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章 老规矩
    第六百二十章老规矩

    李会长的脸“唰”的一下红了。ggaawwx

    这些细节夫妻之间知道就可以了,犯得着跟医生说的那么详细么?

    李会长狠狠的瞪了小少妇一眼,然后咳嗽一声,一脸尴尬的看着夏小天道:“夏医生,那个,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夏小天看着他道。

    “是压力太大了。”

    李会长点了点头:“最近我们省的经济形势越来越差,受金融风暴的影响,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生意是越来越难做,我这个做会长的,压力能不大么?”

    “失眠,焦躁,心烦,压力大。”夏小天淡淡的说出了几个关键词:“这些都是影响你的一部分原因,导致你的身体越来越差,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还有一个原因,也不可忽略。”

    “什么原因?”李会长道。

    “不自信。”夏小天道:“很多男人就是这样,一次两次早泄之后,就以为自己不行了,结果导致后来真的不行了。”

    “夏医生你说得对。”听见夏小天的话,李会长深以为然的点头道:“那依夏医生你看,应该给我怎么治病?是针灸还是开药?”

    “这些都没用,治标不治本。”

    夏小天摆了摆手道:“病根在你身上,心病还需心药医,我只能帮你调理一下身体,至于什么时候能彻底治好,还要看你们夫妻之间的配合。”

    “好,我知道了。”

    李会长狠狠的点了点头:“那夏医生,你打算给我开点什么药?我去找纸跟笔。”

    “不用急。”

    夏小天摆了摆手:“把你的手给我,我给你诊一下脉。”

    “好。”

    李会长伸手递了过去,但夏小天的手指搭在李会长手腕上的一刹那,他却猛地一瞪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怎么了,夏医生?”

    看见夏小天的表情,李会长和小少妇吓了一跳。

    夏小天没有理他们,而是继续眯着眼睛在李会长的手腕上探来探去。

    “夏医生,我,我不会得了什么绝症吧?”越看夏小天的表情,李会长越后怕,他这么一说,把小少妇也吓了一跳。

    “夏医生,不,不会是真的吧?”

    “嘘!”

    夏小天伸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拉起李会长的手,朝着桌子走了过去:“来,过来。”

    李会长吓的冷汗淋漓,任由夏小天拉着自己的手坐在了椅子上。

    “把手翻过来。”夏小天抓住李会长的手垫在了纸巾上,但却把他的手侧翻了起来,然后伸手搭在了他的寸口背面上。

    “夏医生,你这是做什么?”

    李会长惊讶道,他没见过这样诊脉的啊!

    “反关脉,果然是反关脉!”夏小天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夏医生,什么是反关脉?”

    听见夏小天的话,李会长一脸的茫然。

    “反关脉啊,是一个少有的脉象。”夏小天笑了笑道:“据清代名医周学霆所撰的《三指禅》记载,间有脉不行于寸口,由肺列缺穴,斜刺臂侧,入大肠阳溪穴,而上食指者,名曰反关。”

    “啊?”

    李会长张了张嘴巴,一脸茫然的道:“什么意思?”

    “就是一个十分罕见的脉象,不是什么坏事。”夏小天笑着解释道:“跟斜飞脉一样,都是十分罕见的脉象,对身体没什么影响。”

    “哦。”

    李会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你的脉和别人长的地方不一样,想要诊你的脉,得像我这样。”夏小天笑了笑,便继续给李会长诊起了脉。

    几分钟后,夏小天终于松开了手:“李会长,你身体被掏空的太厉害了,我给你针灸一下,然后开一副药方,你回去煎服就可以了。”

    “好。”

    李会长点了点头:“针哪里?”

    自从下午看到了夏小天的针法之后,李会长一直就跃跃欲试,想要体验一下夏小天的扁鹊神针,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了。

    “掀开衣服。”

    夏小天拿起银针用酒精消了毒之后,飞快的在肾俞,志室等几个穴位上刺了下来,然后运起体内的真气,再一次灌输到了穴位上。

    “呼!”

    真气运行的刹那,李会长禁不住的呼出了声。

    “舒服,太舒服了。”李会长眯着眼睛道:“像是一道小泉水在我的身体里流一样。”

    “好了,起来吧。”

    几分钟后,夏小天拔下银针,装回了盒子里。

    “这就好了?”李会长恋恋不舍的道。

    “对。”

    夏小天点了点头,拿起纸笔写下了一副方子:“回去之后,温水煎服,每天一剂,有时间记得放松一下,多去跑跑步。”

    “好,谢谢夏医生。”

    拿过方子之后,李会长夫妻俩人急忙低头道谢。

    “今晚回去之后,可以尝试一下,超不过十分钟明天来找我。”夏小天笑着和他们开了个玩笑。

    不过这一句话玩笑话,倒是让两个人脸上一红,尤其是小少妇,根本都不敢看夏小天的眼睛了,低着头,红着脸,快要滴出血来了。

    “夏医生,你救了我女儿,又治了我的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了。”李会长忍不住的道:“夏医生,要不你开个条件,我一定答应你,不然的话,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对啊,夏医生,你什么也不要,我们实在是不好意思。”小少妇也是急声说道。

    下午夏小天救了他们女儿,晚上治了她丈夫的病,只要治好了她丈夫,等于也治好了她的心病,一个人救了他们一家三口,他们一点表示没有,也实在是说不过去。

    “老规矩。”

    夏小天笑着看了李会长一眼道。

    “老规矩?什么老规矩啊?”小少妇一脸纳闷的道。

    “夏医生什么都不肯要。”听见小少妇的话,李会长无奈的道:“老规矩就是,他分文不取,只要有人问起是谁救了我们的女儿,告诉他们是中医就可以了。”

    “夏医生,你……”听见李会长的话,小少妇震惊的无以复加!

    “回去吧,这就是我的规矩。”

    夏小天笑了笑,把他们夫妻俩送出了房间,只不过,送走了他们俩人之后,夏小天却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治好了别人的病,谁又能治好他的病?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