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辈男儿,何惧一战!
    第六百四十四章我辈男儿,何惧一战!

    一辆黑色轿车在人群中停下,车门打开,一席白色长袍的夏小天走了下来。ggaawwx

    身后叶良辰和江别林两个人一白一黑,三个人一前一后走过来,颇让人有种回到民国时期的错觉。

    “夏小天,你来晚了。”

    陆诗雅起身走了过来:“不过你今天的衣服很顺眼,你的未婚妻没有和你一起来吗?”

    “没有。”

    夏小天笑了笑道:“她在家等我的好消息。”

    “或许是坏消息。”陆诗雅笑着道:“你们只有三个人?”

    “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夏小天看了身后的江别林和叶良辰一眼道:“他们是来给我当啦啦队的。”

    扑哧!

    听见这句话陆诗雅一下子没忍住笑了出来:“斗医也需要啦啦队?”

    “严肃一点。”

    夏小天咳嗽一声道:“这是一个很严肃的场合。”

    “我看你一点不严肃。”看着夏小天眼角带笑的样子,陆诗雅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长老道:“今天只有夏小天一个人应战!”

    “什么?只有他一个人?”

    听见这句话,几个长老都是一愣:“他们江海市没人了?还是没有人愿意帮他,还是这么大的一个江海,没人敢来应战?”

    “都不对。”

    夏小天眯眼笑道:“赢你们,我一人足以。”

    “狂妄!”

    一个长老冷哼一声道:“既然你一人应战,我们也不欺负你,我一人和你一较高低!”

    “不需要,你们一起上!”

    夏小天眯眼一笑,丝毫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你们江海市不是有针王江养心么?为什么他没有和你一起?”陆诗雅疑惑的看着夏小天,她知道夏小天的医术很高,但还没有高到可以一人挑战仙医门几大长老的地步。

    能在仙医门当上长老的人,又有几个善茬儿?

    她想赢夏小天,但绝不想用这种方式!

    “他觉得我一人足以。”夏小天右手一甩袖子,朝着几个长老走了过去:“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夏小天,你确定一个人应战?”

    “确定。”

    “确定要我们一起上?”

    “确定。”

    夏小天毫不犹豫。

    “黄毛小儿,真是不知死活。”听见夏小天的话,几个长老冷笑起来,就连台下的一群看客们也都觉得夏小天真是有些自大了!

    今天到现场的观众,有哪一个不懂医术?

    本想看一看夏小天和神医门,仙医门的巅峰对决,没想到,是夏小天一人应战两大门派?

    “我说了,我一个人,你们一起上。”夏小天右手一挥,甩了甩长袖道:“赢也好,输也罢,我辈男儿,何惧一战?”

    台上,夏小天一人独立。

    台下,几百观众遥遥相望。

    我辈男儿,何惧一战!

    一刹那,台下无数的少年热血沸腾!

    就连陆诗雅也不禁眼神有些迷离,她甚至不知道今天把夏小天逼到如此地步,是对还是错。

    “你决意如此,那就开始吧。”

    片刻后,陆诗雅迈步走向几位长老道:“几位长老,谁先请?”

    “我来!”

    一个长老迈步上前,头上还缠着一道白色纱布,那一晚,他是被打的最惨的一位长老,他看见夏小天就恨不得把他抽筋扒皮。

    “晚辈夏小天!”

    夏小天拱手让礼,哪怕是对手,他也会给对方足够的尊重。

    “仙医门,田不归。”长老冷哼一声:“念你叫我一声前辈,这一次,我就让你先来,望闻问切,你选哪一个?”

    “都不用。”

    夏小天摆手道:“你我选一位病人,同时问诊开方,看谁先药到病除,一局定胜负。”

    “好!”

    田不归冷笑一声:“我本想给你三次机会,三局两胜,你自己非要找死,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请。”

    夏小天伸手示意,田不归在台下看了一眼,随便指了一个年轻人道:“你上来。”

    “我?”

    年轻人一愣,大步的走向台前:“江南李贤,学医十年。”

    “你也是中医?”

    听见这句话,田不归一愣,他本想找一个病人,没想到选了一个医生。

    “对。”

    年轻人点头道:“我在江南听闻今天夏小天和神医门,仙医门有巅峰对决,特意从江南赶来。”

    “好,就你了!”

    田不归本想换一个人,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果换一个人,岂不是证明他医术不到家?

    只好硬着头皮选了这位同行。

    台下,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手里磕着瓜子,一脸不耐烦的道:“真是一群老不死的,干什么都磨磨唧唧的,还比什么比,直接找人下毒,谁能救得活中毒的人谁赢不就好了?”

    “你这话说的。”

    他旁边的一个人听不下去了:“那救不活的那个人怎么办?就该死?”

    “救不活那只能说他的命不好。”年轻人冷笑一声:“难道像他们这样,挑几个病人上来同时开方治病,就能分出高低了?”

    “你这个人真是,懂不懂什么叫医者父母心啊?”那人被年轻人的话气的吐血:“任何一个人都是一条生命,用他们的生命来比试别人的医术,这叫对生命的不尊重!”

    “你懂个屁!”

    年轻人冷哼一声道:“一较高低,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什么医者父母心,如果真是医者父母心,医术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一较高低的。”

    “哼,听你的意思,你医术很高了?”那人不服气的道。

    “不高。”

    年轻人磕着瓜子道:“我不是针对谁,我想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在场几百人里,能赢我的人,一个没有。”

    “小子,你很狂啊!”

    那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在这种地方你也敢大放厥词,有本事,你上去替夏小天应战两大门派?”

    “我上去怕他们输的太难看。”年轻人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更何况,我也想看看这么多年了,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有没有点长进。”

    装逼!

    太装逼了!

    听着年轻人的话,周围的一群人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年轻人,说大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敢问你尊姓大名?”

    “苏叶!”

    年轻人笑眯眯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但这两个字却一下子在人群中石破天惊!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