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六章 神秘年轻人
    第五百七十六章神秘年轻人

    “夏小天,你……”

    郭显荣一拍桌子就想动手,但却被身边姓顾的老人拉住了袖子:“那么多记者看着呢,想动手待会儿结束了再动手。ggaawwx”

    一刹那,郭显荣冷静了下来。

    那么多记者看着,他要是真冲上去跟夏小天动手,恐怕明天的头条就不是中医大会了,而是他跟夏小天动手的照片了。

    “年轻人,嘴上占便宜不算什么,今天是中医切磋大会,靠的是医术,难不成,你是医术不行,只能靠嘴上来占占便宜?”

    姓顾的老人冷嘲热讽道。

    “我是怕有人医术不行,嘴上功夫也不行。”夏小天挑了挑眉毛道:“我人已经来了,说吧,今天你们打算怎么切磋?”

    “很简单。”

    姓顾的老人笑了笑道:“我和华老各派出一名弟子,你们中医公会派出两名弟子,对了,我忘记了,你没有弟子对吧?”

    这一句话充满了讽刺,分明是在说夏小天的资历不够!

    “我还年轻,以后收徒弟的机会还多着。”夏小天笑着道:“不像你,这辈子也就只能收这几个徒弟了!”

    “你……”

    姓顾的老人脸色一变,刚想要反驳几句,却被夏小天打断:“我没有徒弟,也派不了人,不如你们两个人上场,我直接和你们切磋算了。”

    “放肆!”

    郭显荣怒不可遏道:“他们两位是我请来的评委,怎么可能和你切磋?”

    “让我和他们的徒弟切磋,你们不觉得我太欺负他们了?”夏小天笑着道。

    “我怕他们欺负你。”姓华的老人冷笑道:“你的年纪也不大,和我的徒弟们差不多,和他们切磋,也不算我们两大门派欺负你这个小辈!”

    “太没挑战。”

    夏小天摆了摆手,显得一点兴趣没有:“我还以为是你们两个和我切磋呢,我和他们动手,未免也太欺负小辈了,算了,我也派一个人上场吧。”

    话音落下,夏小天回过头,冲着人群中喊了一声道:“别林。”

    “小天哥,我在这儿呢。”

    江别林立刻从人群中跳了起来:“小天哥,是不是要我上场?”

    “你来吧。”

    夏小天点了点头:“你一个人分别和他们两个人切磋,没什么问题吧?”

    “没有问题。”

    江别林大手一挥,一点也不在乎。

    “行,你上吧。”

    夏小天摆了摆手,走到了人群里,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道:“白打扮的这么帅,连个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这句话声音不大,但却让评委席上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姓顾的老人一咬牙道:“也不怕闪了舌头,夏小天,你确定让他一个人分别和我们两个徒弟切磋?”

    “对,我确定。”

    夏小天点了点头,然后看向江别林道:“待会儿记得照顾一下他们的情绪,别赢的太轻松,那么多记者们拍着照呢,多给自己几个镜头。”

    “没问题。”

    江别林打了个“ok”的手势,笑眯眯的走上了台,今天他特意穿了跟夏小天一样的长袍,在台上显得格外扎眼。

    “你们两个上去。”

    姓顾的老人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两个年轻人登上了台。

    “神医门华青空。”

    “仙医门顾长风。”

    两个人双手抱拳自报家门,倒也隐隐有一大门派的气质。

    “针王世家,江别林!”

    江别林走上台来,自报家门。

    “江别林,加油!”

    江别林刚一自报家门,立刻有女孩子喊了起来。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合四为参,何为望闻问切?”姓顾的老人率先发问道。

    “《素问·脉要精微论》云:“头者,精明之府,头倾视深,精神将夺矣!背者,胸中之府,背曲肩随,府将坏矣!腰者,肾之府,转摇不能,肾将惫矣!膝者,筋之府,屈伸不能,行则按俯,筋将惫矣!骨者,髓之府,不能久立,行则振掉,骨将惫矣,是为望!”

    华青空抢先道,一开口便引经据典,以黄帝内经素问篇中记载的文献来抢先回答了望闻问切中的第一个字,望。

    “继续。”

    姓华的老人欣慰的点了点头,一脸的得意。

    “闻,以声音和嗅味入手……”

    华青空继续侃侃而谈,口若悬河,而台下的一群人听的云里雾里,虽然听不懂华青空在说些什么,但还是有一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白痴!”

    忽然间,夏小天的身边有人骂了一声。

    听见骂声,夏小天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在人群里,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戴着鸭舌帽,一身休闲装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台上的华青空,一脸的轻蔑。

    “你听的懂他在说什么?”夏小天好奇道。

    “废话。”

    年轻人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听不懂我会说他白痴?”

    “你看出什么来了?”夏小天更好奇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夏小天,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看出来这小子是在装逼吧?”年轻人哼了一声道。

    “看出来了。”夏小天笑着道:“我只是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都看出来了,我会看不出来?”年轻人翻了个白眼道:“望闻问切哪有他说的那么复杂,只知道死记硬背,没一点出息,如果我是评委,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我就让他滚蛋了。”

    “你觉得应该怎么说?”夏小天更是好奇的道。

    “凡是不懂得化繁为简的中医,都是庸医。”年轻人轻蔑道:“只知道死记硬背,不知道灵活运用,看个头疼脑热还可以,遇见几分钟之内必须下手的急病,等他想起书里是怎么写的时候,估计病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话虽难听,但化繁为简四个字却让夏小天眼前猛地一亮。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说?”

    夏小天忍不住的道。

    “如果是我,我都不会让他们来问我这种白痴问题。”年轻人冷哼一声,一脸不屑的道:“一群庸医带出来的徒弟,也是一群庸医!让一群庸医来问你这些蠢问题,如果是你,你会搭理他们么?”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