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你脸红了?
    污蔑!

    这绝对是污蔑!

    像他这样的正人君子,会非礼一个“我平胸我骄傲,我为国家省布料”的黄毛小丫头?

    “我没有非礼她。”

    夏小天轻声开口,却是忍不住的瞪了沈佳佳一眼,亏他大老远的把她从机场接回来,没想到,刚进门就被她反咬一口?

    “秋水姐,你不要听他的,他不仅非礼我,他还,他还……摸了我的胸!”

    沈佳佳嘴唇紧咬,似乎遭受了莫大的欺辱一样,泫然若泣,一脸怨恨的看着夏小天,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夏小天在路上非礼了他,但是,当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小天气的牙差一点咬断半截。

    他承认,他是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不是还没来得及摸吗?

    “乖,佳佳,不要哭。”林秋水轻轻的拍了拍沈佳佳的后背,眼中不时的散发着一股母性的光辉,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当她在安慰沈佳佳的时候,沈佳佳却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冲着夏小天抛了一个挑衅的眼神。

    有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可惜,她是女子。

    “夏小天,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冷冷的看了夏小天一眼,林秋水冷着脸就回到了客厅里,而在这个时候,沈佳佳也吐着舌头,冲着夏小天扮了个鬼脸,笑眯眯的就回到了客厅里。

    看着沈佳佳那得意的样子,夏小天恨不得把她按在地上ooxx一百回,不过,从刚才林秋水脸上的反应上,夏小天隐约也看出沈佳佳在她的心中占有怎样的一个地位了。

    “夏小天,你去哪里?”

    几秒种后,夏小天来到了客厅,但是,他并没有在客厅停留,而是直接走向了二楼,看着夏小天头也不回的离开,林秋水冷着脸就喊住了他!

    “回房间。”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不打算。”

    夏小天摇了摇头,然后笑着看了沈佳佳一眼道:“你觉得我会非礼一个没有发育的黄毛小丫头?如果我真的想非礼的话,我第一个非礼的人,一定是你!”

    “你……”

    “秋水姐,他想非礼你。”

    生怕事情闹的不够大,沈佳佳急忙煽风点火,只是,她预料中的场面却并没有发生,她本以为会大发雷霆的林秋水,却在这个时候,意外的安静了下来。

    其实,在走进客厅的一刹那,林秋水就已经知道是沈佳佳在故意刁难夏小天了,只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夏小天却连一句反驳都没有,甚至,他连证明自己清白的想法都没有。

    难道,在他的眼里,她连他的一个解释都不值得?

    “夏小天,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说的?”

    许久之后,林秋水终于开口,只是,听到她的话后,夏小天却再一次摇了摇头:“没有,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很清楚,如果你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我就算解释又有什么用?”

    话音落下,夏小天迈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随着“砰”的一声关门声,沈佳佳一把抓住了林秋水的手:“秋水姐,他竟然敢这么对你说话,你为什么不开除他?”

    “你不明白。”

    林秋水轻轻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拉起她的行李,挤出一丝勉强的笑容来:“累了吧,我带你回房间休息一下。”

    “秋水姐……”

    沈佳佳张了张嘴巴,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乖乖的闭上嘴巴,跟着林秋水朝着房间走了过去,只是,在离开之前,林秋水却再一次忍不住的看向了二楼,某一个人的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刚刚夏小天那一句话的时候,她的眼前不由自主的就浮现出昨晚的画面,如果不是他的话,她现在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他,也会生气?

    ……

    ……

    夏小天当然没有生气,作为一个男人,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他怎么会跟一个女人生气?

    更何况,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

    回到房间里,夏小天没有倒头就睡,而在坐在床头,点着了一根香烟,随着香烟的袅袅升起,他的眉头也越皱越深,昨天晚上的那伙儿人,到底是什么人?

    是恼羞成怒的李秀齐,还是他那未过门的老丈人生意场上的仇人?

    揉了揉太阳穴,夏小天有些头疼,来到林家几天了,他却连老丈人的面儿都没有见过,更别提找出些什么线索了,现在的形势对他来说,根本是一团乱麻。

    对他来说,或许现在最好的方法是防守,只可惜,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被动的人,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床上。

    被动,也就意味着他永远只能跟着别人的脚步走,只有主动,才能掌控游戏的规则。

    一个小时后,夏小天的肚子咕噜噜的响了起来,到了这个时候他才想起,从今天早上到现在他已经一口东西没吃了,虽然以前他曾有过连续五天不曾吃过一点食物的经历,只靠一些水来维持生命,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喜欢自虐,在有的选择的时候还继续挨饿,那不是坚持,那是傻!

    摸着肚子,夏小天来到了客厅里。不过,让夏小天意外的是,客厅里竟然空无一人,就在他以为这两个人是不是背着他去偷吃东西的时候,突然间,客厅外传来一阵“嗡嗡”的轰鸣声。

    听见声音,夏小天一个疾步就冲了出去,却一出门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车上的林秋水和沈佳佳,看着车子缓缓冲向门外,夏小天一个疾步冲上去,伸开双手就拦在了车前。

    “嘎吱”一声,车子猛地一个急刹车,贴着夏小天的裤腿儿停了下来。

    “你干什么?”

    看着突然拦在车前的夏小天,林秋水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万一她刹不住车怎么办?

    “你们去干什么?”

    “吃饭。”

    “我也饿了。”

    “哦。”

    林秋水哦了一声,却丝毫没有让夏小天上车的意思,看着林秋水那无动于衷的样子,夏小天忍不住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们介不介意带我一起去?”

    “介意。”

    几乎是同一时间,沈佳佳和林秋水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出同样的两个字来。

    “……”

    在这一刻,夏小天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了,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会说,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女人了。

    “你们真不打算带我去?”看着两个人一致对外的态度,夏小天突然嘴角一挑,笑了起来。

    “不打算。”

    没有等林秋水开口,沈佳佳就已经抢先开口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欺负我。”

    “哦。”听到沈佳佳的话,夏小天哦了一声,突然伸出手来看向了林秋水道:“不带我去可以,还钱!”

    “什么钱?”

    听着夏小天的话,林秋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想赖账?”看着林秋水全然忘记了一样,夏小天一脸幽怨的看着她道:“昨天晚上我累死累活的,没想到,你竟然想赖账?你看到我眼睛上的黑眼圈了吗?看到我颤抖的双腿了吗?看到我……”

    “我看到了,哇,好大的眼袋啊。”

    没等夏小天的话说完,沈佳佳指着夏小天的眼睛就喊了起来,只不过,听见沈佳佳的话,夏小天却是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你懂什么,这叫卧蚕。”

    “上车!”

    林秋水冷冷的开口,却是忍不住的瞪了夏小天一眼,明明只是帮她飚了一次车,结果说的好像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秋水姐……”

    看着跳上车的夏小天,沈佳佳一脸的不情愿,但是,林秋水却仿若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轻轻一踩油门,车子唰的一下就冲出了林家大院,看着渐渐快起来的车速,沈佳佳却突然在林秋水的身上打量了起来,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忍不住的就嘿嘿笑了起来:

    “秋水姐,我说一年不见,你的胸怎么又大了呢,原来是有人累死累活的帮你丰胸啊。”

    “死丫头,说什么呢?”

    看着一脸“仿佛我什么都知道了”的沈佳佳,林秋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脸上不自觉的有些发烫。

    “咦,秋水姐,你脸红了?”

    沈佳佳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伸出手指着林秋水,就连手指都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在她认识林秋水的十几年来,什么时候见过冷若冰山的林秋水也会脸红?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