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回到林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要到中午了,本来在来的路上,夏小天还在担心沈佳佳会不会像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的脑子里充满了各种问题,但是让他意外的是,一路上沈佳佳不仅一个问题没有问他,反而关于今天上午的事连提都没有提。

    看着有些反常的沈佳佳,夏小天有些疑惑,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小恶魔吗?

    什么时候她也可以变的这么安静了?

    “你们回来了。”

    当车子在院子里停下的时候,林秋水也从客厅里走了出来,只不过,今天的林秋水却是和往常不太一样,脱下了那冰冷的职业装,换了一套白色的休闲服,披肩的长发随意的扎成一个马尾,偶尔的一缕长发夹在耳边,更是多了一丝女人独有的味道,尤其是她身上若有若无散发的那一股慵懒气息,更是让人禁不住的眼前一亮。

    冰山,也有融化的时候?

    “恩,回来了。”

    看到门前等候的林秋水,沈佳佳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安静,蹦蹦跳跳的就朝着林秋水扑了过去,看着沈佳佳那亲昵的样子,林秋水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笑了笑道:“快进来,我已经做好午饭了。”

    “哇,你亲自下厨?”

    “是啊,还不快点,待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耶,有口福了,大笨蛋,你还不快点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沈佳佳倒也没有忘了夏小天,听到沈佳佳的声音后,夏小天笑着说了一声“来了”,就随着她们两个朝着客厅走了过去,刚走进客厅,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等到看见饭桌上那一盘盘色香味儿俱全的饭菜的时候,夏小天的食欲一刹那就被挑动了起来。

    “佳佳,对江海大学的环境还满意吗?”

    入席之后,林秋水就像是一个长辈一样,关心的看向了沈佳佳,听到林秋水的话后,沈佳佳想了想道:“还算满意,就是有一点特别不满意。”

    “哪一点?”

    “帅哥太少了!”

    “你啊你……”听到沈佳佳的回答,林秋水顿时有些头疼,最后,只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佳佳,你还小,现在正是好好上学的年纪,不要成天想着谈恋爱什么的,等你大学毕业了,那么多优秀的男生还不是随你挑?”

    “秋水姐,你怎么跟我妈似的?我已经不小了,是时候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再说了,我有不少同学人家高中就已经开始谈恋爱了,为什么我就不能谈恋爱呢?”

    “她们是她们,你是你,你和她们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在你来之前,你爸妈特意跟我交代过,让我一定要看好你,千万不能让你在大学的时候早恋。”

    “她们怎么什么都要管?”听见林秋水提起自己的父母,沈佳佳的脸上顿时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来:“在家的时候她们要管我,离开了他们还要找人来看着我,在她们的眼里,我是不是一辈子都要按照她们的方式来活着?”

    “他们也是为了你好。”

    “我不用他们为我好,我只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话音落下,沈佳佳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来就朝着二楼的方向走了过去:“我吃饱了,想去休息一下,你们继续吃。”

    一顿饭似乎有些不欢而散,看着沈佳佳离开的背影,林秋水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回过头来看了对面的夏小天一眼道:“小天,你们今天在学校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没有。”夏小天摇了摇头,不声不响的隐去了今天上午在学校里发生的事。

    这件事,他会尽快解决的,他决不允许有人可以伤害到他身边的人。

    “那就好。”听到夏小天的回答,林秋水欣慰的点了点头:“其实佳佳还只是个孩子,她心地不坏,只是有时候任性一点,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的话,以后你多包含她一下。”

    “你有没有想过,她已经不是个孩子了,只是,你认为她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她才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她不明白这个社会的另一面,她太单纯了,我不希望有人欺负她,也不希望看到她吃亏。”

    “那她永远也长不大。”看着眼前的林秋水,夏小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一个永远只会躲在父母怀中的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不经历风雨,她永远看不到这个社会的另一面,况且你们有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上去考虑过她在想什么?”

    “我又何尝没有站在她的角度想过?只是,我想多保护她一段时间,让她晚一点长大。”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秋水的眉宇间不自觉的多了一丝忧愁,尤其是那最后一声长叹的时候,更是让夏小天的心中生出一股于心不忍的感觉来。

    只是,有些话,他一定要说。

    “如果你站在她的角度想过的话,你一定明白,她想要的只不过是想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活着而已,在别人的安排下活一辈子,又何尝不是一种悲哀?十八岁,已经不小了……”

    是的,十八岁的确已经不小了。十八岁那年,他在做什么呢?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十八岁那年,他一个人只带了一把匕首在一个没有人烟的荒山野林生活了六个月,那是一种什么概念?六个月的时间,他没有一天不是在面临着死亡,不是被饿死,就是被猛兽咬死,但是,他没有死,他不仅没有死,反而变得更强大了!

    如果当初他不敢离开老头子的庇护,不敢走出那座小山村,或许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或许吧,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她可以晚一点长大,哪怕,只是晚一点点。”

    听着夏小天的话,林秋水再一次长长的叹了口气,今天这已经是她叹的第二次气了,从夏小天见到她的那一天起,从来没有见过她叹气,今天却因为沈佳佳连续叹了两次气。

    或许,在她的心中,沈佳佳真的很重要吧。

    “夏小天,你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间,林秋水认真的看着夏小天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听到林秋水的话后,夏小天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后一本正经的看了她一眼道:“男人。”

    “我问你正经的。”看着夏小天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林秋水忍不住的蹙起了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她突然发现,她似乎对他一无所知。

    她知道的,仅仅只有这个男人的父亲和她的父亲只故交,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我也很正经的在回答你。”夏小天依然是一本正经,但是,看着林秋水那一脸的疑惑,夏小天却是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眉头,看来,他似乎已经有些暴露了。

    唉,面对一个聪明的女人,有时候真的很伤脑筋。

    “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

    夏小天只是轻轻一笑,没有说话,看着夏小天那一脸无辜的笑容,林秋水微微蹙眉,看向了他的眼睛,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一些什么,只不过,几秒钟后她却失望了,从他的眼中,除了看到那一丝丝的笑意之外,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在她的眼中,夏小天越发的神秘起来。

    “下午你有时间吗?”

    没有得到任何想要得到的答案,林秋水只好岔开了话题,听到林秋水的话后,夏小天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道:“怎么了?”

    “下午和我去见一个客户,一个很重要的客户。”

    “男的女的?”

    客户重要不重要对夏小天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关心的只有一个,客户是男是女。

    “女的。”

    “漂亮吗?”

    “很漂亮。”

    千言万语不如一句“很漂亮”来的有作用,当听到这三个字的一刹那,夏小天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应了下来:“有时间,但是,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在考虑他们会不会对你产生威胁。”

    “还有人比你的威胁更大吗?”林秋水淡淡的看了夏小天一眼,转身走向了二楼。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