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八章 半夜敲门(2)
    第六百一十八章半夜敲门(2)

    “李太太,有什么话你还是直说吧……”

    看着小少妇扭扭捏捏的样子,夏小天心里急啊,万一这小少妇真的要对他以身相许的话,他到底该怎么拒绝呢?

    拒绝吧,伤了人家一片好心怎么办?

    接受吧,他又做不出那种让别人头上带点绿的事,总不能让李会长爱上一匹野马,满头顶都是呼伦贝尔大草原吧?

    小少妇紧咬红唇,脸上泛红,像是要鼓足勇气做出一个什么决定一样,那模样,那娇羞的样子,当真是让人把持不住。ggaawwx

    “夏医生,我想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早泄?”

    小少妇扭扭捏捏了好大一会儿,终于憋出一句话来,可这一句话说出口,差点让夏小天气的吐血。

    他是个男人啊!

    你一个女人大半夜敲门进他房间,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是早泄?

    “我知道,李太太。”夏小天咳嗽一声,略显尴尬的道:“你是想问我早泄是什么,还是想问我,如何治疗早泄?”

    “我是想问你如何治疗早泄。”

    小少妇的脸上红的都快滴出血了,低着头咬着嘴唇,连看都不敢看夏小天的眼睛。

    “李太太,你不用紧张。”看着小少妇紧咬嘴唇的样子,夏小天喉咙里一阵干涩,咳嗽一声道:“我是一个医生,在医生的眼里,病人是没有男女之分的,你也一样,不用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有什么想问的,你只管问就好了。”

    “谢谢夏医生。”

    小少妇红着脸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放不开。

    就算在医生的眼里再没有男女之分,可她到底是个女人,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讨论早泄的话题,她怎么说得出口啊!

    “李太太,是李会长早泄么?”夏小天顿时端正了自己的态度,进入了医生的状态。

    不过看着面前的小少妇,夏小天多多少少也可以理解她鼓足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半夜来敲他的门,和他讨论这个早泄的话题。

    “对,是他。”

    小少妇点了点头,不敢抬头看夏小天。

    “那为什么李会长不来呢?”夏小天疑惑道,这种问题让李会长亲自来不是更好解决么?

    为什么要让她一个女人来呢?

    “他不肯来。”

    小少妇咬着嘴唇道:“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这种话题羞于开口,有损他的形象。”

    “……”

    夏小天一阵无语,李会长羞于开口,你来就好意思开口了?

    “可以理解。”

    夏小天点了点头,多少也可以理解,一个男人这一辈子最怕的不是女人缠的他下不了**,也不是**八次,最怕的就是女人说他不行。

    这么娇滴滴的一个漂亮老婆,也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晚上两个人你侬我侬,欲火焚身的时候,几分钟解决问题了。

    搁谁谁不郁闷啊!

    “那个,我想知道,李太太你这次来,李会长他知道么?”夏小天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来,如果李会长不知道他老婆半夜来敲他的门。

    万一待会儿突然破门而入,他可上哪儿说理去啊!

    尤其他还早泄,满足不了他老婆,他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不知道。”小少妇摇头道。

    完了!

    夏小天心里“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那个,李太太,你能跟我具体的说一下他的情况么?”夏小天咳嗽一声道,他只希望能尽快的问清楚状况,尽快的解决问题。

    不给李会长破门而入的机会。

    “他,他就是早泄。”小少妇满脸通红的憋了好大一会儿,也不知道夏小天问的具体情况是指什么:“他就是时间很短……”

    “大约有多短?”夏小天问道:“李太太你不用想太多,我只是想知道更详细的一些情况。”

    “两分钟不到。”

    小少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甚至有些后悔鼓足勇气来找夏小天了。

    “哦。”

    夏小天点了点头道:“两分钟不到是指包括前戏么?”

    “不包括。”

    “李太太,你放松一点,你还是太紧张了。”夏小天轻声的道:“你们平均一个月几次夫妻生活?时间是在白天还是晚上,是在家里还是其他地方?”

    “以前一个月十来次,后来一个月才一两次,主要他不肯……”小少妇红着脸道:“有时候是在白天,有时候是在晚上,以前我们也会在外面,偶尔会在车里,在情趣酒店,还有……还有的时候,会在野外。”

    野外……

    大城市的人真是开放啊!

    “他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半年前,他突然就不行了。”说不行两个字的时候,小少妇还特意的看了夏小天一眼,发现夏小天的眼睛里没有任何别的东西之后,才总算松了口气。

    “半年前,是挺久了。”夏小天皱眉道:“这期间他有没有吃过别的补品,或者是药?”

    “吃了。”

    小少妇点头道:“吃过生蚝,还有一些补肾的药,六味地黄丸也吃过,可是都没有用。”

    “六味地黄丸不能乱吃的。”夏小天道:“六味地黄丸是滋阴补肾,用于肾阴虚的,如果是肾阳虚的话,反而会加重病情。”

    “啊?”小少妇吓了一跳:“还有这种区别啊?”

    “药不能乱吃,是药三分毒,要吃对药才有作用。”夏小天点头道:“他最近有没有失眠,心烦气躁,头晕眼花爱出汗的症状?”

    “失眠有,有时候也会脾气很大。”

    “那手脚发凉,夜尿频繁,疲乏无力,畏寒畏冷呢?”

    “这个我不知道。”小少妇摇了摇头,她平时哪有注意过这些细节。

    “如果连你也不知道的话,我恐怕分不清他是肾阴虚还是肾阳虚。”夏小天皱眉道:“分不清的话,我也不好对症下药,我建议还是李会长亲自来一趟比较好。”

    “他……我怕他不肯来。”小少妇有些犹豫的道:“你也知道的,男人,都好面子,这种事,哪肯去看医生啊!”

    “我明白。”夏小天点了点头:“但是……”

    “砰砰砰!”

    夏小天后面的一句话没有说完,突然间,门口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