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最毒女人心
    第五百八十七章最毒女人心

    “什么?”

    陆诗雅的话让夏小天的手一抖,急忙收回了针:“你是说,三十年前是苏叶的师傅,苏纵横暗地里动了手脚?”

    “对。ggaawwx”

    陆诗雅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夏小天会手一抖刺错穴位,反而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道:“三十年前,你师傅本该赢的,只不过,苏纵横在你师傅救人的时候,暗地里在茶水里下了毒,他救了中毒的那些人,却没料到苏纵横还在其他人的身上下了毒。”

    “后来呢?”夏小天急声道。

    “后来?”陆诗雅笑了笑道:“他们的比试是有时间限制的,一个小时之内,你师傅救了所有中毒的人,但离结束还有几分钟的时候,那些喝了茶水的人突然中毒了,本来这些人是不应该算在比试之中的,但是苏纵横卑鄙的说,如果不算数的话,他就杀了这些人。”

    说着话,陆诗雅指了指自己的穴位,示意夏小天继续给她扎针,然后接着道:“以秦天下的性格,他宁愿输也绝不可能让苏纵横杀了那些人,于是,他认输了,依照赌约,输了的人这辈子不准再用医术,不准再在中医界抛头露面。”

    “卑鄙!”

    夏小天忍不住的咬牙道。

    “卑鄙么?”陆诗雅淡淡的看了夏小天一眼道:“你还是心太软,你要知道,有些时候用什么手段不重要,输赢最重要!”

    “我学医是为了救人,不是为了输赢。”

    夏小天右手迅速的在陆诗雅的身上刺了几针,然后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道:“如果为了输赢,今天你们几个可能就没命了。”

    “秦天下的徒弟,不会见死不救。”

    陆诗雅淡笑一声,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站了起来,刚刚还虚弱不堪的她,几乎是一眨眼就拥有了挥斥不断的活力。

    “不一定。”

    夏小天“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道:“如果有下一次,我不一定会救你。”

    “看来以气灌针还真是伤元气。”看着夏小天那张惨白的近乎没有血色的脸,陆诗雅上前一步道:“银针给我。”

    “你要干什么?”夏小天皱眉道。

    “帮你救人。”陆诗雅淡淡的看了姓顾的师徒两个人一眼道:“他们是我们神医门的人,还是我来给他们解毒吧。”

    “你解的了?”

    “不要小看女人。”陆诗雅轻蔑一笑:“别忘了,我是神医门门主的女儿,如果不是中毒的话,我的医术不比你差,以气灌针,不止你会,我也会。”

    说着话,陆诗雅一把从夏小天的手中夺过银针,头也不回的朝着姓顾的师徒两人走了过去。

    “大小姐……”

    看见陆诗雅的身影,姓顾的老人突然有些紧张。

    “不用怕,我是来救你的。”陆诗雅淡淡的看他一眼道:“夏小天不相信我的医术,你还不清楚?”

    “清楚。”

    姓顾的老人点着头,却是大滴大滴的冷汗流了下来。

    “坐好,不要动。”

    陆诗雅右手一甩,几根银针夹在手中,紧接着,几乎是一道银影闪过,几根银针迅速的刺在了姓顾老人的穴位上。

    快,准,狠!

    没有一丝偏差,甚至一点也不比夏小天生涩。

    “噗!”

    姓顾的老人一口黑血吐在地上,陆诗雅伸手在他的后背上拍了一下,然后右手夹住银针,猛地一下刺在了后背上的一个穴位上。

    “以气灌针!”

    看见陆诗雅的手法,夏小天猛地有些惊讶。

    陆诗雅真的会以气灌针。

    “不用惊讶,我爸的医术不比秦天下差多少。”陆诗雅淡淡的说着话,伸手夹住几根银针,分别在老人的檀中穴,心俞穴,商曲穴刺了下去。

    “呼!”

    几秒种后,姓顾的老人长出了一口气,身上的红色斑点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消失不见,而之前萎靡不振的他,也身在刹那间猛地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

    “多谢大小姐。”

    姓顾的老人一脸恭敬的低头抱拳道。

    “你是神医门的人,救你是应当的。”陆诗雅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用衣袖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拿起银针朝着顾长风走了过去。

    “大小姐,救我!”

    顾长风急声喊道,他身上的红色斑点早已经爬上眉梢,再有片刻,恐怕他就要性命不保了。

    “我会救你的。”

    陆诗雅看了他一眼,伸手夹住银针,迅速的刺了下来。

    “谢谢大小姐,谢谢……噗!”

    一句话没有说完,顾长风猛地一口鲜血吐在地上,瞪大眼睛看着陆诗雅,眼神里还写满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大小姐,你……”

    “扑通”一下,顾长风身子一颤,趴在了地上。

    “大小姐!”

    姓顾的老人几乎是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过去,猛地一把抱起地上的顾长风,伸手指向陆诗雅道:“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倒在地上的顾长风脸上发黑,浑身发青,不像是解了毒的样子,更像是毒性发作了!

    “执行家法。”

    陆诗雅冷冷的看了姓顾的老人一眼,眼神里没有一丝怜悯。

    “他可是神医门的人啊,大小姐!”

    姓顾的老人红着眼睛瞪着陆诗雅,强忍着怒火道。

    “他刚才说了,活下来他才是神医门的人,死了跟神医门没有一点关系。”陆诗雅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道:“神医门有这样的败类,是神医门的耻辱。”

    “大小姐!”

    姓顾的老人咬着牙,眼睛里都快要喷出火了。

    自己的徒弟没有死在苏叶的手里,反而死在了陆诗雅的手里,他怎么能不生气?

    “知足吧,没有让你陪他一起死,已经是我法外开恩了。”话音落下,陆诗雅头也不回的朝着夏小天走了过去:“你的银针,还给你。”

    “他只是为了活命。”

    夏小天看着眼前的陆诗雅道,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杀人的时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

    最毒女人心。

    果然不是假话!

    “在你看来,他是为了活命,在我看来,他是大逆不道。”陆诗雅淡淡的道:“我喜欢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