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四章 扁鹊神针
    第六百一十四章扁鹊神针

    “秦老哥,你不跟着去?”

    夏小天走了,秦天下却是站在监护室的外面,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ggaawwx

    “不用了。”

    秦天下摇了摇头:“他有他的医,我有我的医,我去了只会让他不自信。”

    “可万一要是出了事……”老中医有些担心的道,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夏小天的医术。

    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就算是秦天下的亲传弟子,又能有几斤几两?

    “他不是个冒失的孩子。”

    秦天下笑了笑,止住了话题。

    ……

    ……

    “小天,靠你了。”

    监护室的门口,老中医拉着夏小天的手语重心长的道。

    “放心吧,院长。”夏小天信心满满的道,他看得出来这老头对他一点信心没有,他这个时候要是敢有半点不自信,恐怕这老头分分钟就反悔了。

    “对了院长,我需要一个帮手。”临进门前,夏小天突然想起了什么。

    “说吧,你需要谁尽管点名,我相信在座的大家都不会拒绝的。”老中医十分大方的道,这个时候他跟夏小天绑在一条船上了,不大方也不行。

    “就她吧。”

    夏小天随手指了个**。

    “她?”

    老中医一愣,他本以为夏小天要指名道姓要哪个专家呢,没想到随便点了个**?

    “她能帮得上你么?”老中医有些犹豫。

    “能。”

    夏小天点了点头。

    “行。”老中医犹豫了一下,看向那**道:“你跟夏医生一起进去,他有什么需要你配合的,你一定尽量配合。”

    “好吧。”

    **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有些后怕,病毒性禽流感啊,万一传染了怎么办?

    “不用怕,戴上口罩跟我一起进去吧。”

    夏小天笑了笑,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大门。

    门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他们不信十几个全市最顶尖的医生都无法确诊的病,会是一个毛头小子能治好的。

    就算他是秦天下的亲传弟子也不可能!

    见到夏小天进了重症监护室,一群人抱着胳膊站在玻璃窗外,尽情的欣赏着夏小天的“胡乱折腾”。

    是的,在他们眼里,夏小天不管怎么样,都是胡乱折腾!

    “夏医生,我,我要做点什么?”**紧张的看着夏小天道。

    “帮我拿一些消毒酒精。”

    夏小天一边说着话,一边拿出了他的那个黑色小木盒子。

    “好。”

    **应了一声,急急忙忙的取来了酒精。

    “不用太紧张。”看着**满头大汗的样子,夏小天笑了笑道:“知道为什么我让你来当我的帮手,而不是他们么?”

    “为什么?”

    **急声道,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专家不用,要让她来当帮手呢?

    “因为你能做的事他们做不到。”夏小天笑着给银针消了毒,然后道:“脱掉她的上衣,我要开始行针了。”

    “哦。”

    **一点头,脱下了小女孩儿的上衣。

    “很好。”

    夏小天点了点头,拿起银针分别刺在了小女孩儿的身柱穴和督脉等几处穴位上。

    深深浅浅,或刺或捻,一连刺了二十一针,快速出针,又快速拔针,中间几乎没有间隙,一套阵法行云流水,看的**眼花缭乱的。

    “好了,把她的裤腿卷到膝盖上。”

    “啊?”**一愣,还没有从刚才的针法中回过神。

    “快。”

    “哦。”

    **急忙卷起小女孩儿的裤腿,夏小天再一次拿起银针刺在了小女孩儿的足三里穴位上,紧接着,几乎是片刻不停的拿起银针刺在了小女孩儿的关元穴上。

    “呼!”

    夏小天长出了一口气:“好了。”

    “好了?”**一愣,瞪大眼睛道:“这就好了?”

    “对,好了。”

    夏小天点了点头。

    “夏医生,你没有骗我吧?这是什么针法,这么神奇。”**眨巴着眼睛,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骗你做什么。”

    夏小天笑了笑道:“这是扁鹊神针。”

    “扁鹊神针。”**嘀咕了两遍,然后抬起头忽然不好意思的看着夏小天道:“夏医生,我好像什么也没有帮上你。”

    “谁说的?”

    夏小天笑着道:“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你能做的,他们做不到。”

    “啊?我能做什么?”**瞪大眼睛道。

    “给我擦汗。”

    夏小天指了指自己的脸,豆大的汗珠簌簌的往下掉,他的脸色惨白的像是一张白纸,没有一点血色。

    “夏医生,你的脸色……”

    **像是吓了一跳,急忙拿起消毒纸巾去给夏小天擦汗。

    “不碍事。”

    夏小天挥了挥手道:“我说一下药方,你记一下,待会儿出去了给她抓药。”

    “好!”

    **急忙点头,拿起纸笔记了下来。

    “荆芥0.2两,苏叶0.2两,羌活黄芩各0.2两,连翘0.3两,生甘草0.1两,桔梗0.1两……热水煎服,半个小时后喂给她喝……”

    病房里,夏小天在给**念着药方,病房外的一群人却因为夏小天的针法一下子炸开了锅。

    “扁鹊神针,他用的是扁鹊神针!”

    “什么是扁鹊神针啊?”一个西医的医生好奇的问道。

    “扁鹊神针,扁鹊的针法啊,不是早就说失传多年了么?”一个老中医道。

    “既然早就失传了,你是怎么看出来他用的扁鹊神针的?”副院长一脸不爽的道,他就看不惯院长的人出风头。

    “我在书上看到过,书上记载,扁鹊神针三寸铜针,一针两用,一头为尖,可针可刺,一头为刃,可破痛割疮。”

    “我听说扁鹊神针需要用内力以气灌针,这小子会内功?”

    “哼,看他那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扁鹊神针的人。”副院长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

    不管外面的争论如何,把药方给了**之后,夏小天拉开监护室的大门走了出来,而在他出门的一刹那,一大群人顿时一窝蜂的涌了过来。

    “小天,怎么样了?”

    夏小天刚一出门,老院长抓着夏小天的手急声问道。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