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一章 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
    第六百一十一章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

    “渐冻症啊……”

    听见这三个字,秦天下的眉头越皱越深,目前为止,无论是国际上还是在华夏,都没有任何一个可以彻底根治渐冻症的方法。ggaawwx

    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面对渐冻症都有些束手无策。

    “秦伯父,你有办法医治么?”林秋水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秦天下,脸上写满了期待,这是她最后的一个希望了。

    “你父亲得这个病多久了?”秦天下沉吟了片刻道。

    “一年了。”

    林秋水有些黯然的道:“我也是在他离家出走之后,才知道他得了渐冻症。”

    “一年。”

    秦天下稍一沉思道:“如果是一年的话,我还有办法可以控制,就算不能彻底根治,但至少能让他维持现状,不会越来越严重。”

    “问题是,林伯父不见了……”

    夏小天有些愁眉苦脸的道,他其实见到秦天下的第一面,就想问关于渐冻症的问题,但他不想当着林秋水的面提起这件事,所以一直压着,打算等到两个人离开林家之后再问秦天下,却不料,秦天下的随口一问,把这件事提前了……

    “找到他,告诉他,这不是绝症。”

    秦天下一挥手道:“在医生还没有放弃他之前,千万不要让他自己放弃自己,有时候,病人的心态也很重要。”

    “师傅,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夏小天冲着秦天下巧妙的眨巴了一下眼睛。

    “对。”

    秦天下点了点头,看都没看夏小天一眼,而是看向林秋水道:“丫头,你只要想办法找到你父亲就可以了,只要你能找到他,我们就有办法医好他。”

    “真的?”

    林秋水眼前一亮。

    “真的。”秦天下笑了笑道:“我骗你干什么?我还等着你们俩快点给我生个小徒孙呢,你们一直不成亲,我上哪儿抱小徒孙去?”

    “秦伯父……”

    林秋水脸上一红,但秦天下的那一句有办法,却彻底让她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

    ……

    半个小时后,夏小天开着车和秦天下一路疾驰开出了江海市。

    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是一个离江海有着几百里地的省会城市,具体是什么地方,什么人,什么身份,夏小天一无所知,秦天下没有说,他也没有问。

    “师傅,渐冻症你真的有办法?”

    夏小天一边开着车一边问道。

    “假的。”

    秦天下头也不抬的道:“有办法我早就教给你了,还用藏着掖着?”

    “师傅,你骗人。”

    “还不是为了你个傻小子。”秦天下叹了口气道:“如果我说没办法,恐怕这丫头以后连饭都吃不下了,我是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如果连我都说没有办法的话,不就等于断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

    “这个病我只听过,还没见过,师傅,你见过么?”

    渐冻症这几个字他还是后来才知道的,以前他连渐冻症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有一种病会让人的肌肉萎缩和硬化。

    “我也没有见过。”

    秦天下摇了摇头道:“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办法,配合中医的药疗和针灸,对症下药,应该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要不改天有时间了,咱们试一试?”

    夏小天顿时来了兴趣:“万一哪一天就真的研制出治疗渐冻症的方法了呢?”

    “是你试一试,不是咱们。”秦天下一盆冷水泼灭了夏小天的幻想:“别忘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用医术了。”

    “差点忘了。”

    夏小天一挠头,想起了三十年前的赌约,然后冲着窗外,用一种只有他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嘟囔道:“傻x三大门派!”

    ……

    ……

    f市,省第一人民医院。

    重症监护室的门外,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不停的走来走去,脸上带着一股子遮挡不住的煞气。

    是的,他很烦。

    他的女儿被送进医院已经四十八个小时了,可是这群医生们连得了什么病都没有查出来,他怎么能不大动肝火?

    “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

    中年人强忍着怒火,看向了面前的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

    “李会长,稍安勿躁。”

    省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张千秋急忙走了出来:“关于令千金的病,我们已经连夜抽调了全市最好的医生在观察了,一定会尽快查出病情。”

    “两天了,你们连什么病都没有查出来,还跟我说请来了全市最好的医生?”中年人再也压不住体内的怒火了:“你们西医不行就让中医上,中医呢,有没有中医?”

    “有有有。”

    张千秋急忙看向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中医道:“这是咱们f省第一中医院的院长,也是咱们f省中医协会的副会长,何谦,何院长。”

    “我不管他什么院长!”中年人一点面子不给的道:“你看出什么来了?能不能确定我女儿到底得了什么病?”

    “观其脉象,像是肺部感染,但用了那么多的抗病毒的药,也不见丝毫好转,恐怕还得再观察一下……”老中医欲言又止道。

    “你呢?”

    中年人看向了张千秋。

    “令千金的病情稍微有些复杂,在化验结果出来之前,我不好妄下定论!”张千秋略显尴尬道。

    “两天了,整整两天了!”

    中年人气的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两天时间,你们连我女儿得了什么病都不能确定,你们到底是不是医生?”

    中年人的话很难听,但中西医两个领头的老人却是相视一眼,无言以对。

    其实这两天他们不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但只是碍于中年人的身份,不敢贸然动手,堂堂f省商会的会长,身价过百亿,控制着一个省的经济命脉,这要是救好了还好说,万一出个什么岔子,恐怕他们连铺盖都不用收拾一下就可以滚蛋了。

    人命关天啊,谁愿意在这种时候背这个黑锅?

    “我不想浪费时间了。”看着面前一群医生,一个个不说话的样子,中年人气急败坏的道:“告诉我,你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