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章 听真话还是假话?
    第六百章听真话还是假话?

    “我没事。ggaawwx”

    年轻少妇摇了摇头,捂着脸上的五指印,眼神有些惊慌。

    “如果以后他再动手打你的话,就报警。”夏小天掏出一张纸巾递给年轻少妇,就打算离开了,但他刚要走,年轻少妇却喊住了他:“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夏小天。”

    夏小天头也不回的道。

    “夏小天。”年轻少妇念了下这三个字,急忙的跟了上去:“那个,今天谢谢你,有机会我请你吃饭。”

    “不用了。”

    夏小天笑着挥了挥手,他今天之所以多管闲事的目的不是为了英雄救美,也不打算和年轻少妇再有任何的纠缠。

    他就是单纯的看不惯一个男人动手打女人而已。

    “那个,我叫巧巧,秦巧巧。”年轻少妇主动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今天我要去接我女儿放学,改天我再请你吃饭,能给我一个方式吗?”

    “真的不用了。”

    夏小天苦笑道。

    “给我一个微信行么?”

    年轻少妇还以为夏小天不愿意留给她手机号,只好退而求次道。

    夏小天刚想要拒绝,但看见年轻少妇那紧张的眼神,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她微信号。

    “你的微信名字真简单。”年轻少妇脸上一红道。

    “咳咳,那个我先走了……”

    夏小天咳嗽一声,他实在不好意思承认那个光着身子露**的蜡笔小新的头像是他。

    他伟岸的形象,一下子崩塌了!

    ……

    ……

    年轻少妇的事并没有引起夏小天太多的关注,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来到了“中医杯”的第一站,江海市第一中学。

    之所以第一站是高中,而不是大学,恰好也是因为他的那句“学中医要从学生学起。”

    “天哥,你来啦!”

    “小天哥!”

    学校的操场上,江别林和叶良辰两个人早就来了,叶良辰一席黑色西装,梳个大背头,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而江别林自从上一次和夏小天穿了长袍之后,似乎一下子爱上长袍了,无论是出席活动,还是昨天中医公会的挂牌仪式,他都是灰色和白色的长袍换着穿。

    “给你们介绍一下。”

    夏小天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道:“叶良辰,叶家大少爷。”

    “江别林,针王世家的传人,中医公会的成员。”

    “你好。”

    “你好。”

    两个人握了握手,和夏小天一起坐到了嘉宾席。

    嘉宾席的后面,早就有全校的学生们早早的坐在了操场上,就等着“中医杯”的开幕式了。

    “小天哥,你不是一向不爱参加这种活动的么?”江别林好奇的道。

    这一次的“中医杯”早就受到了记者和媒体们的关注,尤其是今天的开幕式,更是吸引了一大批的记者们。

    一眼望去,除了学生们,就是那些举着摄像机和话筒蹲守的记者们了。

    “听真话还是假话?”夏小天笑道。

    “假话是什么?”叶良辰伸过头来,一脸好奇道。

    “我想为中少年树立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和人生观,以身作则,让他们看到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将来为祖国做贡献。”

    “那真话呢?”

    听见夏小天的话,叶良辰跟江别林都忍不住的笑了。

    “真话啊?”

    夏小天眯了下眼睛道:“真话就是趁着他们在被洗脑之前,告诉他们中医是华夏的,我不想看到他们被h国的电视剧和明星洗脑,最近大举韩流入侵,无论是h国的偶像剧还是那些明星们,都瞄准了咱们的青少年和女人,尤其是在h国向联合国申请韩医的节骨眼上。”

    “我懂了。”

    江别林一脸的凝重,前段时间h国向联合国申请韩医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的,他也看到了。

    但他除了憋了一肚子火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那群棒子真他妈是没事找事,真应该把他们全给封杀了,以后华夏一律不准上映韩剧!”叶良辰咬牙切齿的道。

    “只是一部分坏人而已。”

    夏小天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还是有好人的,不要以偏概全,h国是一个国家,有坏人自然就有好人。就像华夏一样,不一样有好人有坏人?”

    “但他们也太不要脸了!”

    叶良辰恨得牙痒痒的道:“他们说屈原和李时珍也是他们的。”

    “几百年前,他们也是华夏的。”夏小天笑了笑,看向了台上。

    在主持人的一番寒暄之下,“中医杯”正式拉开了帷幕,而台下的记者们也早早的举起了摄像机,对准了台下的夏小天和江别林。

    自从中医公会正式和宁氏集团合并之后,“中医杯”就变得格外引人瞩目,而作为第一任公会会长的夏小天,也自然成为了这些记者们采访的对象。

    尤其是夏小天在此之前,多多少少还算是江海市的一个小名人。

    “下面有请我们中医杯的创立人,中医公会的会长,夏小天!”主持人在台上念出了夏小天的名字,而在一片掌声中,夏小天也走到了台上。

    “夏会长,我们听说你今年才二十三岁?”

    主持人笑眯眯的问道。

    “是的。”

    “我特别想知道,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成立了中医公会,还打败了针王世家的江养心,还投资了几百万成立了中医杯,你当初是为什么而学的中医呢?”

    “听真话还是假话?”夏小天笑道。

    “假话是什么?”

    主持人好奇道,她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夏小天直接问她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的嘉宾。

    “弘扬中医,从我做起。”

    “这是假话?”主持人一愣,有些措手不及:“那真话呢?”

    “真话是没有选择。”

    夏小天苦笑道:“我五岁的时候,就被我爸送到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大山里,不学中医就得挨打,还得挨罚,挨饿,不学都不行。”

    “呃……”

    主持人有点懵,他们在台下可没有对过这些台词啊!

    “想不到你的童年生活这么凄惨。”主持人随机应变,急忙岔开话题道:“那你为什么会用几百万来投资这一次的中医杯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