是这个人,扬言要挑战我大韩医术。”

    “哼!”

    中年人冷哼一声道:“我看他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样的人简直是狂妄自大,就凭他也想挑战我大韩国医,真是可笑!”

    “朴先生可不要小看他。”

    老人一脸严肃的道:“他可是华夏鼎鼎大名的少年中医,据说针法十分了得,还会以气灌针,扁鹊神针,华夏有句老话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朴先生,你知道么?”

    “听说过。”

    中年人点了点头道:“你觉得今天赢的人会是他么?”

    “不一定。”老人摇头道:“但是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如果今天赢的人是他的话,将来对我们大韩医术会是一个威胁!”

    “就凭他?”中年人意外道:“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而已,想要成为我们大韩医术的威胁,恐怕他还不够资格!”

    “朴先生,你可能还不知道他的对手是谁!”

    老人皱眉道:“他的对手是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朴先生,你不会忘了几十年前,我们大韩和神医门,仙医门之间的对决了吧?”

    “就算是赢了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又如何?”中年人不在意的道:“我们也赢过。”

    “他们可都是门派的长老。”老人脸色更加严肃的道:“还有,坐在椅子上的那个人,你可知道是谁么?他是巫医门的副门主,苏叶!”

    “是他?”

    中年人一下子站了起来:“就是那个十六岁就赢了我们韩医会副会长的那个苏叶?”

    “对,就是他!”中年人点头道。

    “这个夏小天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人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从一开始,他就根本没有把夏小天放在眼里。

    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坐在这里,看一场无聊的比试。

    华夏的医术,能和他们大韩国医相提并论么?

    “你还记得,三十年前有一个人挑战你的父亲,朴会长么?”老人看着中年人道。

    “记得。”

    中年人咬了咬牙道:“我父亲学医几十年,在大韩从未一败,却败给了一个华夏人,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也是我一辈子的耻辱。”

    “那个人的名字你还记得么?”

    “记得。”

    中年人咬牙切齿的道:“他就算化成灰我也记得他,秦天下!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他,如果找的到他,我一定要替我父亲一雪前耻!”

    “他就是秦天下的亲传弟子,夏小天!”

    “砰!”

    中年人手里的雪茄掉在了地上,然后只见他猛地一下冲到老人的面前,抓住他的袖子道:“你是说,他是秦天下的弟子?”

    “对。就是他!”

    “总算找到他们了!”中年人哈哈大笑:“我找了秦天下三十多年,一直没有他的任何音讯,没想到,找不到他,反而找到了他的弟子,没关系,只要找到他的弟子,还怕找不到秦天下么?这一次,我一定一雪前耻,找回我父亲当年丢失的荣誉!”

    ……

    ……

    “差不多了!”

    台上,半个多小时后,黑色的血液终于变回了红色。

    而在这一刹那,夏小天也终于松了口气。

    在这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简直度秒如年,几乎尝试了这二十多年他学过的所有的解毒的方法,更是用尽了临走之前,秦天下特意给他用来解毒的解药。

    “你总算实验完了?”

    听见这句话,一直闭着眼睛的苏叶终于睁开了眼睛,只不过,在他睁眼的一刹那,恰好看见夏小天拿起手里的银针,扎进了茶碗里。

    这一次,银针出人意料的没有变黑!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