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你很当我不敢?
    夏小天当然不是木头,他也想答应,但问题是,他能答应吗?

    答应之后再被她一脚踢开,他脑子有坑吗?

    同样的亏,吃一次是笨,吃两次是不长记性,吃三次那是傻子!

    “你怎么不说话,难道你有别的女人了?”

    看到夏小天一脸无语的样子,宁雨昔一咬红唇,满脸的哀怨,这哀怨的表情,就连开车的司机都忍不住的有些心疼,一打方向盘,啪嗒一下,差一点撞在前面的大货车上。

    妖精,这真是个妖精啊!

    看到司机连车都开不好了,夏小天一脸苦笑,他想不明白,像宁雨昔这样的女妖精,勾引什么男人勾引不到,为什么非要勾引他呢?

    长的帅又不是他的错!

    “小坏蛋,我摸了你那么久,你想不想摸我一下?”

    夏小天越是不说话,宁雨昔就越想调戏他,她见过那么多的男人,没有一个男人是不想占她便宜的,但唯独夏小天一个,却从没有对她动手动脚过,虽然看得出来他也很想占自己的便宜,但他却从没有付诸于行动,顶多在言语上占她点便宜。

    一个可以在这种诱惑下能控制得了自己的男人,她怎么会没有兴趣?

    “想。”

    看着蹭在自己胳膊上的两团粉肉,夏小天咽了口唾沫,丝毫没有隐藏自己的心思。

    他的确是很想摸,但他知道这个女妖精一定不会让他摸!

    这个女妖精最大的乐趣,就是逗他,调戏他,却不让他占到一点便宜!

    妈的,太欺负人了!

    “那你摸一下?”

    说着话,宁雨昔还故意的挺了挺胸脯,一脸的挑衅,像是看准了夏小天不敢摸一样。

    “摸就摸!”

    夏小天一咬牙,伸出手就摸了过去,妈的,摸就摸,你还真当我不敢摸是不是?

    “英雄,来呀!”

    看着夏小天那右手颤抖的样子,宁雨昔笑的花枝乱颤,甚至还故意的往前挺着胸脯去让夏小天来摸,看着越来越近的胸脯,夏小天只觉得有些口干,从小到大,他虽然看了不少女人的胸,但从来还没有摸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电视里的那么软。

    三厘米……

    两厘米……

    一厘米……

    宁雨昔依然眉眼带笑,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而夏小天的手也越来越近,甚至在只有一厘米的时候,夏小天的手都是颤抖的,二十多年了啊,他真的要摸到女人的胸了?

    马上就要摸到了!

    夏小天的心情很激动,很澎湃,很有一种想要告诉全世界的冲动,他要告诉全世界,从今天起,他夏小天也是摸过女人的胸的人了!

    但是,一名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大师曾经说过,当你以为你要摸到女人的胸的时候,千万不要得意的太早,因为你很有可能根本摸不到!

    夏小天根本不知道哪一个大师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他也不信这个大师的屁话,但是,事实证明,千万不要怀疑大师的名言,因为大师之所以成为大师,那他们一定有他们的过人之处。

    当夏小天的手只差零点零一秒即将就要摸到宁雨昔那挺翘的胸部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急刹车猛地一下车子停了下来,然后司机一脸快要哭了的扭过头来,看着身后保持着一个奇特姿势的两个人道:“不,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到,到了!”

    到你妈个头!

    一股无名火“腾”的一下就从夏小天的脚底板冲到脑子上了,如果他的手里有一把枪的时候,他绝对毫不犹豫的一枪崩了这孙子!

    妈的,你早不到晚不到,偏偏在他差一点就要摸到宁雨昔的胸的时候你到了?

    你他妈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哈哈,小坏蛋,这一次可不是姐姐没有给你机会哦,是你自己不知道把握机会,机会只有一尺,错过了可就没有了哦。”

    看着夏小天那铁青的脸,宁雨昔笑的肚子都疼了,她分明看到夏小天身上的那一股杀意,那快要杀人的眼神,看的司机都不敢抬头了。

    “我想杀人!”

    憋了好大一会儿,夏小天终于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好了啦,不要生气了,待会儿上楼让你摸个够,还有人在前面看着呢,你也不害臊!”看着夏小天那快要杀人的样子,宁雨昔拉着他的手就走出了出租车,看着两个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司机猛地一下松了口气,真险,差一点就出车祸了。

    有宁雨昔这么一个女妖精坐在后面,他哪还有心思去看路?

    ……

    ……

    一路上,夏小天依然是铁青着个脸,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摸到宁雨昔的胸了,这个女人调戏自己那么多次了,摸她一次胸过分吗?

    但是,你们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不答应我?

    太欺负人了!

    “还在后悔刚才为什么不早点摸?”

    看着夏小天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头走路的样子,宁雨昔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这个小男孩儿,他怎么这么可爱呢?

    “不后悔,反正早点摸你也不让我摸。”

    夏小天摇了摇头,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后悔。

    “为什么这么说?”

    “你没有表现的那么奔放。”

    虽然从表面看起来宁雨昔是一个很奔放的女人,但是他看得出来,宁雨昔从来都只是在言语上调戏他,却从没有让他占过一点便宜。

    提起这个,夏小天就很委屈,你都调戏我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连个胸也不让我摸!

    真小气!

    “谁说的?姐姐可是真的很奔放哦,你要是今晚愿意陪姐姐的话,姐姐一定让你欲仙欲死。”说着话,宁雨昔甚至还故意的贴近夏小天的耳边,呵气如兰的道:“姐姐可是会很多姿势呢,怎么样,今晚要不要试一试?”

    “你真当我不敢?”看着面前这个一次又一次调戏自己的女人,夏小天真的火大了,他承认他是个正人君子,但他绝对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

    你一次又一次的调戏我,真以为我不敢占你便宜是不是?

    “你敢吗?”

    宁雨昔眼睛一眨,暗送一个秋波,似乎吃准了夏小天不敢一样,看着宁雨昔丝毫不把自己的威胁当回事,夏小天牙一咬,伸手就将宁雨昔抱在了怀里,然后一低头,一口就亲了上去!

    不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