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
    『』,。第一百八十六章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

    “你说的是真的?他才二十来岁?”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竟然从江养心的手中赢走了针王牌匾,代表着什么?

    “是真的,义父!”

    “带他进来,我想见一见他,哪怕他治不了我的病,我也想见一见他。”

    “是,义父!”

    女人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只是在走出房间的一刹那,她的眼眶有些红润,多少年了,她从未见过义父像今天一样激动过。

    门外,夏小天被几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似乎没有一点自觉,也没有一点紧张,反而蹲在地上喂鸽子,甚至还有几只鸽子立在了他的肩膀上。

    “夏小天,跟我进来。”

    几分钟后,女人走出了房间,眼中的红润已经不见,依然是一脸的清冷,如果是林秋水冷的像一座雪山的话,那她更像是冰冷的机器。

    “哦。”

    夏小天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进去之后不准乱说话,不该问的不要问,你该看的不要看。”在夏小天没有进门之前,女人特意的交代了几句,生怕夏小天进去会惹的义父不高兴。

    “哦。”

    “还有,如果义父问起针王牌匾的事,你就说是你从江养心的手中赢来的,听到没有?”

    “为什么?”

    “不想死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做。”

    看了女人一眼,夏小天没有理她,掀开门帘走了进去,房间不大,走进门夏小天一眼就看到了那扇墨黑色的屏风,上面似乎写的是辛弃疾的词牌,只是,在夏小天还没有来得及多看几眼的时候,女人就已经冲着屏风开口道:“义父,他来了。【】”

    “恩,带他进来吧。”

    屏风后,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得到老人的允许之后,女人带着夏小天走到了屏风的另一面。

    屏风的另一面,没有什么神秘的,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轮椅上,手中拿着一本发黄的书在低头看,听到脚步声传来的时候,老人不经意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夏小天,但只是这一眼,却如同一把钢刀一样,一下子刺进了夏小天的心里。

    “就是你从江养心的手中赢走了针王牌匾?”

    老人的声音不大,却有一种无形的压迫感。这是一种长久以来处在上位者的气息,这种感觉从小到大,夏小天只在一个人的身上看见过。

    那个人就是教了他二十多年医术的老头子,他的师傅!

    “针王牌匾我赢走了,但不是从江养心的手中赢来的。”夏小天回答的不卑不亢,但是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女人的额头却一下子冒出了一层冷汗。

    不是在门口的时候特意交代过他么?他怎么还是拆穿了?

    “不是从江养心的手中赢来的?”听到夏小天的话,老人的眉头猛地一皱,就连空气的温度,也随着他的语气骤然一降:“那你是从谁的手中赢来的?”

    “江别林,他的孙子,也是他的传人。”

    “霜儿,你骗了我!”老人抬头看了女人一眼,眼神有些严厉!

    “义父,我……”女人开口想要解释,但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时候,老人已经挥手道:“出去!”

    “是,义父!”

    女人立刻闭嘴,不再多说一个字。

    “把他一起带出去。”

    “是。”

    女人点了点头,狠狠的瞪了夏小天一眼,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外拽,但是,在女人拽他的时候,夏小天却胳膊一抖,抖开了女人的手,然后看向老人道:“对你来说,这块牌匾从谁的手中赢来的很重要?”

    “夏小天,你闭嘴!”

    看到老人的脸色一变,女人立刻喝止了他,但是,她的喝声似乎对夏小天并没有什么用,他反而接着说道:“一块牌匾能代表什么?代表医术?我从来不认为一个人的医术是一块牌匾可以衡量的!牌匾,是有价的,但是医术是无价的!”

    “夏小天……”

    看着夏小天的侃侃而谈,女人额头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了,他知道他在跟什么人讲话么?

    从她记事的时候起,什么时候有人敢这么跟这位老人讲话?

    “你说的没错,牌匾是有价的,医术是无价的。”

    当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本来低下头的老人突然间抬起头来,看向了夏小天道:“但是,一块牌匾是对一个医生最大的认可,如果你能从江养心的手中赢走这块牌匾,或许我还会认为你是一个天才,但是,从他的孙子手中赢走这块牌匾,似乎没有什么好骄傲的。”

    “这的确没有什么好骄傲的。”夏小天淡淡的道:“而且,我也从来没有骄傲,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告诉你实话的原因,牌匾从谁的手中赢走的不重要,在谁的手中也不重要,在我的心中,医术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用来比试的。”

    “说得好!”

    当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的一刹那,老人眼前一亮,不禁为之叫好!

    “医术,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用来比试的,年轻人,就凭你这句话,我还真想看一看你的医术到底有几分水准!”

    “义父,你同意了?”女人一脸惊讶的道。

    “我想看一看,他的医术到底怎么样,年轻人,狂一点没有关系,但是没有真本事的狂妄,那不叫狂,那叫自大!”老人含笑看着夏小天,放下了手中的书,冲他招了招手道:“年轻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有真本事吧!”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答应你。”

    听到老人的话,夏小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如果你只是抱着一种观赏的态度来让我治病的话,我宁可不治,我的医术,没有那么廉价!”

    话音落下,夏小天转身就走,但是,在他转身的一刹那,女人却猛地一下用枪指住了他的头,用一种冰冷的语气道:“夏小天,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知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面对着女人的枪口,夏小天依然不惧的道:“他是病人,我是医生,他有赶我走的权利,我也有拒绝他的权利,现在,我拒绝!”.开心每一天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