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五章 以气灌针
    第五百八十五章以气灌针

    “住手!”

    夏小天一声急喊,但还是迟了一步,姓华的老人早已经拿起银针,学着夏小天刚才的手法,迅速的将几根银针刺到了自己的穴位上。ggaawwx

    “夏小天,我知道你不会救我的,但你想不到我会抢你的银针吧,哈哈!”

    姓华的老人哈哈大笑,但他的身后,陆诗雅却像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他,嘴里还轻声的倒数着:“3,2,1!”

    “噗!”

    姓华的老人猛地吐出一口黑血,身子一抖,“扑通”一下趴在了地上。

    “怎,怎么回事?”

    姓华的老人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小天咬牙道:“夏小天,你,你好狠的心,竟然在银针上抹毒……”

    “银针上没有毒。”

    看着姓华老人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夏小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是你太急了,我不会看着你死在我眼前的,你不该抢我的银针。”

    “啊!”

    姓华的老人一声惨叫,一脸怒容的道:“夏小天,你少假惺惺的,你还敢说针上没有毒,仙医门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有毒的不是银针。”

    夏小天默默的走上前,一根一根的将银针从姓华的老人身上拔了下来,然后拿出一块布一边擦拭着银针一边道:“你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解的毒,你只看到了我用银针刺自己的穴位,根本没有看到我别的手法,我拦着你不让你抢我的银针,是不想让你死在我的面前,你还以为我是不想救你……”

    “手法,什么手法?”姓华的老人残留着一口气道。

    “你知道什么叫以气灌针么?”夏小天淡淡的道:“借助真气在体内行走,才能祛除毒素,不然你以为用银针刺几个穴位就能解毒了么?”

    “你……”

    姓华的老人“噗”的吐出一口黑血,身子栽了下去,一脸的死不瞑目。

    “有的人自己要找死,怪不得别人。”陆诗雅一脸的冷淡,看都没有看姓华的老人一眼,对她来说,姓华的老人的死根本微不足道。

    “你看出我的手法了?”

    夏小天惊讶的看了陆诗雅一眼,在他喊出“住手”之前,陆诗雅先他一步喊了一句“找死!”

    “以气灌针,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我爸说过。”陆诗雅一点也不惊讶的道:“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或许我会意外,如果是秦天下的传人,我一点不觉得意外。”

    “你知道我师傅?”

    夏小天一愣,苏叶知道,陆诗雅也知道,为什么好像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只有他什么也不知道?

    “很意外么?”

    陆诗雅淡淡的看他一眼道:“三十年前,秦天下曾经和我爸还有仙医门的门主交过手,对了,还有苏叶的师傅,巫医门的门主。”

    “小姐,快别说了!”

    姓顾的老人急忙喝止道。

    “为什么?”陆诗雅意外的看向了姓顾的老人。

    “不要说了。”

    姓顾的老人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似乎知道些什么:“小姐,不要和他说那么多,你已经中毒了,还是保留点体力吧。”

    “他会救我的。”

    陆诗雅笑了笑道。

    “不一定。”姓顾的老人叹气道:“你别忘了,是你害的他们中了毒。”

    “他不是见死不救的人。”陆诗雅很自信的道:“他连仙医门的人都不会见死不救,怎么可能会让我死在他的面前?”

    “小姐,你……”

    姓顾的老人欲言又止。

    “对不对,夏小天?”陆诗雅一挑眉看向了夏小天,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吧。”

    夏小天看了她一眼,抬手又是一根银针刺到了江别林的穴位上。

    几分钟后,江别林身上的红色斑点迅速消散,就连之前的虚弱也一扫而光,只是,和生龙活虎的江别林相比,夏小天似乎一下子虚弱了不少,就连额头也密密麻麻布满了一层的冷汗。

    以气灌针,实在是太伤元气了。

    “蔡部长,该你了。”

    夏小天拔掉江别林身上的银针,脚步有些虚浮的走到了蔡建华的身边。

    “小天,要不你休息一下?”看着夏小天脸色苍白的样子,蔡建华忍不住的道。

    “不用了。”

    夏小天摇了摇头:“时间不多了。”

    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还有四个人没有解毒,就像苏叶说的一样,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没有解毒的话,恐怕又要死人了。

    “唉。”

    蔡建华叹了口气,任由夏小天将一根根的银针刺到了他的穴位上。

    “这就是以气灌针?”

    蔡建华瞪大眼睛,一脸的惊讶,银针刺到穴位的一刹那,他只觉得一股暖流顺着他的经脉来回走动,刚刚还疲惫不堪的身子,顿时一扫而除。

    就像是之前的虚弱从不存在一样。

    “对。”

    夏小天点了点头,抹了把冷汗,算上他自己,他已经解了三个人的毒了,但他的身体却是越来越虚弱,就像是随时就有可能晕倒一样。

    “你们三个,先救谁?”

    拔掉蔡建华身上的银针,夏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朝着他们三个人走了过去。

    “先救我!”

    顾长风抢先道。

    “你闭嘴!”姓顾的老人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先救大小姐。”

    “凭什么啊?”

    顾长风有些不服气的道:“就凭她是大小姐就先救她?她的命娇贵我的命就不值钱了?要么先救我,要么先救我师傅!”

    “恩?”

    陆诗雅看了他一眼,杀意顿现!

    “逆徒,你给我闭嘴!”

    姓顾的老人气的脸都青了,“啪”的一个巴掌就扇在了顾长风的脸上。

    “师傅,我们都快没命了,你还拿她当大小姐!”顾长风一脸的不服气,在他看来,能活下来他才是神医门的人,要是命都没了,神医门和他有个屁的关系?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陆诗雅冷冷的看了姓顾的老人一眼,眼神里浮现一抹杀意,就是这么眼神,吓的姓顾的老人身子猛地一颤,急声道:“小姐,长风他还小,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你先来,我最后!”

    “哼!”

    陆诗雅冷哼一声,眼神里的杀意却没有减少半分。

    “行了,不用争了!”看着几个人争来争去的样子,夏小天一甩手打断了他们:“陆诗雅,我救你也可以,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我问你,三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