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医者父母心
    『』,。给 力 文 学 网第二百五十一章 医者父母心

    “谁跟他关系好!”

    “切,他是谁,我不认识他!”

    两人一人一句又抬起杠来,但在这个时候,江别林却是无奈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走到那老人的面前,苦笑着开口道:“外公……”

    “林儿。”

    听见这一句外公,姓冯的老人笑着摸了摸江别林的头,笑着道:“半年不见,林儿又长高了,怎么样,什么时候给外公见见你的女朋友?”

    “外公,我还小……”

    “小什么小,你爸那时候才多大,不照样把你妈拐跑了?”姓冯的老人眼睛一瞪,气呼呼的!

    “……”

    江别林一脸的无语,他这外公什么都好,就是每次见到他都只有一句话,什么时候给外公见见你的女朋友?

    外公?

    听见这个称呼,夏小天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两个斗嘴的老人还是亲家?

    “小天,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冯志远!”孙道天笑着给夏小天介绍了这位老人的身份,别看在江养心面前的时候,冯志远气呼呼的,但听到孙道天的话后,冯志远笑呵呵的看向了夏小天道:“你就是夏小天?”

    “对,是我。冯老您好。”

    “呵呵,不错,后生可畏。”冯志远笑着点了点头,但话锋一转,接着道:“你的现场直播我看了,比姓江的这个老不死的强多了。”

    “呃……”

    夏小天一阵无语。

    “姓冯的,你懂个屁,小天这次是代表我们中医的,跟你们西医有个屁的关系,你一边儿玩去,小天,我们走,不要理他!”

    话音落下,江养心哼了一声,拉起夏小天的手就走,看着江养心的动作,夏小天无奈的苦笑一声,冲着冯志远抱拳以示歉意。

    冯志远倒是也没有计较,冲着夏小天笑了笑,拉起江别林的手就离开了。

    “小天,我跟你说,你别跟这个姓冯的多说,他这次是代表西医来的,指不定想从你这儿套话呢。”一边走江养心一边小声的交代道,不过听着江养心的话,夏小天却是一阵头疼,要不待会儿干脆他别上阵了,让江别林上算了,一边是他爷爷,一边是他外公,他还不得气哭了?

    “江老前辈,其实西医也有很多的可取之处。【】”

    “我知道,西医能这么多年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可取之处,但姓冯的那儿肯定没什么可取之处!”

    “……”

    这一次的医学交流大会,江养心看样子是跟冯志远死磕了。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人也越来越多,郭显荣和吴小玄两个人站在一旁的角落里,和几个人闲聊着,时不时的看向夏小天几眼,而周主任和王校长这个时候也跟着江海大学的人灰头土脸的走了过来,看见不远处的夏小天,两个人立刻狠狠的瞪了过来。

    刚才要不是江海大学的人过来帮他们,恐怕他们俩现在都进不来门!

    “小天,有朋友过来了,我去跟他们聊几句。”江养心打了个招呼,就往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当江养心离开之后,孙道天笑着看了夏小天一眼道:“小天,你是不是特别好奇养心跟冯志远两个人明明关系那么好,却为什么还非要抬杠?”

    “中医和西医自古是仇人。”夏小天苦笑一声,却是理解不了,中医和西医两方各取所长,不是更好么?

    为什么一定要当仇人呢?

    “不,不止是如此。”孙道天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如果只是中医和西医的矛盾,他们两个人还不至于如此,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别林的父母。”

    “因为别林的父母?”这倒让夏小天有些意外,不过,他也想起来,似乎他去江家那么多次,还从没见过江别林的父母。

    甚至提都没人提过。

    “是啊。”孙道天点了点头道:“你从没见过别林的父母吧?”

    “没有。”

    “有时间,和别林一起去拜拜他们吧。”

    “他们,不在了?”夏小天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

    “对。这才是养心跟志远的心结。一辈子解不开的心结。”说到这里的时候,孙道天再一次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道:“别林的父亲是学中医的,她的母亲是学西医的,当初在流感的时期,他们两个人分别在一线,只不过一个在中医院,一个在西医院而已。”

    “然后呢?”

    “然后有一天,别林的父亲研制出了无副作用抗流感的试用药,但不能在活人身上试药,所以,他选择了以身试药……”

    “以身试药?”夏小天身子猛地一震,肃然起敬!

    “对,为了以身试药,他让自己感染上了流感。可结果,他的试药失败了,为了照顾他,别林的母亲也染上了了流感。”

    “后来流感不是研制出抗病毒的药了么?他们怎么还……”后面的话夏小天没有说出来,但孙道天却接着开口道:“那是之后的事了,他们在感染的那段时间里,哪怕是在隔离室,也依然在研制抗病毒的药,那是中西医之间最好的一次合作,也是最有历史意义的一次合作,只可惜,在抗病毒的药物即将成功的前几天,他们两个却……”

    话说到一半,孙道天没有说下去了,但听到这里的时候,夏小天的心却猛地一颤。

    什么叫医者父母心?

    这就是!

    什么叫医魂?

    这就是!

    “后来流感抗病毒的药,就是取之于他们的未成品,只是稍微完善了一下而已,可以说,他们两个人是为了成千上万的人而死,没有他们,不知道还会死多少人!”

    那一场史无前例的流感,夏小天自然是知道的,甚至,他还知道在那一段时期,秦天下不辞千里远赴燕京,为的就是抵抗那一次的流感。

    在别人恨不得逃离的时候,他们勇往直前。

    他们不是不怕死,他们只是不想看到更多的人死。

    他还记得那一年他才十岁不到,在秦天下离开的那一天,他问了秦天下一句话:“师傅,那么危险,为什么你还要去?”

    而秦天下只回答了他一句话:“如果我的死可以让成千上万的人活下来,我死而无憾!”.开心每一天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