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老人
    『』,。第一百八十七章神秘老人

    “夏小天,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听到夏小天的话,女人作势就要扣动手中的扳机,但是,夏小天却眼皮都不眨一下的道:“就算你杀了我,我也勉强自己。”

    这一次,夏小天没有丝毫的退让!

    有些事,可以退,有些事,不可以退!

    一步都不可以退!

    “霜儿,放下枪!”

    一直没有说话的老人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但却是出乎意料的让女人放下枪,听到老人的话,女人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枪:“义父!”

    “放下枪!”

    老人眉头一皱,威严毕露!

    “是,义父!”

    女人丝毫没有犹豫的放下枪,但是严重的杀意却不曾有半分减退。

    “年轻人,我低估了你的尊严,也低估了医术在你心中的地位,差点忘了,医术在你们的心中,是值得用生命去扞卫的,我向你道歉。”

    老人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诚恳,就连夏小天一直感觉的到的威压,也在老人道歉的一刹那消失的烟消云散,但是,在听到老人道歉的一刹那,女人的眼睛里却一瞬间闪过一丝惊讶,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见过义父跟任何一个人道歉?

    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道歉两个字!

    他对了,不用道歉,他错了,那就让别人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

    夏小天回过身来,态度也没有了刚才的强硬,他并不是真的要走,他只是不喜欢老人那副高高在上的态度而已,他是来治病的,不是来受气的!

    “年轻人,你有几分把握治好我的病?”

    看到夏小天的态度回转,老人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只是,听到老人的话后,夏小天却摇了摇头道:“一分没有,我根本连你什么病都不知道。”

    “霜儿没有告诉你?”

    老人奇怪的看向了女人,也是在这个时候,夏小天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名字叫霜儿?

    还真有点像,冷若冰霜!

    “没有,义父。”女人点了点头道:“我怕说了他不敢来。”

    “呵呵,没关系,我来告诉他吧。”说着话,老人掀开盖在腿上的那块红布,然后抬头看了夏小天一眼道:“我这双腿,已经十年没有知觉了,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哪怕是去了国外,也没有一个医生可以让我的这双腿恢复知觉。”

    “双腿失去知觉?”

    听到老人的话,夏小天上前一步,蹲下身子卷起了老人的裤管。

    “对,自从十年前我的腰椎中了一颗子弹之后,我的双腿就失去知觉了。”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狠厉的表情来:“不过,那些人也没有占到便宜,我只是双腿失去知觉而已,他们却连命都没有了,我一双腿换了几十条人命,值了!”

    老人的话音落下,一股浓浓的杀意展露无遗,而在听到老人的话后,夏小天也是心中一跳,一双腿换了几十条人命?

    “来,帮我扶你义父起来。”

    站起身来,夏小天冲着霜儿招了招手,然后两人合力将老人扶起,接着,夏小天就看到了一块弹痕,是子弹留下的痕迹。

    “子弹取出来了吗?”

    “取出来了,但是医生说,我的双腿不是子弹破坏了神经,具体什么原因,医生也查不出来,只是说我身上某一个部位的神经受到了创伤。”

    “好了,你可以坐下了。”

    看到了老人留下的弹痕之后,夏小天就扶着老人坐了下来,不过,当老人坐下之后,夏小天却是再一次掀开了老人的后背,但是,当掀开后背的一刹那,却一眼看到了一片触目惊心的疤痕,这是怎样的一片疤痕?纵横交错,有浅有深,甚至还有几道疤痕已经快要到骨头里了。

    “这些都是陈年老伤了,刀伤。”

    提起自己背后的疤痕,老人的脸上反而浮现出一抹兴奋的神情来,似乎对他来说,这些伤痕不是累赘,反而是他的荣耀。

    “这条疤痕是几年前的了?”说着话,夏小天用手指了指老人背后的疤痕,老人只是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而已,上身并没有任何影响。

    “十三年前,被一群街头小混混堵在路上,对方一死十三伤!”

    “这条疤痕呢?”

    “十五年前,从香港回来的时候落了单,对方两死七伤。”

    “那这条呢?”

    说着话,夏小天指向了那条最深最长的疤痕,而在夏小天指向那条疤痕的时候,老人的脸上也瞬间浮现出一抹愤怒来:“这是十年前,我在国外被几个小鬼子偷袭砍的刀伤,这也是我一辈子的耻辱,竟然被几个小鬼子偷袭了,还让他们逃跑了!”

    “小鬼子?”夏小天皱眉问道。

    “岛国人!”

    老人咬了咬牙,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个字来!

    “是他们?”

    听到岛国人三个字,夏小天的眼睛一下子眯缝了起来,对华夏人来说,哪怕只是听到岛国两个字,也会满腔的怒火和恨意!

    这种恨意,积攒了几十年,从无消散!

    “哼,卑鄙下流,只会偷袭!”

    老人的脸上浓浓的不屑,但是,听到老人的话后,夏小天却是眯着眼睛看向了那条疤痕,甚至还用手在上面划拨了几下,许久之后,夏小天一脸凝重的看向了老人道:“我需要破开你这块疤痕,会很疼,你能接受吗?”

    “尽管动手,男人怕什么都可以,但就是不能怕疼!”老人豪迈的挥了挥手,丝毫不在意,但是,在挥手之后,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一下看向了夏小天道:“你怀疑我的伤,跟那一次的偷袭有关?”

    “只是怀疑,还需要验证一下。”

    说着话,夏小天看向了霜儿道:“去给我打一盆热水来。”

    “你在命令我?”听着夏小天的语气,霜儿冷眼看了过来。

    “对,你去不去?”

    “去。”

    霜儿看了一眼老人,转身打了一盆热水,当她刚把那一盆热水放下的时候,夏小天却再一次开口道:“再去给我拿一块毛巾。”

    “你刚才为什么不一次性说完?”

    霜儿冷冷的看向了夏小天,她感觉夏小天是在糊弄她!

    “哦,我忘了。”

    “还有什么要拿的,一次性说完。”

    果然,夏小天是在戏弄她!

    “哦,还有酒精,一块给我拿过来!”

    “……”

    霜儿冷着脸转身就走,如果刚才她不问的话,夏小天一定会让她再去拿一次酒精!.开心每一天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