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天生阳脉
    第五百八十八章天生阳脉

    “你们自己的家事,我不插手。ggaawwx”

    夏小天淡淡的道,更何况,他现在就算想插手,恐怕也没有力气。

    “你是不是觉得我蛇蝎心肠,还是个小心眼儿?”看着坐在地上的夏小天,陆诗雅的手不经意的抬了起来,但她这个动作,却让江别林吓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冲上来,挡在了夏小天的面前。

    看见江别林的动作,陆诗雅一愣,然后抬起的手撩起一丝秀发夹在了耳朵上。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执行家法,又不会滥杀无辜。”陆诗雅笑着道,但江别林却依然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她,生怕她对夏小天做出什么。

    “你是不是小心眼儿,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夏小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从地上艰难的站了起来:“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天生阴脉?还有,是你爸给你压制住了体内的寒气,还是他请了高人?”

    “你猜?”陆诗雅眨了一下眼睛。

    “不用猜。”

    夏小天将手里的银针一根一根的装进了黑色的木盒子里,头也不抬的道:“我也没有兴趣去猜,希望你可以多活几年。”

    话音落下,夏小天收起盒子朝着蔡建华走了过去,看着夏小天头也不回的背影,陆诗雅诧异了一下道:“你就真的不想知道是谁压制住了我体内的寒气?”

    “你承认你是天生阴脉了?”夏小天回头道。

    “你诈我的话!”

    陆诗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关系,反正你们的比试已经结束了,告诉你也可以,我的确是天生阴脉。”

    “恩。”

    夏小天淡淡的恩了一声,没有一丝反应。

    “你什么态度嘛!”看见夏小天随意的样子,陆诗雅翻了个白眼道:“想知道是谁压制住了我体内的寒气,还这么拽?”

    “说实话,我兴趣不大。”

    夏小天头也不抬的道:“在中医界,多的是藏龙卧虎的人,他能帮你压制住一时,也压制不了一辈子,是谁重要么?”

    “你……”

    陆诗雅被夏小天这句话气的不轻:“谁说天生阴脉就压制不了一辈子的?我告诉你,我爸曾经说过,只要能找到一个天生阳脉的人和我成亲,我体内的寒气就会慢慢祛除。”

    “是借助他的阳气,阴阳调和吧?”

    夏小天丝毫不意外的道:“这个方法我也听我师傅说过,但是天生阴脉和天生阳脉都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脉,哪有那么好找?如果能找的到,他们也不会一直压制住你的寒气了,从表面上来看,他们压制了你体内的寒气,但实际上也在损害你的元气,如果不能尽快找到天生阳脉的人和你洞房的话,恐怕就算有高人相助,你也活不了几年了。”

    “总能找的到。”

    陆诗雅不服输的道:“既然有天生阴脉,就一定会有天生阳脉,不管他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他。”

    “万一他不想和你洞房呢?”

    夏小天回头道:“天生阳脉的人不一定愿意和你洞房。”

    “不可能!”

    陆诗雅想都不想的道,对她自己的身材和样貌,她有着十足的信心,如果她存心想要和一个男人**的话,她不信那个男人抵挡得住。

    “不可能的事往往会发生。”

    看着陆诗雅自信的样子,夏小天笑着道:“在没遇到我之前,你也不信会有人看穿你装病的把戏,没遇到苏叶之前,你也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

    “这是两回事!”陆诗雅咬牙道。

    “太自信了可不是什么好事。”说着话,夏小天走到蔡建华的身前道:“蔡部长,你怎么样,身体好些了没有?”

    “好多了。”

    蔡建华笑了笑道:“得亏有你,不然的话,我这把老骨头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

    “没有我,苏叶也不一定下毒。”

    苏叶之所以一怒之下对台上所有的人下了毒,也不全是因为陆诗雅,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苏叶想和他一较高低。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给他一个小时的时间用来救人?

    “你啊,就是太善良。”蔡建华苦笑道。

    “我们走吧。”

    夏小天冲着江别林挥了挥手就打算离开了。

    “小天哥,咱们就这么走了,今天的切磋大会,到底算谁输了?”江别林一脸郁闷道,本来他还想在那么多记者面前耍个帅呢。

    没想到,帅没耍成,还差点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谁都没输,谁也没有赢。”

    苏叶和陆诗雅两个人的出现,彻底打乱了这一次的切磋大会,无论输赢,这一次的切磋大会都算失败了。

    仙医门的师徒两人死了,神医门的人也死了一个弟子,谁输谁赢已经不重要了,他只是担心神医门和仙医门的人不会善罢甘休。

    “你们就这么走了?”陆诗雅看着夏小天道。

    “不然呢?”

    “仙医门的人还会来找你的。”陆诗雅道:“你以为他们会把仙医门的全军覆没算在苏叶的头上?算了吧,他们找不到苏叶,也报不了仇,只能把他们的死算在你的头上。”

    “关小天哥什么事?”江别林忍不住的道。

    “不是因为他,仙医门的人会来江海么?”陆诗雅笑着道:“谁看见苏叶下毒了,谁看见苏叶杀了他们?他们只知道,仙医门的人死在了江海,死在了跟夏小天比试的途中。”

    “怎么这么不讲理?”江别林怒道。

    “小家伙,别天真了,在这个世界上,从来不会有人跟你讲理,只有输赢。”陆诗雅像是一个过来人的语气道:“更何况,你们没发现少了一个人么?”

    “郭显荣不见了!”

    江别林急忙道,刚刚中毒的时候他就发现郭显荣不见了。

    “他一定很恨你吧,夏小天?”陆诗雅道:“你觉得他如果活下来,会跟仙医门的人怎么讲?他一定会说,是你害了他们两个。”

    “不是还有你可以作证么?”江别林道。

    陆诗雅忍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江别林道:“小家伙,你觉得我会替你们作证么?别忘了,我们神医门也死了一个弟子。”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