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要不,你咬我一口?
    什么情况?

    突然出现的红色车影,让夏小天一下子变的警惕起来,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一辆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车影,总会让人有些莫名其妙,难道是之前绑架林秋水的那些人,终于按耐不住了?

    “嘿,美女,一个人飙车多没劲,要不咱俩赛一把?你赢了我给你十万块,输了今晚你跟我走,怎么样?”

    声音响起,一个头上勒着花布条的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戴着个黑色墨镜,一脸嬉皮笑脸的样子,只不过,对方的话,林秋水仿若没有听见一样,轻轻的一踩油门,车子就倒了回去。

    “怎么不说话,美女?是不是怕输的太难看,不敢跟我比?”看见林秋水不说话,那男人再一次用起了激将法,只不过,他的激将法似乎对林秋水并没有什么用,甚至,林秋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切,看你们开的那么快,我还以为遇见了对手呢,没想到,遇见两个胆小鬼,怕输还敢来狼山,赶紧滚回家去吧!”

    看见林秋水看他不看他一眼,勒着花布条的男人终于恼羞成怒了,不屑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车门一甩就钻进了自己的红色跑车里,然后一踩油门,轰的一下就冲到了两人的跟前,不屑的竖起了中指:“两个胆小鬼,女的胆小,男的没种,废物!”

    话音落下,呸的一声,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红色车影扬长而去。   “你不会告诉我,你真的打算和他比吧?”

    看着越来越快的车速,夏小天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告诉他,红色车影的出现绝不是偶然。

    “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

    林秋水认真的盯着前面的路,脚上踩着油门,再一次加快了速度。

    “山上可能会有危险,万一有什么埋伏的话,我们会吃亏的。”

    “我爸请你来是干什么的?”

    “保护你。”

    当说出这么一句话的时候,夏小天就知道他不可能改变林秋水的决定了,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就像个没事人一样,随意的看着四处的风景,心中却在盘算着四周围最有可能设下埋伏的地方。

    可能是前面的车发现后面的林秋水了,可能是林秋水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总之不过区区几分钟的时间,林秋水就追上了前面的红色车影,当看到林秋水真的追上来的时候,红色车影里的男人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哟,美女,不害怕了?”

    “少废话,你想怎么比?”

    “很简单,谁先到达山顶谁就算赢。”看着林秋水那张冰冷的脸,男人贪婪的咽了口唾沫,然后指了指夏小天道:“美女,你确定要让你车上的这个土包子和你一起?”

    “说谁土包子呢?”

    听见男人的话,夏小天顿时就不乐意了,你大爷的,见过这么帅的土包子?

    “说你呢。”

    男人不屑的看了夏小天一眼,冷笑了起来。

    “你信不信我这个土包子让你开不了车?”说着话,夏小天就卷起了袖子,妈的,长的跟罗玉凤和王宝强的结合体一样,还敢说他是土包子?

    “我确定。”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动起手来,林秋水直接打断了两个人,听到林秋水的话后,男人伸出手一指夏小天,冷笑道:“小子,你给我等着,待会儿有你好看的。”

    话音落下,那人举起手就喊了起来:“我数三个数,咱们就出发!”

    “3”

    “2”

    “1”

    最后一个数喊出来,只听见“唰”的一声,两辆车同时冲了出去。可能是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可能是今天的事情让她的确很压抑,所以,从一开始,林秋水就把那辆红色车影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不过,到底是第一次来狼山,跑过了前面的一段直路之后,林秋水就有些摸不清地形了,有好几次,要不是她反应还算快的话,恐怕他们早就已经坠崖身亡了。

    相比林秋水的摸不清地形,那辆红色车影显然对狼山早已经驾轻就熟了,不仅趁机超了林秋水的车,甚至,还故意做出一些s形的环绕,以此来阻挡后面的林秋水。

    看着前面的红色车影不断的绕来绕去,林秋水的脸色也越来越冷,她一直在追找超车的机会,但是,似乎对方并不打算给她这个机会,不仅一路来回的绕来绕去,甚至,还在一个陡峭的路段猛地一个急转弯,反应不及的林秋水根本来不及调转方向,唰的一下就朝着悬崖冲了过去!

    眼前的情景,一瞬间让林秋水陷入了绝望之中,她甚至还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赌气来这荒山野岭和别人飙车?

    在这一刻,林秋水绝望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最后的审判,但是,意料之中的坠崖并没有发生,她甚至没有感觉到一丝坠落,就在她茫然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夏小天的声音却突然在她的耳边响起:“先别回味了,能不能把你的脚抬起来来?”

    “我的脚?”

    林秋水低下头,突然发现她的脚正死死的踩在夏小天的脚上,而夏小天的脚死死的踩在刹车上。

    “不好意思。”

    林秋水歉意的点了点头,急忙抬起了自己的脚。

    “没关系,现在你把车子倒出去。”

    夏小天挥了挥手,一点一点的松开刹车,在林秋水的配合下,车子总算重新回到了路面上,只是,前面的红色车影却早已经消失不见,看着空空如也的路面,林秋水咬了咬嘴唇,突然眼圈一红,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声音不大,却很凄凉,看着突然痛哭的林秋水,夏小天却感到十分的委屈,是你踩了我的脚,又不是我踩了你的脚,我还没哭,你怎么先哭了?

    “呃,你能不能先别哭了?”

    看着哭的凄惨的林秋水,夏小天都觉得自己真的把她怎么着了一样,但问题是,他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他不还没来得及怎么着吗?

    林秋水没有理他,反而哭的更痛了。

    “大小姐,我哪儿错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成吗?你别哭了,要不,你咬我一口?”

    “大小姐,你别哭了,你再哭我也想哭了。”

    “你哭什么?”

    夏小天的话终于引起了林秋水的兴趣,看到林秋水终于理他了,夏小天吸了下鼻子,眼圈都快红了:“我脚疼。”

    “对不起。”

    林秋水似乎一瞬间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忙低头看了过去:“你的脚怎么样?”

    “只要你不哭,我的脚就不疼了。”

    “不好意思,刚刚只是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拿起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脸上还有一丝歉意。

    “没关系。”

    看到林秋水真的不哭了,夏小天轻轻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们是继续追上去,还是回家?”

    “还追的上吗?他都已经没影儿了,这里的路我也不太熟悉,万一再像刚才一样怎么办?”

    林秋水轻轻的叹了口气,虽然她知道这一次她输定了,但是骨子里的骄傲却告诉她,不到最后一刻,决不能轻易认输!

    听着林秋水的叹息声,夏小天笑了笑道:“追是能追的上,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付出代价了。”

    “你想干什么?”

    林秋水脸色一瞬间冷了下来,孤男寡女在这荒山野岭,如果夏小天真的像对她做什么的话……

    “你想到哪里去了?像我这样的正人君子会趁人之危吗?”夏小天义正言辞的看着林秋水,一脸大义凛然的道:“一万块,我帮你追上他。”

    “一万块……”听到夏小天的话,林秋水犹豫了一下,不过,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皱着眉头就看向夏小天道:“你不是不会开车吗?”

    夏小天咬了咬牙,似乎豁出去了一样的道:“为了一万块,我可以会。”我的美女董事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