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一章 来者不善
    第六百三十一章来者不善

    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几天不见林秋水,就像是几年没有见过一样,一个晚上夏小天折腾的林秋水差一点下不了**。ggaawwx

    这一晚,夏小天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意外的是林秋水也红着脸同意了。

    “你说以后咱要生个儿子,取什么名字好?”倚在**头上,夏小天笑眯眯的抱着林秋水道。

    “你取吧。”

    林秋水像只小猫儿一样的趴在夏小天的胸口上,香汗淋漓,没有一点力气。

    “我取啊?”夏小天眯了眯眼睛道:“要不,就叫夏**?你觉得怎么样?”

    “哪有给自己儿子取名叫**的?”

    林秋水娇嗔一声,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要是女儿怎么办?”

    “嘿嘿,我开玩笑的。”夏小天嘿嘿一笑,挠头道:“其实我早就想好了,要是个女儿,就叫夏萍,如果是个儿子,就叫夏安。”

    “夏萍夏安?”林秋水疑惑道。

    “对。”

    夏小天点了点头:“平平安安。”

    ……

    ……

    第二天的一大早,夏小天一路捂着腰来到了中医公会。

    “小天哥,你回来啦。”看见夏小天,江别林急急忙忙的走了过来,只不过,看见夏小天捂腰的动作,江别林忍不住的嘿嘿笑了起来:“小天哥,同房虽好,但要注意节制啊,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可劲儿折腾自己,你没听过一句话吗?叫什么少年不知x可贵,老来……”

    “去,一边儿玩去!”

    夏小天伸手打断江别林的话:“小屁孩儿,知道个什么?”

    “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你还说我小屁孩儿?”江别林一脸不服气的道:“小天哥,你可不能倚老老啊,在谈恋爱的方面上,我说不定还是你的前辈呢……”

    “哟,听你这么说,祸害了不少良家小姑娘?”夏小天看了他一眼,岔开话题道:“对了,这几天怎么样,报名的人还多么?”

    “多。”

    江别林揉了揉太阳穴,颇为头疼的道:“是不是咱们的学费太便宜了,这报名的人也太多了,一天几十个,我都快扛不住了。”

    “这是好事。”

    夏小天笑了笑道:“说明认可咱们中医的人越来越多。”

    “什么啊,一群起哄凑热闹的。”江别林无奈道:“十个人里面有一个是真的想学中医的就不错,大多数的人,还是想来凑个热闹,见识一下中医。”

    “不管怎么样,都是好事。”

    夏小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只要肯去了解中医,就是一件好事,能不能让他们相信中医,那是咱们的事。”

    “唉,小天哥,你看咱们是不是要再招点人?”江别林拍了拍脑袋道:“最近报名的人太多了,我忙不过来了。”

    “请示一下副会长,让她给你派几个专业的。”

    在医术上他可能比宁雨昔强一点,但要论管理和做生意,十个他加在一起也不是宁雨昔一个人的对手。

    “对啊,我怎么把嫂子给忘了。”

    江别林一拍额头,慌慌张张的就朝着大厅走了过去。

    大厅里,依然是人山人海,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大多数的人不是来报名的,而是来看热闹的,在骨子里,他们还是不相信中医。

    看着吵吵闹闹的大厅,夏小天点着一根烟,坐在了院子里的椅子上。

    不过,他刚刚坐下,门外立刻就来了一群穿制服的人,手里拿着警棍浩浩荡荡的就走了进来:“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啊?”

    “你们是?”

    听见声音,夏小天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们是卫生部的。”一个领头的人大步的走了过来:“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是我。”

    夏小天点了点头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么?”

    “听说你们在这里要招人学中医是吧?有人举报你们没有招生资格证。”领头的人左右看了一眼道,指了指客厅里的人:“这些都是来报名的?”

    “对。”

    夏小天眯了下眼睛,有人举报他们没有招生资格证?

    “出示一下你们的招生资格证。”领头的人手一伸道:“还有,你们的行医资格证,一起出示一下。”

    “好像没有。”

    夏小天摇了摇头,别说招生资格证了,他好像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什么是招生资格证?”

    “看来你真的没有招生资格证。”领头的人像是意料之中一样:“没有招生资格证的话,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还有,马上遣散所有人,不准在这里招生了。”

    “这样吧,我给蔡部长打个电话,问一下是怎么一回事。”夏小天一阵头疼,当初成立中医公会的时候,没有人告诉他还得有什么招生资格证啊。

    “打吧。”

    领头的人听见蔡部长几个字一点动静没有,反而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你是夏小天是吧?我知道你跟蔡部长的关系很好,但是,就算你给蔡部长打电话,也没有用,没有招生资格证你就不能招学生报名学医,对了,你恐怕连行医资格证也没有吧?”

    “没有。”

    夏小天摇了摇头,看来是来者不善。

    “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看来这一次你真的得跟我回去一趟了。”领头的人大手一挥道:“来人,把他给我带走。”

    “行医资格证又是什么?”夏小天好奇的道。

    他从小在秦天下的身边学医,从没有听说过什么行医资格证和什么招生资格证,老头子一辈子什么证都没有,还不是照样收了几十个徒弟,照样行医救人?

    “没有行医资格证,你就不能当医生,不能给人看病,就跟身份证一样,没有身份证,你就不是华夏人!”领头的人仰着头道。

    “哦。”

    夏小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还好他有身份证,不然恐怕他连华夏人都不是了。

    “发生什么事了,小天哥?”

    听见外面的声音,江别林急急忙忙的从客厅里跑了出来,等到看见这一群穿制服的之后,江别林好奇的道:“小天哥,他们是什么人?”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