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上帝不止是顾客,还有病人
    『』,。第二百一十五章上帝不止是顾客,还有病人

    “你是个好人。”

    在夏小天的搀扶下,老人终于从口中吐出这么两个字。

    但这两个字听到夏小天的耳中,却如同一把尖刀一样,狠狠的刺进了他的心里。

    在他的心中,医生的职责不就是救死扶伤么?从什么时候,医生开始跟金钱挂上钩了?没钱不给看病,在医院门口眼睁睁的看着病人死掉,却没有一个医生主动伸出援手。

    这种事或许只是个别,但哪怕只是一次个别,失去的都是一条生命!

    “我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夏小天苦笑一声,将老人扶到了座位上,当老人坐下的一刹那,夏小天伸出手搭在了他的手腕上,在这个时候,他无暇顾及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比试,也无暇顾及这场比试的结果,当他从一个保镖变成一个医生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只有两个字。

    救人!

    “你最近是不是经常感觉腹中绞痛,有的时候甚至还会干呕,咳血?”几秒钟后,夏小天松开了老人的手腕,脸色凝重的看向了老人。【】

    老人的身体很差,甚至差到了一种地步。

    如果再耽误一段时间的话,或许这个老人真的就无药可救了!

    “对,是这样。”老人急忙点了点头:“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的晕过去,医生,我这是不是缺血?”

    “没有这个说法。”夏小天摇了摇头道:“只有贫血,和血液异常,人体内会自动生血,所以,只要肝脏不坏,人就不会缺血。”

    “哦。”

    虽然不懂夏小天在说什么,老人还是不明不白的点了点头道:“那医生,我这病该咋治?”

    “脱了上衣。”

    “啥?”

    老人一愣,那么多人看着,还有那么多的女人,他怎么能脱掉上衣?

    “医者无讳,在我的眼里只有医生和病人的区别,没有男女。”

    “要不,给我拉个帘子?”

    老人还是有些放不开,他这么大岁数了,让他当着这么多的面脱掉上衣,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也可以。”

    夏小天点了点头,刚想要说些什么,江养心就开口道:“小天,如果拉个帘子,摄像机就拍不到了。”

    “那就不拍了。”

    夏小天想都没想的直接说出这么一句话,但这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却是让江养心一愣,他们今天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中医的魅力么?

    尤其是想要让更多人看到他的针法!

    如果这个时候不拍了,不就前功尽弃了?

    “小天,你再考虑一下。”江养心犹豫了一下道,不到万不得已,他还是不想前功尽弃。

    “不用考虑了。”夏小天摇了摇头道:“既然我的病人不同意,那一切就以病人的要求为准。上帝不止是顾客,还有病人。”

    “小天你……”江养心张了张嘴巴,最后叹了口气道:“林儿,去拿一块布帘给小天他们扯上。”

    “爷爷……”

    江别林一愣,拿布帘干什么?如果用布帘遮住夏小天,那这一次的现场直播,不就废了?

    “快去!”

    “是,爷爷!”

    江别林满脸不情愿的走进客厅,但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老人却看了夏小天一眼道:“医生,你是不是很为难?”

    “不为难。”夏小天笑着摇了摇头。

    “要不,我还是脱了吧。”老人笑了笑道:“我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子了,还怕别人看什么?反正只是脱上衣。”

    说着话,不等夏小天反应过来,老人唰的一下就脱掉了外面的军大衣,然后一伸手就脱下了里面的毛衣。

    “老先生,您……”

    看着老人的动作,夏小天刚要阻止,却发现老人已经脱下了衣服。

    “没事儿,不要紧。”老人挥了挥手,道:“小伙子,你是个好医生。”

    “其实,不应该有坏医生的。”夏小天苦笑一声,他只是做了一个医生应该做的事而已,但在老人的眼里,他却是一个好医生。

    难道,每一个医生不都应该这样对待病人么?

    老人的身体很瘦,甚至,还可以清楚的看的到他的肋骨,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了,看着老人那瘦削的身体,夏小天伸手从盒子里拿出一根银针,然后看向老人道:“待会儿我扎针的时候,你的身体可能会有些**反应,但是你一定不要动,不然一旦动了针,会很麻烦。”

    “恩,我不动,疼我也不动。”

    “不会疼,只是会有些**反应。”说着话,夏小天右手一扬,迅猛如飞的一根银针扎到了老人的后背上,然后手指轻捻,体内的真气顺着手指无声无息的灌输到了老人后背的穴位上。

    “医生,你开始扎针了么?”

    老人有些奇怪,为什么还不开始?

    “已经扎上去了。”

    “啊?咋不疼?”

    “说了不会疼的。”夏小天笑了笑,顺手又是一根银针扎在了老人的胸口上,然后手起针落,一根一根银针在他的手中如同一道幻影一样,看似杂乱,却每一次都能恰好的扎到老人的穴位上,看着夏小天那巧妙的针法,在场的人们不禁猛地一下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针法?

    “有没有什么感觉?”一边扎着针,夏小天一边看向老人问道。

    “没感觉。”老人摇了摇头,没有意料中的疼痛:“好像有点痒痒的,还有点热,这么冷的天,我怎么感觉热?”

    “热就对了。”

    夏小天手指用力,体内的真气随着他的手指,顺着每一根银针灌输到老人的体内。

    “小天,你,你这是扁鹊神针?”

    江养心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夏小天,这是同样失传了上百年的扁鹊神针?

    “对,扁鹊神针。”

    夏小天头也不抬的道,但这一句话,却如平地一声惊雷,一下子在人群中炸开了锅!

    “什么?扁鹊神针?你是说,夏小天用的是扁鹊神针?”

    龙云鹤一下子洒落了手中的茶杯,一脸的惊讶!

    “对,扁鹊神针!”江养心微微有些失神,就连眼眶都有些湿润,几十年了,想不到几十年后,他还可以亲眼目睹到扁鹊神针?

    ps:第七章!.开心每一天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