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六章 三十年前的秘密
    第五百八十六章三十年前的秘密

    “三十年前?”

    听见这句话,陆诗雅疑惑的看向了夏小天:“你不知道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

    “我知不知道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知道什么就可以了。ggaawwx”夏小天皱眉道:“你的时间不多,只有十几分钟。”

    “用不了那么久,几分钟我就可以告诉你。”陆诗雅看了夏小天一眼,然后突然笑着道:“夏小天,原来三十年前的事,你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

    夏小天咬着牙吐出一个字。

    “可能是秦天下不好意思告诉你吧?”陆诗雅笑了笑道:“以他骄傲的性格,怎么可能告诉你,三十年前他大败一场……”

    “大败一场?”

    听见这句话,夏小天皱眉道:“他输了?”

    “何止是输了,简直是输的一败涂地!”陆诗雅盯着夏小天的眼睛道:“三十年前,他跟我爸,还有仙医门的门主,巫医门的门主,四个人赌了一场赌局,输的人这辈子不准再用医术,无论是救人还是杀人,这辈子也不准出现在华夏中医界!”

    “三个人和他一个人赌?”

    夏小天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你是说,三十年前,我师傅输给了他们,才依照赌约消失的?”

    “秦天下他太自大了。”陆诗雅笑了笑道:“他以为他一个人可以赢他们三个人,谁知道,他输的那么惨,依照赌约,他已经犯规了。”

    “犯什么规了?”

    “他教你医术,犯了不准再用医术这条规矩。”

    “大小姐,不要再说了!”姓顾的老人忍不住的又一次打断了陆诗雅。

    “对了,你可以问他,三十年前的事他比我清楚。”听见姓顾的老人的话,陆诗雅伸手指向了他:“三十年前,我还没有出生呢。”

    “他比你清楚?”夏小天疑惑的看向了姓顾的老人。

    “对,他当时在场,我只是听我爸说过而已,他可是亲眼所见。”陆诗雅指着姓顾的老人道,但眼睛里却意外的浮现出一抹杀意。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姓顾的老人慌忙否认:“三十年前的事,我不记得了。”

    “我看你不是不记得了,是不想说吧?”夏小天眯着眼睛道。

    “我只记得,那一场赌局输的人是秦天下,之后他依照赌约,再也没有出现在华夏,也再也没有用过医术。”不知道为什么,说话的时候,姓顾的老人总有些闪躲。

    “他们赌的什么?”夏小天接着问道,以他对老头子的了解,是不会轻易答应这样的赌局的。

    输的人一辈子不准再用医术,一辈不准再出现在中医界。

    对于一个学医的人来说,这比要了他的命还要残忍!

    “我不记得了。”姓顾的老人摇头道:“我知道他们四个人赌了一局,输的人是秦天下。”

    “我来告诉你吧。”

    陆诗雅突然道:“我爸,仙医门的门主,和你师傅比的是救人,比谁救的人更多,更快,但是和巫医门的门主比的,就跟今天苏叶和你比的一样。”

    “一个人杀人,一个人救人,看谁救的人快,还是谁杀的人快?”夏小天惊讶道。

    “对。”

    陆诗雅点了点头道:“你师傅赢了前面两局,但输了最后一局,也就是说,你师傅输给了苏叶的师傅,巫医门的门主。”

    “真的?”夏小天半信半疑道。

    “当然是真的。”陆诗雅伸手指向姓顾的老人道:“不信你问他。”

    “对,是真的。”

    姓顾的老人愣了一下,急忙点头道:“大小姐说的是真的,当年你师傅的确输给了巫医门的门主,而且,也是巫医门的门主逼着你师傅退出中医界的。”

    “巫医门的门主。”

    听见两个人的话,夏小天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看着夏小天似乎不相信他们的话,陆诗雅又急忙指向了蔡建华道:“你不信可以问他,三十年前的事他应该也听说过。”

    “我是听说过。”

    听到陆诗雅的话,蔡建华点了点头道:“三十年前他们的确有一个赌约,输的人是你师傅,但是他们赌的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师傅输了,从此就退出中医界,渺无音讯!”

    “信了吧?”

    陆诗雅哼了一声道:“不信我的话,你总相信他吧?”

    蔡建华的话也印证了三十年前,老头子的确和神医门,仙医门,巫医门三大门派的门主有过一场赌局,似乎输的人也的确是老头子。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陆诗雅的话似乎有哪里不对。

    “你还是不信?”看见夏小天似乎还是不相信,陆诗雅忍不住的道:“夏小天,你真是个榆木疙瘩,你不相信我也就罢了,连蔡部长也不相信?巫医门的门主是什么人,你不清楚,但是你总知道苏叶是什么人吧?他今天做的事和他师傅有什么不一样?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这样的师徒两个人,你觉得还有什么事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三十年前发生了什么,我自然会调查清楚的。”

    夏小天眯了下眼睛,拿起银针走到了陆诗雅的身边,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老头子二十多年绝口不提三十年前发生的事?

    难道老头子真的是不想面对自己曾经的败局?

    “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看着夏小天拿着银针不停的在自己的穴位上刺下去的情景,陆诗雅舒坦的轻吟一声道:“三十年前,其实输的人根本不是你师傅!”

    “什么?”

    夏小天手一抖,差点银针都刺错穴位。

    “你别紧张!”看见夏小天手一抖,陆诗雅急声道:“你刺错穴位,可是会出人命的。”

    “输的人不是他是谁?”

    夏小天死死的盯住陆诗雅道。

    “是苏叶的师傅,巫医门的门主,苏纵横。”陆诗雅不急不慢的道:“那一局输的人是苏纵横,只不过,他用了卑鄙的手段,输的人才会是你师傅。不然的话,以秦天下的医术,三十年前输的人,绝对不会是他!”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