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章 渐冻症
    第六百一十章渐冻症

    “真的。ggaawwx”

    秦天下点了点头,起身走向了二楼。

    这一次,夏小天没有再死皮赖脸的拉着秦天下,而是一个坐在沙发上,点着了一根烟。

    他也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的理一理今天听到的这些话。

    夏东海二十多年前,名满燕京?

    赵灵儿真的是特意从燕京赶来见他一面?真的和他的身世有关系?

    三十年前,秦天下终南山一战,败北三大门派,不像陆诗雅所说的那样,是苏纵横暗下卑鄙手段,而是另有他人?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夏小天的脑袋都快炸了。

    “怎么还不睡?”

    身后林秋水穿着睡衣走了过来,伸手在夏小天的肩膀上捏了几下。

    “在想事情。”夏小天揉了揉太阳穴,向后一仰,倚在了林秋水的怀里:“你怎么也没睡呢?”

    “你不睡我睡不着。”

    林秋水将手转移到了他的头上,学着上一次夏小天教她的穴位,轻轻的按了几下道:“手法怎么样?”

    “轻了点,力气再大一点。”

    夏小天舒坦的倚在林秋水的怀里,十分的享受。

    “怎么样?”林秋水加重了一些力气。

    “恩,刚刚好。”

    夏小天舒服的嗯了一声,闭着眼睛道:“秋水,你说一个女人,有什么原因才会对自己的孩子二十多年不管不问?”

    “迫不得已吧。”

    林秋水想了想道:“除非是迫不得已,不然的话,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孩子吧?”

    “万一她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个累赘呢?”夏小天笑道。

    “不可能!”

    林秋水想都不想的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少数一些不懂什么是亲情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个母亲会觉得自己的孩子是个累赘,无论他是傻是痴。”

    “或许吧。”

    夏小天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一回头将林秋水抱在了怀里。

    “你干什么?”

    夏小天的动作吓了林秋水一跳。

    “不如今晚,咱们也要个孩子?”夏小天笑眯眯的道。

    “啊?”

    林秋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

    夏小天坏坏一笑,抱起林秋水跑上了二楼。

    ……

    ……

    第二天的一大早,夏小天迷迷糊糊的起来的时候,秦天下已经在院子里打起了太极。

    悉悉率率的树叶落下,一道白色身影在院子里行云流水,摧拉枯朽,尤其是那一举一动之间,颇有一番宗师风范。

    “老头子,你起这么早啊?”

    秦天下收起最后一式的时候,夏小天挠着头走了上前。

    “是我太早了么?”秦天下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一巴掌扇到了夏小天的后脑勺上:“也不看看几点了,来江海别的没学会,学会赖**了。”

    “大清早你这么大火气干什么?”

    被秦天下拍了一巴掌,夏小天急忙后退:“我这都有媳妇儿的人了,你多少给我点面子。”

    “我管你有没有媳妇儿。”

    秦天下瞪了他一眼道:“就算你有儿子了,你敢偷懒,我照样收拾你,《伤寒杂病论》第一篇,平脉法,给我背十遍!”

    “十遍?”

    夏小天一下子醒了,瞪大眼睛道:“今天早上我们不是要出发去救人么?十遍背下来得耽误多少时间啊,救人要紧!”

    “先救你自己吧,背不完十遍不准吃饭!”

    秦天下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夏小天一脸欲哭无泪的站在那里背起了《伤寒杂病论》。

    “《伤寒杂病论》第一篇,平脉法,脉何以知气血脏腑之诊也?”

    “脉乃气血先见,气血有盛衰,脏腑有偏胜。气血俱盛,脉阴阳俱盛;气血俱衰,脉阴阳俱衰。气独胜者,则脉强;血独盛者,则脉滑;气偏衰者,则脉微;血偏衰者,则脉涩;气血和者,则脉缓;气血平者,则脉平;气血乱者,则脉乱……”

    院子里,夏小天一脸没睡醒的背着《伤寒杂病论》,越背越想哭,没见到老头子的时候想笑,见到老头子的时候,哭都来不及。

    谁能料得到老头子一大早就跟以前一样,罚他在院子里背十遍《伤寒杂病论》?

    背不完连饭都不准吃!

    “秦伯父……”

    秦天下回到客厅的时候,林秋水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但秦天下刚一进门,林秋水就听到夏小天在院子里念她听不懂的东西。

    “坐,丫头。”

    秦天下摆了摆手,示意林秋水坐下:“不用管他,这半年不在我身边,学会偷懒了,给他点教训,以后就长记性了。”

    “是。”

    林秋水点了点头,也不敢多说什么。

    “丫头,你不用怕我。”看见林秋水紧张的样子,秦天下笑了笑道:“我只是对这个傻小子严厉,不会殃及他人。”

    “恩。”

    林秋水点了点头,坐在那里捏着衣角。

    看着自己的话对林秋水一点作用没有,秦天下笑了笑道:“丫头,准备什么时候和傻小子成亲?”

    “还不知道。”

    林秋水摇了摇头,面有一丝难色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和小天本就有婚约在身,但是……”

    林秋水欲言又止,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但是什么?”秦天下问道。

    “但是林伯父失踪了。”

    没等林秋水开口,夏小天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背完了么?”看见夏小天没睡醒的样子,秦天下就气不打一处来。

    “背了一半了。”

    夏小天咳嗽一声道:“师傅,我正打算今天咱们在路上的时候问你呢,没想到你先问起来了。”

    “什么事?”

    秦天下看他一眼道:“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不满意再加十遍。”

    “你听说过什么是渐冻症么?”

    夏小天说着话就坐在了林秋水的边上,拉着她的手看向了秦天下道。

    “渐冻症?”

    听见这个词,秦天下的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听说过,怎么了?”

    “林伯父他得了渐冻症。”夏小天拉了拉林秋水的手道:“知道自己得了渐冻症之后,林伯父就失踪了,我和秋水一直没有成亲,也是因为一直找不到林伯父……”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