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九章 背黑锅
    第五百八十九章背黑锅

    “你们神医门的人是死在你的手里,跟小天哥有什么关系?”江别林眼睛一瞪道。ggaawwx

    “你觉得我会主动担下这个责任么?”陆诗雅挑眉道:“总要找个背黑锅的人,你不觉得夏小天挺合适的么?”

    “你……”

    江别林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小天哥刚刚还救了你的命,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还要他给你背黑锅?”

    “小家伙,你怎么一点不长记性呢?”

    陆诗雅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道:“我刚刚才跟你说过,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有人跟你讲理,朋友是用来干什么的?是用来的。”

    “陆诗雅,你……”

    江别林气的都快动手打人了:“我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你打你信不信?”

    “别把我当女的,尽管动手。”陆诗雅丝毫不惧的勾了勾手指道:“你信不信三招之内我让你这辈子都不敢跟我动手?”

    “行了,别吵了。”

    夏小天挥手打断了他们:“神医门的人也好,仙医门的人也好,想找我的麻烦,尽管来,活了二十多年,我夏小天还没有怕过谁!”

    话音落下,夏小天头也不回的道:“蔡部长,别林,我们走!”

    “是,小天哥!”

    江别林狠狠的瞪了陆诗雅一眼,冷哼一声,跟上了夏小天的脚步。

    “脾气还挺大。”

    看着夏小天的背影,陆诗雅耸肩一笑,看向的姓顾的老人道:“我们也走吧。”

    “大小姐,长风他……”姓顾的老人欲言又止道。

    “你想带回神医门,还是想埋了他?”陆诗雅脸色不善道:“姓顾的,你知足吧,如果不是看在你对神医门忠心耿耿几十年,连你也活不过今天。”

    “是,大小姐,我知道。”

    姓顾的老人低着头不敢反驳,很难想象,他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人,竟然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害怕的不敢抬头。

    尤其是只有他们两个人,就算是他下黑手,恐怕也没人知道。

    “带他的尸体回去也好。”突然间,陆诗雅一笑道:“带他的尸体回去吧,埋在神医门的山下。”

    “大小姐,你……”

    突然间的转变让姓顾的老人有些措手不及,但陆诗雅却接着说道:“回去之后,顾长风是怎么死的,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

    “他是死在自己手里的?”姓顾的老人试探的问道。

    “他是死在夏小天的手里。”陆诗雅淡淡的道:“夏小天见死不救,你没有看到么?”

    “啊?”

    姓顾的老人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你没有看到?”陆诗雅一回头,一股杀意顿时而现。

    “看到了!”

    姓顾的老人猛地点头。

    “起来吧,带上他。”

    陆诗雅厌烦的看了地上的顾长风一眼,背手而立。

    “大小姐,夏小天他,他不是刚刚才救了我们么……”姓顾的老人一边托起顾长风的尸体,一边忍不住的问道。

    “我只是想让他多一点挑战。”

    陆诗雅轻盈一笑,远眺不远处夏小天消失的身影。

    ……

    ……

    “小天哥,我们刚才为什么要救他们,还不如让他们死了算了!”

    路上江别林一脸的愤愤不平,他想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刚刚才救了他们的命,眨眼就要让夏小天替他们背黑锅。

    这种人到底还有没有点良心!

    “行了,少说两句吧。”夏小天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本来他想借助这一次的中医大会彻底赶走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

    没想到,反而越闹越大。

    “小天哥,你说三十年前,真的是苏叶的师傅陷害了秦前辈么?”

    江别林像是闲不住一样,不说陆诗雅了,又把话题引到了秦天下的身上。

    “不知道。”

    夏小天摇了摇头,这二十多年来,苏叶是唯一一个让他捉摸不透的人。

    说他心狠手辣吧,他又为夏小天出头,拆穿了陆诗雅,含怒出手下毒,但如果说他善良吧,他下毒的时候又不止针对陆诗雅,而是对台上所有的人下了毒。

    这样一个前后矛盾的人,实在是让他捉摸不透。

    “反正他们都不是好人!”

    江别林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总结。

    “小天,恐怕接下来你会很麻烦。”旁边的蔡建华忍不住的插嘴道:“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尽管放马来吧。”

    夏小天眯眼道:“总之,只要我还在江海的一天,中医公会就绝不会解散!”

    “今天的事,估计会闹大。”蔡建华头疼道。

    苏叶下毒的时候,那么多人看到了,还有那么多记者在场,万一明天哪个新闻放出来,恐怕又要闹出一场混乱。

    “蔡部长,你压一下吧,尽量别让那些媒体报道出来。”

    “我尽量吧。”

    蔡建华揉了揉太阳穴,驱车离开了,而在蔡建华离开之后,江别林忍不住的道:“小天哥,我问你个问题呗。”

    “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看出陆诗雅是天生阴脉的?”江别林一脸想不通的道:“我明明诊过她的脉,一点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啊。”

    “天生阴脉根本是诊脉诊不出来的。”

    夏小天笑了笑道:“这要靠细节,你搭上她脉搏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一股寒气逼人么?”

    “是有那么一点。”

    听夏小天这么一说,江别林好像一下子想了起来:“你就是凭这一点看出她是天生阴脉的?”

    “当然不是。”

    夏小天摇了摇头,神秘一笑:“我猜的。”

    “啊?你是猜的?”

    江别林瞪大眼睛道。

    “之前是猜的,后来看她的反应,就确定了。”夏小天笑了笑道:“我也是人,不是神,你们都查不出的病症,我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得出来?”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江别林好奇道。

    “我的脉搏和她的脉搏之间有响应,你信么?”夏小天眯眼一笑,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

    “响应,什么响应啊?”

    江别林摸着脑袋,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不过几乎是一眨眼,江别林像是恍然大悟的道:“小天哥,你不会,不会是天生阳脉吧?”

    “你猜。”

    夏小天耸肩一笑。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