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神秘女人
    第五百五十九章神秘女人

    车门打开,一个气质脱俗的中年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ggaawwx

    “夏小天?”

    中年女人主动开口,但眼睛却是止不住的盯着夏小天,仿佛要把夏小天浑身看透了一样。

    “你认识我?”夏小天有些意外。

    “认识。”

    中年女人点了点头,主动伸出手道:“我认识你,只不过,你不认识我,认识一下吧,我叫赵灵儿,燕京人。”

    “哦。”

    赵灵儿看起来不像有什么恶意,夏小天和她握了一下手道:“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有时间么?我想和你聊几句。”

    说话的时候,赵灵儿一直盯着夏小天的眼睛,似乎情绪还有些波动,只不过她控制的很好,没有显露出来而已。

    “多久?我还要陪我女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女人盯着,夏小天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但绝不是讨厌,而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好像他们两个人很早就认识了一样。

    “不需要太久。”赵灵儿笑了笑,主动给夏小天拉开了车门:“请。”

    “好。”

    夏小天犹豫了一下,坐上了车。

    “吃饭了么?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赵灵儿一边开着车一边道。

    “吃过了。”

    “那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吧。”

    说着话,车子一路疾驰冲了出去,但夏小天听到喝咖啡几个字,却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他前脚从咖啡厅出来,后脚又要去咖啡厅?

    ……

    ……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在一家咖啡厅的门口停了下来。

    不同于星巴克的热闹,这家咖啡厅似乎很冷清,只有三两个人坐在临窗口低头看书。

    “喝点什么?”赵灵儿道。

    “一杯白开水。”

    “年龄不大,怎么喜欢喝白开水?”赵灵儿饶有兴趣的看着夏小天道。

    “从小养成的习惯。”

    夏小天笑了笑,他在咖啡厅很少喝咖啡或者饮料,跟秦天下在山里的二十多年,别说是咖啡了,就连一瓶可乐他都没喝过。

    “真是个奇怪的习惯。”

    赵灵儿笑着看了夏小天一眼,然后点了一杯拿铁。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找我什么事?”喝了口白开水,夏小天开门见山道,他不觉得赵灵儿是专门来找他聊天的。

    “找你聊聊天。”赵灵儿笑了笑道:“最近你在江南出尽了风头,连我这个在燕京的人都听到了你不少的新闻。”

    “总不会是特意从燕京来看看我长什么样的吧?”夏小天笑着开了个玩笑,但赵灵儿却意外的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真是特意从燕京来看看你长什么样的。”

    “帅么?”夏小天挑眉一笑。

    “帅。”

    赵灵儿一愣,脱口而出。

    “二十多年,你是头一个说我长得帅的女人。”夏小天忍不住的笑了。

    “她们还小,不懂什么才是男人的魅力。”赵灵儿笑了笑道:“我听说你是江海人?怎么跑到江南来了?”

    “我不算是江海人。”

    夏小天摇了摇头:“如果非要说的话,算是半个江海人吧。”

    “半个?”

    “对。”夏小天笑了笑:“江海的女婿。”

    “你结婚了?”赵灵儿惊讶道。

    “还没有。”夏小天摇了摇头:“订婚了。”

    “未婚妻一定很漂亮吧?”赵灵儿不声不响的将话题引到了江海,但丝毫没有让夏小天感觉到一丝刻意。

    和她聊天就像是和一个长辈聊天一样,虽然他没有什么女性长辈,但在赵灵儿的面前,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赵灵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

    “我跟她在街上,别人都说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哈哈。”

    赵灵儿开怀大笑:“你真幽默,那你在去江海之前在哪儿上学?我看你的年龄应该是大学刚毕业吧?”

    “我要是说我连小学都没有上过,你肯定以为我是在开玩笑。”夏小天用一种玩笑的语气说出了真话,很多人听见这句话都以为是玩笑,但事实上,他真的连小学都没有上过。

    “不,我信你的话。”赵灵儿出乎意料的没有把夏小天的话当成是玩笑:“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我长的就这么有安全感?”夏小天忍不住的笑了:“你不仅是第一个夸我帅的,还是第一个没有把我的话当成是玩笑话的。”

    “不上学,那你这二十多年是怎么过的?”赵灵儿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心疼,对,不是可怜,是心疼。

    一点也不像是装出来的。

    “被一个老头子用棍子和尺子折磨过来的。”夏小天笑道:“我估计我说出来你都不相信,跟着他过了二十多年,还不如让我去上学呢,上学背错一个字,顶多挨一尺子,在他那里,背错一个字,不仅要挨十尺子,还要抄写一百遍!”

    “你那时候多大?”赵灵儿忽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虽然夏小天说刚才那些话的时候在笑,但她的心却是猛的一疼。

    她的眼睛都止不住的有些泛红。

    “五岁吧。”

    “才五岁,他怎么舍得下得去手?”赵灵儿咬着嘴唇道。

    这一刻的她没有一丝强势,就像是一个在和自己儿子聊天的母亲一样,听到自己的儿子受罚了,她忍不住的心疼。

    “他可不管我才几岁,错了就要挨打,这是规矩。”夏小天笑了笑道:“我一点也不恨他,如果没有他的严厉,哪有现在的我?老头子说过,学什么都可以错,但学医就是一个字不能错,错一个字就是害了一条命,杀了一个人。”

    “你是学医的?”赵灵儿继续道。

    “对。”

    夏小天点了点头:“学了二十多年。”

    “那你的师傅是谁,叫什么名字?”

    “我说了你也不知道。”夏小天笑了笑没有回答,反而问道:“我怎么觉得你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反而像是来听我讲故事的?”

    “万一我认识呢?”赵灵儿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淡淡的道:“在二十几年前,我也是半个江海人。”

    “你也是半个江海人?”

    这一次,轮到夏小天惊讶了:“你嫁到了江海?”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