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四章 无耻之极
    第五百九十四章无耻之极

    “放屁!”

    蔡建华气的破口大骂,拿起手里的杯子“砰”的一声重重的砸在了桌子上:“h国的人还要不要一点脸了?李时珍是h国人?他们怎么不说孔子也是他们h国人?”

    “他们已经说了。ggaawwx”

    夏小天眯了下眼睛的道:“前段时间,有新闻报道,他们向联合国申请端午节是他们的节日,还说屈原也是他们h国人。”

    “无耻之极,无耻之极!”

    蔡建华气的手都发抖了,“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我活了几十年,从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还韩医,那是我们的中医!”

    “消消气。”

    看着蔡建华勃然大怒的样子,夏小天轻声的道:“如果他们非要说李时珍是他们的,屈原是他们的,我只能说,在几百年前,h国也是华夏的。”

    “哈哈。”

    听见这句话,蔡建华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对,你说的没错,几百年前,他们h国不过是个弹丸之地,还不是年年来向我华夏朝贡?”

    “跟一群不要脸的人,有什么好说的?”夏小天眯眼看了电视一眼:“有机会,我会让他们知道一下,中医到底是谁的!”

    电视上,h国的某个领导人依然对着记者和镜头大言不惭:“什么?你说李时珍是华夏的?有什么证据吗?他们国家的中医,根本就是我们h国的韩医传过去的,如果没有我们的韩医,哪有他们的中医,如果不信的话,我h国随时欢迎他们来挑战!”

    “咔嚓!”

    夏小天手里的杯子一下子被他捏了个粉碎!

    ……

    ……

    有蔡建华在,制药厂的手续很快就办下来了,只是,一个下午夏小天的脸色都十分难看。

    “小天哥,你怎么了,看起来闷闷不乐的。”

    江别林疑惑的看着夏小天,他很少见到夏小天像今天这么生气的样子。

    “没什么。”

    夏小天淡淡的道,抬脚坐到了车子里。

    半个小时后,夏小天来到了新租的厂房里,一个制药厂从无到有,需要的不止是手续,更多的是设备和人,当然还有源源不断的烧钱。

    “你来啦。”

    一套黑色西服的宁雨昔正在指挥着一群人收拾厂房,一辆辆的卡车载着设备不断的开进来,然后被人们一个个的抬进来。

    “恩。”

    夏小天恩了一声,走到宁雨昔的身边道:“雨昔,中医杯的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

    “还得一段时间,怎么了?”宁雨昔也看出夏小天今天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谁惹你了,怎么看你一脸的杀气?”

    “是快要杀人了。”

    夏小天眯着眼道:“记得中医杯比赛开始的那一天喊上我。”

    “你也要去参加?”宁雨昔惊讶道:“你不是一向不愿意参加这些活动的么?”

    在宁雨昔的记忆里,夏小天向来是什么活动和采访一概都是不参与的,今天怎么主动要求要去参加中医杯的比赛了?

    “有些话,是时候说出来了。”

    夏小天冷着脸道:“记得到时候喊上一些记者,那一天的开幕式,我会准时参加。”

    “好。”

    看出夏小天的心情不大好,宁雨昔也没有多问。

    ……

    ……

    回到林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点了。

    客厅的灯依然亮着,林秋水坐在客厅里似乎在查账,这段时间夏小天忙的昏天暗地的,林秋水又回到了林氏集团。

    “回来了。”

    听见脚步声,林秋水合上手里的账本,抬起了头。

    “恩。”

    夏小天点了点头,走到了林秋水的身后,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捏了几下道:“别总是那么累,赚不完的钱,回到家就让自己放轻松点。”

    “我知道。”

    林秋水习惯性的倚在了夏小天的身上,自从两个人更进一步之后,林秋水渐渐的褪去了那一层用来保护自己的高冷,越来越像一个小女人了。

    “你的心情不太好。”林秋水似乎根本不用去看夏小天的脸色,就能感觉的到夏小天的心情不是很好:“是不是看到今天的新闻了?”

    “你也看到了?”夏小天惊讶道。

    “看到了。”

    林秋水点头道:“h国向联合国申请韩医成为他们的非物质遗产,还说李时珍是他们h国人。”

    “你怎么看?”

    夏小天坐在沙发上,让林秋水枕在他的腿上,伸手给她按摩太阳穴。

    “这不像是一个领导人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一个土匪,小偷!”林秋水淡淡的道。

    “没错!”

    夏小天深以为然:“他们和小偷没有什么两样。”

    “和一个小偷生什么气?”林秋水看了他一眼道:“有机会,用事实告诉他们,中医是偷不走的,我相信你的医术,也相信中医。”

    在没有认识夏小天之前,她或多或少也认为中医没落了,大多数都是一些打着中医的幌子去招摇撞骗的人,但在认识夏小天之后,她一点一点的改变了对中医的看法。

    “有机会,我把我的医术传给我们的孩子。”夏小天眯眼一笑,被宁雨昔这么一说,他的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

    “谁要跟你生孩子?”

    林秋水白了他一眼。

    “你说,咱们是要个儿子好还是女儿好?”夏小天丝毫不理会林秋水的白眼,反而自言自语道:“我觉得,儿子女儿都好,最好生个龙凤胎,儿女双全。”

    “是不是女儿就不能传她医术了?”林秋水忽然道。

    “怎么可能?”

    夏小天忍不住的笑道:“在我眼里,没有男女之分。”

    “不是说,传男不传女么?”林秋水好奇道。

    “你都听谁说的?”夏小天哭笑不得道:“别的行业有没有传男不传女的规矩我不知道,但是中医绝对不会,至少,我不会……”

    “如果你刚才说传男不传女的话,今晚就睡客厅。”林秋水眨眼道,眼睛里还有一丝狡黠。

    “好啊你,早就下好了套等我往里跳是吧?”夏小天伸手去抓林秋水的痒痒,就在两个嬉闹的时候,夏小天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喂?”

    电话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号码打来的。

    “小子!”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健朗的声音,可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夏小天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老头子,是你么?”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